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個角度看雍正(序)

古人的世界觀
小童子
font print 人氣: 41
【字號】    
   標籤: tags: ,

在現實生活裏,探究神祕不僅是心理保健的目標,也是心靈之旅的目的地。——愛因斯坦

中國的傳統非常講究「緣份」二字,人們相信世界上的萬事萬物都不是偶然的。這個世界很神祕,在表面的社會運作背後,存在著神祕的事件與力量。隨著社會的變遷,現在的人即使隱約覺得沒有事情是偶然的,但習慣常使人忽略了那些事件背後的線索。許多人感覺活在摸得著、看得到的物質世界中,比探索神祕未知的領域還來得安心。

社會運作背後 存在神祕

西方從馬丁路德提出宗教改革之後,人們已經等了四百年了,但一直到最近,才從一些傑出的物理學家的口中,得到一點點窺見──窺見神的存在。

但是不分中外,古時候的人不像現代人這麼辛苦的探索,他們從切身的經驗,相信神的存在。

現代的歷史觀有一個重大的問題,就是只會從物質面來看歷史,而不是從每一個世代的人所具備的世界觀來看歷史。我們總是在談哪一朝、哪一代有哪些知名的建築、工事、工藝品、科技程度等等,卻從不討論那時候的人們怎麼看待世界與自己。在這裏所謂的「世界觀」是指「人們對人生的感受與想法」。比方說,在一座古老的佛寺裏,寶塔不只是一棟建物,其實它展現的是建造它的那些人共同的世界觀。

一個廿一世紀的人如果不在乎自己的祖先有什麼樣的世界觀,甚至唯我獨尊的想以自己的認識推翻過去、改變未來,既無法正確的解讀歷史,也無法瞭解自己的一些觀念是如何形成的,為什麼會這樣看待世界?有什麼問題?

跳脫世代限制 重新解讀

如果我們能夠重新解讀歷史,從每一代人的世界觀的角度來解讀歷史,自己的人生會有什麼不同?未來會有什麼不同?

跟著眾人奔馳在現代的公路,看到自己在人群之中,是一種看似安全的選擇,高唱科學也是安全的選擇,因為那是顯學,不會被攻訐。但跟著大眾的步伐只是與這個世代的人一起同生共死罷了,並不能跳脫出世代的限制,也抓不到那條線索──可以讓自己在人類文明的漫長發展中,找出自己的定位、看到自己的未來的那條線索。

人們經常被眼前的物質所限制,即使想到未來,也是靈光一閃就放棄了。偶爾遇到違反常識的經驗,即使能使人確信,另一個平行的世界確實存在、一種藏在事件背後的神祕確實存在,但大部份的人會選擇縮回自己習慣的生活裏,繼續過著重複的生活,而不是開始追逐那個神祕的答案。因為安頓於物質現實似乎比較令人安心。

只有能夠重新解讀歷史的人,看清自己所在位置以及那個可能的未來的人,才不會縮回去,才有機會跳出重複的生活。因為一個見過光明的人,絕不願重回黑暗無明之中,也不願意回到毫無方向的曠野裏。

以新角度理解 驚喜連連


素惠繪圖

在這個系列文中,筆者嘗試把「人們對人生的感受與想法」放入清朝入關後第三位帝王──雍正帝的施政與作為裏,從這個角度來理解與解讀雍正帝。這只是一個讀史的角度,但可以從這個角度再思考,傳統中華文化是否是一個醬缸,是否是一個被污名化的「萬惡的舊社會」。

身為華人,說寫聽華文,筆者經常在思考一個問題:現代人是否認識「真正的中國人」?雍正帝在血統上是滿洲人,但世居在長安或洛陽的血統上,中國人是否比他更中國呢?中共在中華神州近一甲子的破壞,使得現在的中國變得不那麼中國,好像不能名副其實。但遺忘並拋棄了中華傳統之後,中國人放空了自己,要擺進去什麼?西方的認同嗎?還是幽靈馬克斯?

