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陽】宵禁之際奇遇仙人

蔡大雅
font print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4日訊】路上行人匆匆,趕在宵禁之前回家,依照秦嚴苛的法律,城門即將關閉。王福仍然在街上慢慢走著,他並非無視嚴刑峻罰,只是他已經沒有家可回了……

王福漫無目的的走在咸陽街頭。

這裏是帝國的京城,時光是始皇三十三年(西元前二一四年)、秦朝統一中國後的第七年。現在的時辰已經接近黃昏了,路上行人皆匆匆來去,因為依照慣例,城門在入夜前就會關閉,城裏也將實行宵禁,禁止人車行走。秦的法律極為嚴苛,即使小過也會受到嚴厲的處罰,是以人們都趕在通知關門的鳴鑼聲響起前踏入家門。路上的人漸漸稀少,王福仍然在街上慢慢走著。他並非無視於嚴刑峻罰的存在,只是他實在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到哪裏去,因為他已經沒有家可回了——就在不久前,他被人從自己的家裏轟出來,一夕之間一無所有。

從富家子弟淪為無家可歸

王福本來是有錢人家的子弟,父親是大商賈,他們是齊國人,原本居住在齊國的首都臨淄。秦始皇滅齊統一中國以後,一方面為了繁榮京城,另一方面為了就近監視的方便,命令天下十二萬戶各地的豪門富戶舉家遷移到咸陽來。就這樣,跟其他各地的家族一樣,王家倉促地搬到咸陽,定居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裏。

離開長久經營的地方,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要在一個新的環境裏從頭開始,實屬不易,更何況還要與其他外來的商賈以及當地的店家競爭。王家父子日夜劬勞,依舊入不敷出,還好靠著從前積攢下來的資產過活,倒也衣食無缺,只是幾年下來,家道日漸沒落。

若只是家道中落,還算是幸運的。在那獨裁專制的社會裏,喜怒無常而又剛愎自用的君主隨便一個命令,就決定了許多人的命運。始皇三十三年,一則關於秦朝滅亡的預言:「亡秦者胡」,傳到了秦始皇的耳裏。他理解為胡人將會威脅他辛苦打下的江山,於是在統一天下的七年後,秦始皇又重新大動干戈,北伐匈奴、南征夷蠻,想先發制人,去除後患。


蕭素惠繪圖

他派蒙恬帶領三十萬大軍驅逐匈奴,興建長城;命令罪犯、因貧苦而入贅女家的男子,以及從事生意的商人(秦朝採取重農抑商政策,商人的社會地位極低),隨軍遠征兩廣,攻克後又駐軍五十萬屯守當地。秦朝派兵,官府只提供兵士的口糧,其餘的用度如衣服、配備、日用品等,都得服役的人自己想辦法解決。替出征的親人打點所需,讓原本家境就不寬裕的普通百姓立刻陷入經濟危機;此外到遙遠的地方打仗,誰也不敢保證出征的人可以活著回來,所以徵召的命令差不多等於死亡通知書,一走出家門,是生離也是死別。王父就這樣被送到南方去,留下年幼的王福,去面對家破人亡的不幸。

雖然王父留了些錢和一棟屋舍給王福,但還是無法避免王福即將遭遇的命運。秦朝的社會風氣「貪狼強力、寡義而趨勢利」(《淮南子.要略》),一個涉世未深的少年在這種充滿爾虞我詐、強取豪奪的社會裏,很容易就成為任人宰割的對象。王父離去沒多久,王家就被侵占,王福被人趕出門外,成為無家可歸的人。

見識嚴刑竣罰

他無所適從的站在十字路口,眼見日影漸斜,自己還沒找到一個棲身之處,心裏越來越著急。王福知道違反律令的後果,就是嚴厲的刑罰,輕則刻面斷指,重則五馬分屍、株連九族。他經常在市場上看到犯人當眾受刑的場面,刑罰的類型繁多,共同的特點是慘無人道。犯人在接受肉體上的傷害與精神上的折磨後,如果尚能僥倖不死的話,還會被發配到各地去服苦役,例如建造長城馳道、戍守邊境等等,幾乎沒有人可以在這一連串的酷刑下存活。這種阻嚇的方式使人們處處戒慎恐懼,唯恐一不小心誤觸法網。

王福盯著自己越來越長的影子,知道如果犯了錯,恐怕在劫難逃,因為他的實際年齡雖然還小,但身材已經長大了。而秦帝國的法律是以身高作為認定是否成年的標準,不論年齡大小,男子只要超過六尺五寸(約一百五十釐米)、女子超過六尺二寸(約一百四十三釐米),就算成年,可以接受刑責。

