【畫外思絮】斜風細雨不須歸

畫與文/楊紀代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在四面翻飛的竹葉裡,那斜飄的春風,吹走了我心中無名的妄念。

在隨風斜織的線條裡,那清涼的雨點,洗去了我滿身沾染的塵污。

遠處迷濛秀潤的山影,江面蕩漾輕巧的水珠,是如此的和諧、相容與完美。在這山水的顧盼間,在這率性的平淡裡,讓青篛笠、綠蓑衣的一介凡夫,剎那間與天地冥合,與萬物為一。在此刻,什麼都淡了,不止忘歸,也不須歸,更早已忘卻了自我。那麼,肥美的魚兒呀,請「願者上鉤」吧!

很喜歡張志和的這首漁歌子:


漁父

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
青篛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

漁樵耕讀一向是古人嚮往並力行的隱逸、脫俗的生活格調,此畫也只不過是勉強的表現了我心目中窺探到的一點淡懷逸致罷了,可以想見,離這位「煙波釣徒」那高遠的情思與清空的意境,差遠去了。之所以偏愛,是因為這是幅第二次個展時的創作,在生澀的技巧裡能有這麼神來之筆,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

天性不愛出遊的我,沒有接受過正規的美術基本功的嚴格訓練,老天不知怎麼安排的,讓我陰差陽錯的學起了水彩渲染風景畫。於是總在詩詞名句裡尋找繪畫題材,在咀嚼古人的傑作中,用心揣摩、努力領悟,再發揮自己的想像,賦予多采多姿的不同色調,勉力地將前人描繪、歌詠的詩詞意境藉畫面展現。別無他求,只為自得其樂;並無目的,只是消磨時光!@*<--ads-->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因著煙嵐雲霧的陪襯與烘托,四周的景物顯得變幻莫測而無比神秘!

    也因著煙嵐雲霧的飄忽、簇擁,賦予四周景物光怪陸離的色彩與樣貌!

    更因著煙嵐雲霧的遮掩、隔絕,拉遠了四周的景物,遠距離欣賞不見細節與瑕疵,而造成了夢幻般的想像、而形成了視覺上的朦朧之美!

  • 你可在「方寸」之間,隨意的擺布!到處蓋房子:或茅屋三兩間;或亭台樓閣平地起!隨手植樹造林:或綠草如茵、繁花遍地;或竹林掩映、松柏擎天!甚至能移山倒海、呼風喚雨呢!反正山水、風景就是由天、地、山、石、水、樹所構成,只要技巧純熟、運用自如,就能將胸中丘壑描繪出來……
  • 知否?這繁華在握只是須臾,你再怎麼呵護,終將「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知否?這繁華在握只是片刻,你得積德行善,否則必定千金散盡不復來!

    知否?這繁華在握只是瞬間,你得好好把握,要不然就「鏡花水月,畢竟總成空!」

    知否?這繁華在握的此刻,你該心存感激、虔誠仰望、謙卑面對:

  • 這虬結的樹幹、茂密的枝葉,都在喁喁細語:「一切都會過去,一如從前的美好!別計較!別計較!他不是有心的!」
  • 父母去世二十餘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隱痛。其實我與父母的情非兒女情,乃是質疑人生的一種縈繞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公有領域)
    每一次,從香港回深圳,火車終點站是,羅湖。都會的繁華燈火漸漸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開始現出黑的夜色,發亮的河流。就在此時,羅湖關到了。經過繁瑣的驗證,安檢,走過火車站的長長的棧橋,豁然一片的站前廣場,噴泉池邊永遠坐著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築物,馬路一律比香港寬,汽車也比香港的車輛大許多,按著喇叭不由分說地將路堵起來,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間。此時想起香港,削薄入雲的建築,斑駁唐樓,精巧廟宇,潑濺的燈火——格外地像一個夢。
  • 中共病毒肺炎發展到現在已經進入一個紛亂的狀態,部分人士認為疫情已經減緩,尤其有些人士已經迫不及待要出門活動甚至遊覽了。
  • 旅行時滿載的夢想,卻總在回到自己家中打開冰箱看到空無一物的那一瞬間,回到了現實。那些被盈滿的靈感和經驗,總能讓自己決定勇敢地丟棄現實生活中的一些什麼,掏空後,重新再來。
  • 詩人曾說:「黑暗來臨前/我們原是不認識彼此的/苦難來臨時/我們相擁而哭泣/當黎明到來時/已是靈魂的兄弟/太陽升起時/我們會像家人一樣道別。」
  • 有三個月未通信了,這幾天心情沉重。香港國安法要砸到香江裡去,把一個好端端的國際都市像包粽子一樣五花大綁,把大陸流氓管家的手段用在那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