從《清史稿》以及雍正帝自己的著作資料,用古人的世界觀的角度重新解讀雍正帝之後,筆者得到非常多的意外之喜。包括英文Mandarin(中文)的由來、圓明園與雍正帝的關係、雍正帝對現代佛教的影響、一個修佛的天子如何治國、對雍正帝的攻詰(包括傳位詔書、迫害兄弟、血滴子、文字獄)以及謎一般的死因等等,都有不同於史家解讀的答案。


用這個方法重新看雍正帝,也可以重新看古時候的所有中國人。或許我們可以這樣重新認識,什麼才是「真正的中國人」。為此特寫文誌之,並公諸同好。(待續)

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47期【歷史新觀】欄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亞洲時報潘小濤4月7日撰文)清朝崩潰後,滿族地位急降,而經過幾十年急速漢化,至今中國竟得不足一百人懂滿語,而會書寫滿文的人更少到不足二十人!在此嚴峻形勢下,搶救滿文滿語已是刻不容緩,但全國唯一教授滿語的小學,兩個滿語老師卻被拖欠了一年零四個月的工資。在爆發西藏問題後天天高唱民族和諧的今天,出現這種情況,委實令人痛心。
  • 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清朝八通關古道勘察隊,最近在中央山脈以東的馬戛次託溪上游,發現台灣特有種台灣杉原始林,其中一棵胸圍達二十公尺,與台灣現有第一大神木「大雪山神木」相當,推算樹齡二千年。
  • (亞洲時報潘小濤4月14日撰文)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陳良宇獲刑十八年,舉世嘩然!這是因為刑期之輕,與外間預期的落差過於巨大,也再次印證了死刑不上政治局委員的中共官場潛規則。中國歷朝皇帝,多對貪官深痛惡絕,清朝巨貪和珅官至一品,位極人臣猶可問斬,緣何今日反而對碩鼠高幹放軟手腳?這個問題,實是「國家」的產權不清造成的!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在成吉思汗攻打金國的同時,位於中亞的花剌子模國國王阿拉烏定‧摩訶末(穆罕默德)於1215年派遣以巴哈‧阿丁‧吉剌為首的使節,覲見在中都附近攻打金國的成吉思汗,目的是刺探蒙古軍力以及各方面情況。
  • 成吉思汗1211年針對金國的攻勢以蒙古軍隊的勝利結束,蒙古大軍駐紮在金國北部邊境修整,金國將領劉伯林、夾谷長哥等來降,他們後來都成為成吉思汗手下的幹將。而哲別攻克金國的東京,讓那裡一心復國的契丹人、金千戶耶律留哥也在1212年初公開叛金,自稱「都元帥」,數月間發展至十多萬人。其後他遇到進入遼東的蒙古軍,耶律留哥以契丹軍之名依附大蒙古國,並表示效忠成吉思汗。
  • 在獲得部眾和盟友的支持以及長生天的庇佑後,成吉思汗發動征討金國的戰爭已經是箭在弦上。不過,那時沒有人想到,在針對女真人的戰爭開始後,蒙古大軍不僅將衝出草原,還將馳騁在從印度河流域到多瑙河流域、從太平洋到地中海東岸的廣大地區。在未來的三十年間,蒙古人將擊敗他們碰到的任何軍隊、奪取所有的要塞、攻陷所有的城池。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1204年征服了乃蠻部落後,鐵木真曾分遣使者前往周邊鄰國和部落,如北部的乞兒吉思(位於今葉尼塞河上游)和謙謙州,責問他們不應收容乃蠻人等,與蒙古人作對,並告訴兩部落,如果不願與蒙古人為敵,就要馬上投降。兩部落首領自知無法與蒙古人對抗,遂向鐵木真投降。
  • 在1206年的忽里勒台大會上,成吉思汗還頒布了大蒙古國根本大法,也是無論皇族、貴族、官、軍、民都必須統一遵循的大法令《大扎撒》(意為「大法令」),又稱《成吉思汗法典》。這部法典被視為世界上第一套應用範圍最廣泛的成文法典,也被視為世界最早的憲法性文件。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統一了蒙古諸部落的鐵木真,已經成為草原上無可爭辯的統治者,其控制了從南部戈壁到北極凍土帶、從東北森林地帶到西部阿爾泰山的廣闊領域,以及幾十萬來自不同遊牧部落的人口。不過,雖然鐵木真已是草原上的雄主,但仍需要獲得所有部族的認同,新的忽里勒台大會的召開勢在必行。
  • 經過二十多年的努力,鐵木真在成為草原上最優秀的軍事統帥外,還征服了大部分蒙古部落,除了東胡族翁吉剌惕部(孛兒帖的母族)、乃蠻部與克烈亦惕部外,其草原征服戰大致完成,還有一些被征服部落的首領受到乃蠻部與克烈亦惕部的庇護,隨時有使蒙古各部再生叛亂之勢。尤其是克烈亦惕部王汗接受札木合的投降,待之如上賓,並帶著札木合的部眾和財物西去,更有背叛鐵木真的傾向。不過,鐵木真仍照常派使者向王汗問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