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迦耶

陳師蘭、林許文二
font print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在這個靠佛教徒的朝聖為主要收入的小村落,村民的主要信仰卻是印度教。因此,淡季時(3月到10月)它是個炎熱而安靜的小城,適合靜靜的遊賞與冥思,到了旺季時,卻是人聲鼎沸,充滿了宗教蓬勃的氣象。

如果你對藏傳佛教有興趣的話,可以選擇冬天前來,這時西藏的朝聖者,會從達蘭沙拉(Dharamsala)下來避冬,而且達賴喇嘛通常會在此度過12月,直到翌年的2月中,大部分的藏人才會離去,這段時間的菩提迦耶總是瀰漫著莊嚴濃厚的宗教氣氛。

初次來到此地時,可以選擇一位「看似」專業的當地導遊,帶領您在這些稍嫌雜亂四散的紀念地點間,有效率地快速巡禮一番。不過他們的解說往往與史實有些出入。因此,如果資料準備得夠充分,不妨用堅定的態度,技巧地遣開想從你身上賺錢的當地人,然後隨著本書深入淺出的介紹,寧靜地、悠閒地在古老的歷史遺蹟內獨自漫步,或是選個綠蔭遮天的大樹下,靜靜的一個人,與兩千五百多年前的佛陀,一同進入智慧的沉思中。

摩訶菩提大塔Mahabodhi Temple

在佛陀正覺後約250年左右,孔雀王朝的阿育王來此朝聖,他在菩提樹下安置了一塊金剛座,並於菩提樹旁建了一座塔寺。到了西元4世紀,據「大唐西域記」記載,由於當時錫蘭國王王弟到印度朝禮聖地時,備受冷落與羞辱,因此錫蘭國王主動興建摩訶菩提寺,供養來自錫蘭的僧人使用。

但是到12世紀時,回教徒的入侵卻將其破壞毀盡。直到14世紀,緬甸國王又在阿育王的塔寺遺址上,出資護持重建。在緬甸浦甘(Pngan)的一座13世紀建築的寺院,就是它的縮影。然而,重建沒有多久,這座寺廟就遭遇了嚴重的洪水,隨著洪水而來的大量泥沙又將它埋在沙土中達數百年。

直到西元1861年,印度考古研究所的總指揮亞歷山大.康寧漢(Alexander.Cunninghan)拜訪此地,建議進行挖掘,為大塔的重生燃起了一線希望。西元1870年代末,在緬甸佛教徒與當時的孟加拉政府協助下,終於將摩訶菩提寺修復完成,從此這座雄偉的大塔才得以重見天日。

園區主要的入口處是與摩訶菩提大塔同一方向的大門,當你從正面走下階梯,便會發現許多古老的遺蹟就羅列在道路兩旁;例如雕著佛像或佛經的小塔,這是人們為了還願或祈福而雕造奉獻的,此外還有一些信眾捐獻的紀念物品,如精緻的鐘或鍍金的佛像等,亂中有序地參差排列著,令人眼花瞭亂、目不暇給。

再往大塔天井走去,通道左側有一個開放式的小小聖殿,殿前保存了一座圓型的石座,上面雕刻了一對佛陀的足印(梵文Buddhapada),足印上撒佈著信眾祈福的花瓣與聖水,黎明或黃昏時,淡淡的光線斜射而來,使它蕩漾著脫俗的美感。

大塔外牆周圍有各式各樣的佛像,而在一樓大殿內,有一座鍍金的佛陀「降魔正覺」像(Bhumispaisha Mudra),原本是以青黑岩彫刻,後來被西藏人鍍上了金箔,使整座佛像呈現出金屬的質感。由於大殿內的柱門均由石頭雕造,並沒有窗戶或通氣孔,所以光線很黯淡,空氣中也充滿著鮮花與焚燒燭火的濃烈氣味,令人感到有些窒悶。

