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個角度看雍正(系列之一)

「滿洲」與曼殊師利菩薩
小童子
font print 人氣: 41
【字號】    
   標籤: tags:

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為償多劫願,浩蕩赴前程。這首詩呈現了一個殊勝浩瀚的場面──佛菩薩乘願而來,為了度人而甘冒大險、承擔大業,進入六道中輪迴……從清涼月、畢竟空的境界,進到這濁世之中……浩蕩的慈悲與勇氣,無以名之!

回顧中國歷朝歷代的記載,有敬佛也有滅佛的皇帝。其中尊崇佛法最有名的皇帝有:梁武帝、隋文帝、北魏道武帝、北魏孝文帝、北魏文成帝、北魏宣武帝、劉宋文帝、陳武帝以及影響現代極深卻極少有人注意的──清.雍正帝。

有關雍正帝的一些歷史研究,都集中在清朝的幾大疑案中去討論,包括「改詔奪位」以及「雍正的死因」等等。其他與雍正帝有關的野史傳說,包括「九王奪嫡」、「血滴子」、「文字獄」等等,大多是負面,所以人們心中對雍正帝的印象多流於嚴厲殘暴。但歸咎起來,這些負面的資料是《滿清十三皇朝演義》以及後來的一些野史與小說。雖然這些書籍根本偏離了史實,但雍正帝被醜化貶抑後的形象卻已深入人心。直到近幾年更多清史料公開,雍正帝的生平、事功與歷史地位才有了新的詮釋。

近幾年,中國有一位作者「二月河」以小說格式寫雍正帝,最後還拍成電視劇,因此影響極廣;另外還有學者馮爾康從傳統寫史的角度,重新研究雍正帝的事蹟。這二位是對雍正持較正面看法的。但前者貌似推崇雍正,卻把雍正帝的死因寫成亂倫情殺,所以說到底是對雍正帝的再次抹黑;後者雖然以攤丁入畝等政策的施行,肯定雍正帝是清朝「康雍[#20094]」三個好皇帝之一,但卻略過雍正帝與佛教的深厚關係,仍是一憾。因為如果不先理解雍正帝的信仰、人生觀與宇宙觀,就不能理解他的施政與作為。


素惠繪圖

用現代的角度來看雍正帝的種種施政,筆者發現雍正帝的很多思維與作為是超時代、超時空的。人的行為有脈絡與慣性,從他的施政裏,可以看到一個慣性:這些施政與他的佛法修行深深結合在一起,難以割裂辨識。這個會在後文中解釋。但在討論這些施政與佛法的關係之前,必須先談一談「滿洲」一詞的來源。

說到「常遊畢竟空」的菩薩,人們最熟悉的有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文殊菩薩、普賢菩薩以及「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王菩薩。其中「文殊菩薩」又稱為「曼珠師利菩薩」或「曼殊室利菩薩」。文殊是諸佛之智慧所化現,是智慧的本尊。文殊是梵語Manju的音譯,意譯則為「妙德」或「妙吉祥」。中國名山「五臺山」相傳就是文殊菩薩化現的道場。

在《維摩詰經》中,當諸大羅漢、諸大菩薩不敢代釋迦牟尼佛去向維摩居士問疾時,文殊菩薩從座中起身,領命前往,結果諸羅漢菩薩隨行,親聆文殊菩薩和維摩居士暢論「不二法門」之理。因為文殊菩薩的智慧威德,蒙藏人極崇拜之。


唐卡上的文殊菩薩(Manjusri)。(維基百科)

女真族祖先 奉天命乘願而來

按女真部落的傳說,東北長白山上的天池因為池水十分清澈,所以得到天女的青睞,下到池中沐浴。其中一位天女「佛古倫」吃下了一隻喜鵲銜放在她衣服上的紅果,因而孕育了一個男孩。這個男孩生下來就能說話,而且很快就長大成人。天女佛古倫對他說:「你是奉天命來到人間,上天生你,是要讓你去平定亂國。」之後她給了他一艘小船,讓他順流而下,天女自己則騰空回歸天國世界。

後來佛古倫的兒子以「愛新覺羅」為姓,以「布庫里雍順」為名,平定了山下部落的紛亂,成為國王,使人們安居樂業。他就是清朝的祖先,一個傳說中帶了天命降生的生命。

到了明朝,繼承元朝對東北地區的統治,遂於一三七五年(洪武八年)設遼東都指揮使司,招諭女真各部。當時稱之為建州女真,分為三部。愛新覺羅.努爾哈赤(一五五九~一六二六年)統一女真各部之後,在一六一六年(萬曆四十四年)遼寧省新賓縣西老城即位稱汗,國號大金。

滿洲就是曼殊

努爾哈赤死後,其子皇太極繼汗位。一六三六年,皇太極在瀋陽稱帝,改元崇德,改國號為「大清」,改族名為「滿洲」(Manchu),亦即「曼殊」也就是「文殊」的意思。「滿洲」則是音譯的漢字。改定族名是非常重大的事,究竟皇太極為何會以「文殊」為族名?是否與菩薩乘願而來有關?以目前的史料來看,只知道女真族在皇太極之前早有以「文殊」尊稱族長的記載,但原因已不可考。

中華民國建立後選擇了延續清朝的官話為國家用語「國語」,現在中國稱之為「普通話」。現在我們問一個外國人是否說中文,會問他「Do you speak Mandarin?」這個Mandarin,就是從Manchu來的,英文的正式翻譯是「滿洲的官方語言」。弄明白「滿洲」的原意之後,就會知道Mandarin其實應該譯為「文殊菩薩的語言」!菩薩的語言怎麼會普通呢?華人通行的這個語言一點也不普通。