奇遇老者 隱形避難

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正當王福想找根繩子掛上、一了百了的時候,一個老人走近他身旁,問他為什麼還不趕快回家去,王福便將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告訴老人。

老人要王福到南城去,距離城門左側三百步的城墻邊,背對夕陽而立,看準自己身影投射到地面的位置,朝影子的腳部挖去,可以獲得解危的方法。王福將信將疑,但因為別無他法,也就趕緊照著老人的話去做。他扒開影子腿部的泥土,發現一個酒器,上面寫著:「隱形水,飲者隱,六時辰(一時辰為現代的二小時)人不見。」

王福大喜,知道喝下這壺水後,即使沒有棲身之處,守更巡邏的兵士也看不見自己,只要捱過黑夜,黎明時城門開啟後,自己就安全了。耳畔剛好傳來城門關閉、實施宵禁的銅鑼聲,王福急忙喝下隱形水。

喝完以後好一陣子,王福都沒有感到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心裏不免七上八下,生怕藥水不靈,便不由自主的拔腿就跑,下意識的想找個陰暗的角落藏身。正當他瞧準一個昏暗的巷弄奔進去的時候,迎面碰到了二個舉著火把、佩帶長劍的衛兵。王福嚇得無法動彈,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朝自己走來,卻彷彿沒看見附近站著一個人似的,又從自己的身旁走過去。衛兵遠去後,王福癱軟在地,好一陣子無法動彈,還好他的確隱形了,可以安心躺在原處緩口氣來。

危難一過,又休息了一會,王福少年心性,靜極思動,就想到處走走看看,平時由於忙於家計,並且因為害怕惹禍上身,王父不輕易讓王福在咸陽城裏走動,所以雖然搬來好幾年了,這個巨大的京城對王福而言,仍然極為陌生,現在他有機會可以瞭解這個當代最大最繁榮的城市了。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66期【城市的瞬間】欄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數百年前,南宋將領辛棄疾登上鎮江的北固樓,遙望滾滾奔流的長江,感歎神州千里風光。而詞人筆下的神州風光,更因帝王將相、豪傑群雄的風雲板蕩,湧出奔放的豪情。
  • 堯、重華率人馬走後,大屋空了。老爹黍也不食、夜裡不睡,抱根杖蹲地下。娘一咒,爹揮杖扯細嗓門吼:「俺魂叫你咒沒了!再咒,上閻羅殿尋俺去。」
  • 透過老婆婆的講古,鄭欣對從前的上海有更深的瞭解,以前通過功能看到的片段過去、想不通的物事因果,原來是如此一回事,歷史的來龍去脈在他心中逐漸清晰……
  • 當時上海的租界,基本上分為兩大區塊,在今日的黃浦、靜安以及虹口、楊浦四個區,主要是以英美為主的公共租界,盧灣、徐匯兩區主要是法國租界,而閘北區和原南市區則屬於中國管理的華界。租界的存在,一方面是中國喪失主權的象徵;但另一方面,上海卻因為有了租界的存在,而未被清末以來的動盪與戰亂所波及,並享有實際獨立的地位和充分的國際聯繫,使上海在百年內迅速發展,成為亞洲數一數二的國際性大都市,「十里洋場」的稱號,從此而來。
  • 康熙對外開放的政策,到了乾隆時期逐漸改變,清朝重複著前朝的步伐,走上了閉關自守的道路。乾隆二十二年(西元一七五七年),清朝開始執行「一口通商」的政策,下令沿海各省除廣州一地外,其他所有港口一律停止對外貿易。後來更規定外國人來華貿易的門檻,對進口貨品課收高額稅金,並限制中國產品出口的種類。神州雖然在形式上還留下一道對外窗口,但實質上已經徹底與外界斷絕往來了。
  • 鄭欣的宿命通功能,常常讓他在無意中回到「過去」的上海,有時是一陣槍林彈雨、有時是一段靡靡之音。「過去」說來即來、說走就走,彷彿像看電視一樣,他有時都會忘記自己是什麼時代的人
  • 景山
    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糟,人們卻絲毫沒有察覺真正的病因是由於赤龍的作祟...
  • 現代人多以有機或無機,作為是否具有生命跡象的判斷,「城市」是抽象的集合概念,無論其定義在各地有多麼不同,人們都不會把它視為一個生命體。
  • 早明白的、善良的,終於有了真正的美好生活,那是他們的選擇,他們的福份…
  • 歷史的教訓告訴人們,對於預言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聰明的人會重視預言的存在,而比聰明更高一層的有智慧之人,就會想到要向傳播預言的人詢問回家的路,因為他們也許不是從邵家莊來的,卻一定知道那條回家的路,而且還會慷慨大方的告訴所有想回家的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