大殿入口兩邊的石階梯通往頂樓的四個小塔,參觀者可以繞著主塔以不同的角度來欣賞摩訶菩提寺。附近有許多佛龕供奉著神像,有些雕刻樸素精美,有些卻是俗氣粗糙,由於二樓以上有固定的開放時間,所以若欲參訪請事先詢問管理的僧人。

阿育王石欄楯

大塔三面圍繞的石欄楯,最早是由阿育王所建,但後來被繼起的王朝拆除重整,從石欄上的Brahmi刻文所記載的捐贈者姓名,證明了此為孔雀王朝之後的巽迦王朝所建造的,但一般仍習慣稱此為阿育王石欄楯。

石欄楯的高度約2 .4公尺左右,大部分的真品在菩提迦耶博物館內,另有一部分則放置於加爾各達的印度博物館和倫敦的Victoria&Albert博物館中展示收藏。目前在大塔周圍所看到的石欄楯中,質地較新的部分是近代仿造的,修復的情形還算不錯。
 

摘自《印度聖境旅人書》 柿子文化 提供◇(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日夜周期是由循環機能、睡眠、體溫、副腎皮質荷爾蒙的作用、尿量、尿中的磷酸、鈉、鉀的量以及代謝速度等形成,這種節奏並非二十四小時都如此。 由此可知這種節奏是根據細胞代謝規律所產生的。與地球的自轉相互配合,每天一邊做出些微的調整,一邊適應環境。
  • 費歐娜第一次來求診時,靜靜坐在診療椅上,沒看我,也沒說半句話,只是從皮包裡拿出女兒寫的那封信,彷彿在說:「這封信已足以說明一切。」這是事實。我有不少案主就像她女兒一樣,有時甚至是我幫他們草擬那樣的信,或鼓勵他們與父母切斷聯繫。這樣的信會讓人覺得已無轉圜餘地。我知道這是非常嚴重的事――一個心理治療師若未就長遠的影響深思熟慮,絕不能提供這樣的建議。
  • 無論你如何努力或多麼無辜,都必須先接受孩子的觀點,就是你可以做得更好:可以多愛一些,多拉他一把,少憂慮一些。
  • 而實際推動這樣經濟諮詢的專家顧問,其實正扮演「經濟殺手」的角色。他們為歐美的大公司尋找對象、進駐評估、大力遊說,最後當然是完成一筆筆交易。而真正從這些交易受惠的,正是這些經濟先進國。
  • 好不容易,我站起身來,跟在他後面。走到最後一階,有個標誌吸引了我,讓我停下腳步。上面有一張我們坐著的背後那棟大廈的照片。
  • 一般人寫散文,喜歡運用能震撼人心的詞彙,且多富感性;而經濟學者寫雜文,喜歡用一般人難懂的術語,且多富理性。如果有人寫的文章既具散文風格,又有經濟觀念內涵,就我所知,很難找到這樣的作家。
  • 「背影」,描寫他父親送他到火車站的情形。一位平凡的父親,囉嗦地一直拜託同行的旅館茶房,好好照應他遠行的兒子,為了買橘子給兒子而弄得滿身塵土。這位父親把橘子交到兒子手上之後,撲撲衣上泥土離去,蹣跚的背影混入來來往往的人裡。日後,朱自清常在晶瑩的淚光中想起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馬褂的背影。
  • 《論語.陽貨篇》子曰:「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這是說《詩經》有三大功用。第一:訓練聯想力、觀察力、合群力、批評力。第二:教人孝敬父母、忠於君國。第三:多多認識一些動植物,多多接近自然。兩千多年來,學《詩經》的人多數引用這幾句話。
  •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 印度!

    一個籠罩在迷霧中的地名,一片古老神祕的黃土大陸。

    在人類初始之際,她已邁出了文明的步履。但是,直到21世紀的今日,世人依舊拂不去她的神祕面紗,宛如面對一位千年人瑞,明知她曾度過悠遠的歲月,卻對她了解甚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