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朝邊城】沙漠中求生

蔡大雅
font print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繪圖 ◎ 蕭素惠

伊吾一行人歷經千辛萬苦,終於來到了傳說中住有仙人的昆侖山。但在白茫茫的白雪中,如何尋找先人的蹤跡,就成為他們首先要面臨的挑戰……

伊吾講述了漢代長安城的龐大規模後,長安的雄偉壯麗及漢朝的富庶強盛成為羅馬人心神嚮往的國度。第三天晚會在貴族與元老妻室們的簇擁下,伊吾緩緩道出自己尋訪昆侖山的歷險經過……

參加晚宴的人數一次比一次多,到了第三天的晚宴,當伊吾踏進大廳時,甚至還聽到婦女吱吱喳喳地說話聲——她們是貴族與元老們的妻室,因為聽到自己的丈夫提起漢朝使者帶來的奇妙事蹟,便要求在場聆聽。執政官答應了(因為他妻子也做相同的請求),安排她們坐在隔壁的小廳裏,雖然以門簾隔住視線,聲音卻可以毫無障礙地傳遞。

這次伊吾不等執政官開口請求,酒過三巡後,自動開始敘述自己的旅程:「元鼎三年(西元前一一四年),博望侯去世,次年皇帝就派我與其他一百多位使節出訪西域。」

「我們從敦煌離開漢朝的疆域。」伊吾說著,眼前似乎浮現了故鄉的門闕,彷彿回到十三年前,當他走出陽關後,回首看著站在門關下送行的父母的那一瞬間。他發現眼睛有點模糊了,就趕緊喝口酒,穩定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後他接著說下去……


昆侖山脈。(Getty Images)

昆侖山遍尋不著仙人蹤跡

「我們沿著博望侯開拓的路線一路行去,經由鄯善(又稱樓蘭,位於今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吐魯番地區)、且末(位於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精絕(位於塔克拉瑪幹沙漠中心)抵達於寘(又作於闐,位於塔里木盆地南沿,首都在今日的和田),按照他所說的方向,尋找我們的第一個目地地——昆侖山。

我們找到博望侯說的生產玉石的大山,正慶幸自己可以不負皇帝所托,找到昆侖山的時候,卻也發現這仙山既寬廣又高聳,山上還終年覆蓋白雪,如何在這一大片人跡不至的白茫茫中尋找仙人的蹤跡,便成為我們在接下來的一年多努力的目標。我們以於寘為據點,分批輪流從不同的地方上山,到山的各處去探訪。不知是因為發生意外或是遇到仙人,回來的人總是比出去的人少。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們的人數也一天天減少,但仙人還是不見蹤跡。最後我們只好決定,留下一些人繼續求訪仙人,其他的人仍舊依照原定旅程前進。」


新疆塔什庫爾乾的一處河流。(Getty Images)

苦困沙漠 損失大半同伴

「我雖然很想留下來,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遇到神仙,但因為身為副使,必須帶領同伴向前行。我們八十人從於寘出發,沿著沙漠的邊緣繼續西行,不久後就遇到了匈奴的騎兵。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我們逃進沙漠,躲過了匈奴的追捕,卻在沙漠中迷失方向,部份的糧食和水也在倉皇逃難中丟失。我們靠著剩下的食糧勉強度過,希望能找到沙漠的出口或綠洲。後來食物沒了,水也沒了,就拿乘坐的馬匹當食物。

等到馬也沒有了,大夥還在酷熱的沙漠裏徘徊。直到快要倒下的時候,忽然有人看到遠方彷彿有個綠洲,隱隱約約的大樹與湖水就在眼前。此時還有力氣行動的人高興地直奔前去,我則由於聽過博望侯說過這種景象,便對於是否用盡最後的力氣跑去而猶豫著。

我與其他比較慎重、或跑不動的同伴依舊慢慢前進。在前面的沙漠陸續發現之前跑去尋找綠洲的人躺在地上,有的還剩一口氣,彌留之際仍不解地告訴我們,他們看到綠洲明明就在眼前,可無論如何就是到不了。他們就這麼盡力地追著綠洲,直到力盡虛脫而死。」伊吾嘆息著說。


「我們沿路埋葬死去的同伴,繼續向前走。偶爾看到沙漠中有動物,因為我會射箭,就捕捉動物,勉強維持自己和夥伴的生命,直到我們遇到一隊商旅,將我們帶到最近的綠洲,我們才得以度過此劫。我們在綠洲休養了一陣子,又向往來的商隊問明方向,才再度整裝出發,此時只剩下不到一半的人了。幸好我們這次順利地走出了沙漠,來到烏孫(漢朝時期的西域民族,位於巴爾喀什湖東南、伊黎河流域)。」


