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外思絮】晨光序曲

畫與文/楊紀代
  人氣: 32
【字號】    
   標籤: tags:

初陽暖溶溶的光暈,輕撫大地,花草、房舍沐浴在上天的恩寵中,以無比靜謐的姿態襯托漫空的喧嘩——開始了一天的晨光序曲。

那橫空懸掛的五線譜上,不停跳躍的音符,是鳥兒們的大合唱——貝多芬的快樂頌。

曙光中甦醒的雲,悄悄的諦聽著一對對愛侶的喁喁細語;一雙雙怨偶的爭吵不休;一齣齣高空特技的搏命演出。

那嘹喨、低沉、高亢、渾厚的音調,曾是我六道輪迴中生命再現的概括。

很偏愛這張創作,明亮的色調透著愉悅,姿態各異的鳥群,帶來無限的活力,整幅畫顯得生機勃勃。

我相信我有幾輩子肯定轉生過鳥類,否則怎地一見這些扁毛畜牲就覺得親,就感到可喜?心中總是默默的告訴牠: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屋頂的花圃裡,有幾回親眼目睹母鳥教幼雛試飛的親情與耐性。那羽毛剛長豐滿的小不點兒,怯怯生生、膽膽突突的鳴叫聲裡,間雜著鳥媽媽簡短有力的催促和帶頭飛翔的示範。讓我印象深刻而寫就了一個中篇童話,這鳥兒母子成了主角之一。

常望著清晨聚集的鳥群,浮想連翩:我知道牠們自成一個世界;懂得牠們有人類無法理解的溝通方式;明白牠們也有自個兒的喜怒哀樂與生老病死,和人一樣,都在宇宙的鐵律裡演繹著瑰麗而短暫的一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因著煙嵐雲霧的陪襯與烘托,四周的景物顯得變幻莫測而無比神秘!

    也因著煙嵐雲霧的飄忽、簇擁,賦予四周景物光怪陸離的色彩與樣貌!

    更因著煙嵐雲霧的遮掩、隔絕,拉遠了四周的景物,遠距離欣賞不見細節與瑕疵,而造成了夢幻般的想像、而形成了視覺上的朦朧之美!

  • 你可在「方寸」之間,隨意的擺布!到處蓋房子:或茅屋三兩間;或亭台樓閣平地起!隨手植樹造林:或綠草如茵、繁花遍地;或竹林掩映、松柏擎天!甚至能移山倒海、呼風喚雨呢!反正山水、風景就是由天、地、山、石、水、樹所構成,只要技巧純熟、運用自如,就能將胸中丘壑描繪出來……
  • 知否?這繁華在握只是須臾,你再怎麼呵護,終將「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知否?這繁華在握只是片刻,你得積德行善,否則必定千金散盡不復來!

    知否?這繁華在握只是瞬間,你得好好把握,要不然就「鏡花水月,畢竟總成空!」

    知否?這繁華在握的此刻,你該心存感激、虔誠仰望、謙卑面對:

  • 這虬結的樹幹、茂密的枝葉,都在喁喁細語:「一切都會過去,一如從前的美好!別計較!別計較!他不是有心的!」
  • 在四面翻飛的竹葉裡,那斜飄的春風,吹走了我心中無名的妄念。

    在隨風斜織的線條裡,那清涼的雨點,洗去了我滿身沾染的塵污。

    遠處迷濛秀潤的山影,江面蕩漾輕巧的水珠,是如此的和諧、相容與完美。

  • 父母去世二十餘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隱痛。其實我與父母的情非兒女情,乃是質疑人生的一種縈繞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公有領域)
    每一次,從香港回深圳,火車終點站是,羅湖。都會的繁華燈火漸漸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開始現出黑的夜色,發亮的河流。就在此時,羅湖關到了。經過繁瑣的驗證,安檢,走過火車站的長長的棧橋,豁然一片的站前廣場,噴泉池邊永遠坐著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築物,馬路一律比香港寬,汽車也比香港的車輛大許多,按著喇叭不由分說地將路堵起來,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間。此時想起香港,削薄入雲的建築,斑駁唐樓,精巧廟宇,潑濺的燈火——格外地像一個夢。
  • 話說這王喜的師兄荊軻功敗身殞,消息傳來燕國,舉國譁然,人人自危,都想滅國之災在即。隔年,秦軍果然攻破薊都(今北京),燕王為解秦王之怒,斬下太子丹,將首級獻給秦軍。
  • 中共病毒肺炎發展到現在已經進入一個紛亂的狀態,部分人士認為疫情已經減緩,尤其有些人士已經迫不及待要出門活動甚至遊覽了。
  • 旅行時滿載的夢想,卻總在回到自己家中打開冰箱看到空無一物的那一瞬間,回到了現實。那些被盈滿的靈感和經驗,總能讓自己決定勇敢地丟棄現實生活中的一些什麼,掏空後,重新再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