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個角度看雍正(序)

古人的世界觀
小童子
font print 人氣: 41
【字號】    
   標籤: tags: ,

在現實生活裏,探究神祕不僅是心理保健的目標,也是心靈之旅的目的地。——愛因斯坦

中國的傳統非常講究「緣份」二字,人們相信世界上的萬事萬物都不是偶然的。這個世界很神祕,在表面的社會運作背後,存在著神祕的事件與力量。隨著社會的變遷,現在的人即使隱約覺得沒有事情是偶然的,但習慣常使人忽略了那些事件背後的線索。許多人感覺活在摸得著、看得到的物質世界中,比探索神祕未知的領域還來得安心。

社會運作背後 存在神祕

西方從馬丁路德提出宗教改革之後,人們已經等了四百年了,但一直到最近,才從一些傑出的物理學家的口中,得到一點點窺見──窺見神的存在。

但是不分中外,古時候的人不像現代人這麼辛苦的探索,他們從切身的經驗,相信神的存在。

現代的歷史觀有一個重大的問題,就是只會從物質面來看歷史,而不是從每一個世代的人所具備的世界觀來看歷史。我們總是在談哪一朝、哪一代有哪些知名的建築、工事、工藝品、科技程度等等,卻從不討論那時候的人們怎麼看待世界與自己。在這裏所謂的「世界觀」是指「人們對人生的感受與想法」。比方說,在一座古老的佛寺裏,寶塔不只是一棟建物,其實它展現的是建造它的那些人共同的世界觀。

一個廿一世紀的人如果不在乎自己的祖先有什麼樣的世界觀,甚至唯我獨尊的想以自己的認識推翻過去、改變未來,既無法正確的解讀歷史,也無法瞭解自己的一些觀念是如何形成的,為什麼會這樣看待世界?有什麼問題?

跳脫世代限制 重新解讀

如果我們能夠重新解讀歷史,從每一代人的世界觀的角度來解讀歷史,自己的人生會有什麼不同?未來會有什麼不同?

跟著眾人奔馳在現代的公路,看到自己在人群之中,是一種看似安全的選擇,高唱科學也是安全的選擇,因為那是顯學,不會被攻訐。但跟著大眾的步伐只是與這個世代的人一起同生共死罷了,並不能跳脫出世代的限制,也抓不到那條線索──可以讓自己在人類文明的漫長發展中,找出自己的定位、看到自己的未來的那條線索。

人們經常被眼前的物質所限制,即使想到未來,也是靈光一閃就放棄了。偶爾遇到違反常識的經驗,即使能使人確信,另一個平行的世界確實存在、一種藏在事件背後的神祕確實存在,但大部份的人會選擇縮回自己習慣的生活裏,繼續過著重複的生活,而不是開始追逐那個神祕的答案。因為安頓於物質現實似乎比較令人安心。

只有能夠重新解讀歷史的人,看清自己所在位置以及那個可能的未來的人,才不會縮回去,才有機會跳出重複的生活。因為一個見過光明的人,絕不願重回黑暗無明之中,也不願意回到毫無方向的曠野裏。

以新角度理解 驚喜連連


素惠繪圖

在這個系列文中,筆者嘗試把「人們對人生的感受與想法」放入清朝入關後第三位帝王──雍正帝的施政與作為裏,從這個角度來理解與解讀雍正帝。這只是一個讀史的角度,但可以從這個角度再思考,傳統中華文化是否是一個醬缸,是否是一個被污名化的「萬惡的舊社會」。

身為華人,說寫聽華文,筆者經常在思考一個問題:現代人是否認識「真正的中國人」?雍正帝在血統上是滿洲人,但世居在長安或洛陽的血統上,中國人是否比他更中國呢?中共在中華神州近一甲子的破壞,使得現在的中國變得不那麼中國,好像不能名副其實。但遺忘並拋棄了中華傳統之後,中國人放空了自己,要擺進去什麼?西方的認同嗎?還是幽靈馬克斯?