外交不順 旅途頻遇危難

「烏孫和匈奴一樣都以遊牧為生,人口約有十二萬戶,牲畜六十三萬頭,馬匹很多,有錢人甚至擁有四、五千匹馬。烏孫人剛惡貪心,多寇盜。他們的王叫昆莫,駐驛在熱海附近的赤穀城(今日吉爾吉斯西北的伊塞克湖),擁有十八萬兵,在西域各國中,是勢力僅次於匈奴的強國。」

「烏孫和匈奴的習俗相同,一向親近匈奴,所以對於漢朝想聯合他們來對付匈奴的建議並不感興趣,直到我們提到漢天子願意以公主與烏孫國王和親時,昆莫才答應派遣使者到長安去。」

伊吾向通譯解釋和親的意思,等他翻譯完畢,才又接著說:「我們留下幾個人,等著陪同烏孫的使者到中國去,其他人再度上路。烏孫的昆莫派兵護送我們到位於烏孫西南約八百五十公里的大宛(位於今日的費爾幹納盆地),根據博望侯描述,那裏是盛產良駒,尤其是『汗血寶馬』的地方。由於漢天子喜愛駿馬,聽說大宛有這種『汗出如血、日行千里』的好馬,希望也能擁有,所以向大宛國請求購買馬匹也是我們此行的任務之一。」

「大宛國王剛開始很歡迎我們的到來,帶我們參觀各處,包括他們最引以為豪的汗血寶馬。但當我們請求他讓與幾匹寶馬給漢朝時,國王卻告訴我們,汗血寶馬是天馬和他們放牧在山下的五色母馬交配生下的品種,極為罕有,是大宛的國寶,不得為外人所有。若是其他良駒,他可以贈送漢朝數十匹。我們一再請求,國王只願意贈送其他好馬,最後我們只好接受,同樣留下幾個人帶領大宛的使者與馬匹到中國去。」

「我們剩下二十多人,正準備繼續前往位於大宛西南方的大夏(位於今日的伊朗北部),向居住在那裏的大月氏進行遊說。此時厄運再度降臨在我們身上——我們遇到一隊殺人不眨眼的強盜。唉,真是禍不單行!」伊吾想起才遭遇外交上的挫折,又必須面對危險的難忘經歷,感嘆著命運的乖舛。◇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周刊》第74期【城市的瞬間】欄目(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現實生活裏,探究神祕不僅是心理保健的目標,也是心靈之旅的目的地。——愛因斯坦
  • 路上行人匆匆,趕在宵禁之前回家,依照秦嚴苛的法律,城門即將關閉。王福仍然在街上慢慢走著,他並非無視嚴刑峻罰,只是他已經沒有家可回了……
  • 鄭欣出差到蘇州,飽覽江南風光,晚上睡得正甜,忽然看到一個頭髮花白的男子急促地在河邊的蘆葦叢中奔跑並回望……
  • 蘇州的前身「闔閭大城」成為歷史大戲的舞臺。透過宿命通功能,鄭欣繼續靜靜看著吳王在伍子胥的復仇前提下,一步步殺出一條興霸成王以暴治國的血路。
  • 在意大利國家圖書館浩瀚如海的檔案中,有份兩千年以來不為人知的文件,那是一份用古拉丁文書寫、記錄了西元前一世紀時一段漫長且充滿不可思議的旅行。主角是位遠自東方來的使者,他懷著特殊的使命,代表著中國的皇帝出使西方,歷經千辛萬苦與重重危難,來到了羅馬。
  • 數百年前,南宋將領辛棄疾登上鎮江的北固樓,遙望滾滾奔流的長江,感歎神州千里風光。而詞人筆下的神州風光,更因帝王將相、豪傑群雄的風雲板蕩,湧出奔放的豪情。
  • 堯、重華率人馬走後,大屋空了。老爹黍也不食、夜裡不睡,抱根杖蹲地下。娘一咒,爹揮杖扯細嗓門吼:「俺魂叫你咒沒了!再咒,上閻羅殿尋俺去。」
  • 透過老婆婆的講古,鄭欣對從前的上海有更深的瞭解,以前通過功能看到的片段過去、想不通的物事因果,原來是如此一回事,歷史的來龍去脈在他心中逐漸清晰……
  • 當時上海的租界,基本上分為兩大區塊,在今日的黃浦、靜安以及虹口、楊浦四個區,主要是以英美為主的公共租界,盧灣、徐匯兩區主要是法國租界,而閘北區和原南市區則屬於中國管理的華界。租界的存在,一方面是中國喪失主權的象徵;但另一方面,上海卻因為有了租界的存在,而未被清末以來的動盪與戰亂所波及,並享有實際獨立的地位和充分的國際聯繫,使上海在百年內迅速發展,成為亞洲數一數二的國際性大都市,「十里洋場」的稱號,從此而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