五世達賴在順治十年三月在國書中以「文殊大皇帝」來稱呼順治,除了因為清朝以「滿洲」為部族名號,可能還有其他的淵源。另外,在西藏首府拉薩的布達拉宮裏,在一座「當今皇帝萬歲萬萬歲」的滿蒙漢藏四體文字牌位背後,有一幅乾隆帝著佛裝的唐卡像,他打的手印以及所拿的法器等與藏傳佛教裏的文殊菩薩繪像完全相同。

北京雍和宮中,到民國初年還存放了一幅由清宮造像辦事處「如意館」繪製的大型掛圖,名為「乾隆坐禪圖」。其上有一段文字(藏文)寫道:睿哲文殊聖,應化為人主。廣大難思議,善哉大法王。安住金剛寨,堅固不退轉。隨意大自在,殊勝世間尊。(待續)

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48期【歷史新觀】欄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在成吉思汗攻打金國的同時,位於中亞的花剌子模國國王阿拉烏定‧摩訶末(穆罕默德)於1215年派遣以巴哈‧阿丁‧吉剌為首的使節,覲見在中都附近攻打金國的成吉思汗,目的是刺探蒙古軍力以及各方面情況。
  • 成吉思汗1211年針對金國的攻勢以蒙古軍隊的勝利結束,蒙古大軍駐紮在金國北部邊境修整,金國將領劉伯林、夾谷長哥等來降,他們後來都成為成吉思汗手下的幹將。而哲別攻克金國的東京,讓那裡一心復國的契丹人、金千戶耶律留哥也在1212年初公開叛金,自稱「都元帥」,數月間發展至十多萬人。其後他遇到進入遼東的蒙古軍,耶律留哥以契丹軍之名依附大蒙古國,並表示效忠成吉思汗。
  • 在獲得部眾和盟友的支持以及長生天的庇佑後,成吉思汗發動征討金國的戰爭已經是箭在弦上。不過,那時沒有人想到,在針對女真人的戰爭開始後,蒙古大軍不僅將衝出草原,還將馳騁在從印度河流域到多瑙河流域、從太平洋到地中海東岸的廣大地區。在未來的三十年間,蒙古人將擊敗他們碰到的任何軍隊、奪取所有的要塞、攻陷所有的城池。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1204年征服了乃蠻部落後,鐵木真曾分遣使者前往周邊鄰國和部落,如北部的乞兒吉思(位於今葉尼塞河上游)和謙謙州,責問他們不應收容乃蠻人等,與蒙古人作對,並告訴兩部落,如果不願與蒙古人為敵,就要馬上投降。兩部落首領自知無法與蒙古人對抗,遂向鐵木真投降。
  • 在1206年的忽里勒台大會上,成吉思汗還頒布了大蒙古國根本大法,也是無論皇族、貴族、官、軍、民都必須統一遵循的大法令《大扎撒》(意為「大法令」),又稱《成吉思汗法典》。這部法典被視為世界上第一套應用範圍最廣泛的成文法典,也被視為世界最早的憲法性文件。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統一了蒙古諸部落的鐵木真,已經成為草原上無可爭辯的統治者,其控制了從南部戈壁到北極凍土帶、從東北森林地帶到西部阿爾泰山的廣闊領域,以及幾十萬來自不同遊牧部落的人口。不過,雖然鐵木真已是草原上的雄主,但仍需要獲得所有部族的認同,新的忽里勒台大會的召開勢在必行。
  • 經過二十多年的努力,鐵木真在成為草原上最優秀的軍事統帥外,還征服了大部分蒙古部落,除了東胡族翁吉剌惕部(孛兒帖的母族)、乃蠻部與克烈亦惕部外,其草原征服戰大致完成,還有一些被征服部落的首領受到乃蠻部與克烈亦惕部的庇護,隨時有使蒙古各部再生叛亂之勢。尤其是克烈亦惕部王汗接受札木合的投降,待之如上賓,並帶著札木合的部眾和財物西去,更有背叛鐵木真的傾向。不過,鐵木真仍照常派使者向王汗問安。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在鐵木真打敗塔塔爾人後,他回軍首先要討伐的是乞顏部的主兒勤人。因為在鐵木真針對塔塔爾人的戰爭中,本來答應出兵的主兒勤人不僅聽信讒言,背信棄義,而且還趁機搶劫了他的大本營,殺死了鐵木真的十幾個部下,剝去了五十人的衣服,並劫掠了他們的財產。這讓鐵木真震怒,加之此前主兒勤人違反蒙古人的規則,拔劍刺傷別勒古台的卑劣做法,使得鐵木真在結束對塔塔爾人的戰爭後,發動了對主兒勤人的戰爭,並抓獲了其首領撒察別乞和其弟弟泰出。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在草原上逐漸壯大的鐵木真發現,曾三次與其結為安答的札木合越來越把自己當作敵人。鐵木真被推舉為可汗一年之後,即1190年,想給予鐵木真教訓的札木合,以自己部族中的一名男子因在搶奪牲畜的過程中被鐵木真的手下殺死為藉口,聯合了十三個部落共三萬騎,前去攻打鐵木真,鐵木真也將自己所屬一萬多人分為十三翼,史稱「十三翼」之戰。
  • 失去父親後度過的艱苦歲月,除了磨煉了鐵木真堅強的意志,讓其擁有堅韌的性格、強壯的體魄和過人的忍耐力外,還帶來了怎樣的影響,或許還可以從一件小事中看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