從《清史稿》以及雍正帝自己的著作資料,用古人的世界觀的角度重新解讀雍正帝之後,筆者得到非常多的意外之喜。包括英文Mandarin(中文)的由來、圓明園與雍正帝的關係、雍正帝對現代佛教的影響、一個修佛的天子如何治國、對雍正帝的攻詰(包括傳位詔書、迫害兄弟、血滴子、文字獄)以及謎一般的死因等等,都有不同於史家解讀的答案。

用這個方法重新看雍正帝,也可以重新看古時候的所有中國人。或許我們可以這樣重新認識,什麼才是「真正的中國人」。為此特寫文誌之,並公諸同好。(待續)

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47期【歷史新觀】欄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亞洲時報潘小濤4月7日撰文)清朝崩潰後,滿族地位急降,而經過幾十年急速漢化,至今中國竟得不足一百人懂滿語,而會書寫滿文的人更少到不足二十人!在此嚴峻形勢下,搶救滿文滿語已是刻不容緩,但全國唯一教授滿語的小學,兩個滿語老師卻被拖欠了一年零四個月的工資。在爆發西藏問題後天天高唱民族和諧的今天,出現這種情況,委實令人痛心。
  • 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清朝八通關古道勘察隊,最近在中央山脈以東的馬戛次託溪上游,發現台灣特有種台灣杉原始林,其中一棵胸圍達二十公尺,與台灣現有第一大神木「大雪山神木」相當,推算樹齡二千年。
  • (亞洲時報潘小濤4月14日撰文)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陳良宇獲刑十八年,舉世嘩然!這是因為刑期之輕,與外間預期的落差過於巨大,也再次印證了死刑不上政治局委員的中共官場潛規則。中國歷朝皇帝,多對貪官深痛惡絕,清朝巨貪和珅官至一品,位極人臣猶可問斬,緣何今日反而對碩鼠高幹放軟手腳?這個問題,實是「國家」的產權不清造成的!
  • 成吉思汗建立的蒙古國,經過三次西征,征服了中西亞廣大地區。成吉思汗曾將征服的土地分封給他的三個兒子,因此朮赤、察合台、窩闊台三支宗族稱為「西道諸王」。幼子拖雷則獲得其父的直接領地,即斡難河及客魯連河流域一帶蒙古本部的地方,後成為元朝的疆域。
  • 至元六年(1268年),被分封到蒙古以西海牙里(今哈薩克斯坦塔爾迪‧庫爾干爾)的成吉思汗第三子窩闊台之孫海都率領部眾發動叛亂。海都與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的後裔欽察汗國可汗在塔拉斯河會盟,公開反對忽必烈和伊兒汗國(蒙古四大汗國之一,由成吉思汗幼子拖雷的後人統治),並商議以海都為盟主。參與會盟的蒙古諸王稱忽必烈已經被漢族同化,聲稱要對忽必烈用兵以恢復蒙古人的遊牧本性。
  • 忽必烈為人寬厚,加上受儒家仁恕思想影響,不僅在戰爭中不嗜殺,而且制定的國策多以民為本,如禁止諸王、后妃、公主、駙馬擅取官物;「禁以俘掠婦女為娼」,凡是買賣良家婦人的,賣買者以兩罪罰之。在王朝治理時他慎用刑罰,還採取賑濟貧苦百姓、設惠民藥局、道旁植樹、禁賭等諸多惠民政策。
  • 深受儒家文化影響的忽必烈,深知人才乃是治世之本,他選賢任能,還仿照中原漢制,制定了選拔、考核、監察官員的制度。此外,他如唐太宗一樣善於納諫,亦崇尚節儉。
  • 先後征服吐蕃、大理和南宋王朝的忽必烈,真正實現了全國的大統一。統一後的元朝疆域遼闊,「北逾陰山,西極流沙,東盡遼左,南越海表。」
  • 雖然南宋朝廷歸順了元朝,元軍也占領了大部分宋朝國土,但在南部一些地區仍有不願降元的南宋大臣再建小朝廷,繼續進行抵抗,代表人物正是文天祥。
  • 蒙元取得襄樊之戰的勝利,打開了南宋仰仗的長江上游的重要門戶,元軍前進的步伐已不是宋軍所能阻擋得了的。忽必烈對此役非常滿意,下詔嘉獎眾將士。其後,諸多大臣將領提出乘勝南伐,劉整也入朝請命,願率水軍乘勝追擊,殺過長江,直搗南宋都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