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朝邊城】從絲路上的強盜窩死裏逃生

蔡大雅
font print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繪圖 ◎ 蕭素惠

被囚禁在深山峽谷隱密的強盜窩,伊吾知道眼前只有二條路,一是被賣為奴隸、一是逃跑。
在逃生無門時,一個聲音響亮的告訴他——往洞裏走!


帶著漢室皇帝的使命,儘管半途損兵折將失去大半人馬,伊吾一行仍繼續向西方前進,當剩下二十多人,正準備繼續前往位於大宛西南方的大夏(位於今日的伊朗北部)向大月氏進行遊說時,厄運再度降臨……

伊吾回憶著:「那是一個月夜昏沉的晚上,我們來到一處峽谷邊,因為沒有響導,直到傍晚還找不到村莊人家借宿,只好露宿野外。雖然我們說好輪流守夜,但這只能使我們避免野獸的攻擊,對於比野獸狡詐凶狠的強盜,這種守備是無濟於事的。」

「當我輪完班,將任務交給同伴後,躺下來準備睡覺,卻因為忐忑不安而難以入眠。我閉著眼睛,豎起耳朵聆聽四周動靜。忽然聽到一陣異常的輕微聲響,我偷偷睜開眼睛,看見一夥強盜手上拿著明晃晃的大刀,正悄悄地走過來。」伊吾說到這裏,隔壁小廳傳來貴族與元老們的妻室們驚恐的尖叫聲,他假裝沒聽見,繼續說下去——

身中迷藥,遭囚禁隱祕強盜窩

「我想大聲呼喊,叫醒同伴,卻怎麼也發不出聲音。不僅說不出話來,更糟糕的是連動都動不了——我中了迷藥了。我看其他人也跟我一樣無法動彈,大夥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強盜們將我們捆綁起來,然後如同收拾自己的財產一樣輕鬆的,搶劫了我們的行李。」

「我不知道強盜會怎麼對待我們,只期待他們趕快離去。可惜事與願違,他們居然很有耐心的等著迷藥的效力消失,我們的四肢又可以動了的時候,才拉著我們回到他們的巢穴。

強盜窩是在峽谷深處一個隱祕在峭壁中間的洞穴裏,洞口巧妙地被險峻的地形所掩護,輕易不被外人發現。洞穴極為深邃,裏面的地道像迷宮一樣的縱橫交錯,有的放著強盜四處搶來的財物、有的貯存食物或兵器、有的則關著被擄來的人。強盜將我們關在其中一間小室裏,就徑自去喝酒慶功了。」

說到喝酒,伊吾下意識地看了一下他的聽眾群,發現眾人深深為他的經歷所吸引,以致手上雖然拿著酒杯,卻忘了要喝酒。不過伊吾因為說得口乾舌燥,可沒忘了要喝幾口酒潤喉。他舉起酒杯喝酒,發現眾人也跟著他的動作做,彷彿被集體催眠一樣。伊吾覺得莞爾,卻不敢笑出來,強忍著笑繼續說——

同囚的商販告知處境

「在那囚室中已經關了二個人,等強盜走了以後,那二人就跟我們打招呼,詢問我們的情況,並告訴我們他們所知的一切。他們二人都是商販,一個叫也善的是月氏人,所以我能聽懂他說的話;另一個薩滿是康居人,我聽不懂他說什麼,但新認識的族人可以從中翻譯,因為他們經常在一起做生意,懂得彼此的語言。」

「也善告訴我們,這夥強盜是西域裏最惡名昭彰的壞人,他們經常四處搶劫商旅及人家的財物,並俘虜落單的旅客或人家的婦女,然後向人質的家屬勒索贖金。如果家人付不出贖金,人質就會被當成奴隸賣掉。」

「強盜將巢穴設在如此隱祕的地方,使各國想要緝捕他們的兵馬無從尋起。洞穴出入困難、內部的通道又錯綜複雜,所以也不擔心人質脫逃後帶人前來逮捕他們。而且他們如果發覺人質想要逃跑的話,就會施以毒打,甚至殺害。也善哆嗦著告訴我們,眾人即將面對的處境。」

「也善和薩滿也是在往來月氏與身毒的路途中被強盜捉來的。強盜向他們的家人要求一大筆贖金,但家人實在付不起——他們就是因為家裏窮,才出來冒險經商的,小本生意也只能餬口,勉強維持全家溫飽而已,如何還能籌出一筆大款項?可強盜也不管那麼多。也善家付不出錢,薩滿家變賣所有財產,送來後強盜嫌贖金不足,不但不放人,聽說還要將他賣掉,以抵充贖金不足的部份。」

伊吾咬牙切齒地陳述著強盜的無理暴行,眾人也聽得義憤填膺,當下就有幾個軍事將領站起來建議執政官派羅馬大軍去圍剿匪類。一時間,個個慷慨激昂,開始討論起出兵的策略,大廳裏作戰的情緒高漲。直到執政官示意大家冷靜,先聽完伊吾的敘述,瞭解強盜的虛實以後,再擬定作戰計畫,高昂的情緒才慢慢平復。

伊吾等大家的情緒都平復得差不多了,才又繼續描述當時的情景:「聽了也善的敘述,我知道我們只有二條路,一是被賣為奴隸、一是逃跑。要期待朝廷來救我們是不可能的,因為沒有人知道我們被強盜虜來,這裏距離漢室實在太遠了,別說出兵不易,恐怕連強盜都無法派人到中土去要求贖金。」

靜待逃脫時機

「我身為堂堂大漢的使臣,怎麼能夠被賣為奴隸呢?擺在我面前的路已經很明確,當然是要設法脫逃的了。我將我的想法告訴大家,有人贊成、有人反對,認為太危險了,若被發現的話就是死路一條,倒不如當奴隸還可以茍且偷生,等待以後脫逃的機會。我試圖說服那些膽怯的夥伴,有的改變心意了,有的還是不願一起逃跑。」

「也善和薩滿也決定跟著我們一塊逃跑,於是我們一面商量著各種方法,一面等待著時機。也善告訴我,強盜在大幹一筆以後,回來都會大肆慶祝一番,經常喝得爛醉如泥,那時是逃跑的好機會。我們商量妥當,就靜靜地等待時機的到來。被囚禁的日子無事可做,我就與也善和薩滿聊天,以瞭解他們國家的風土民情。」

「我同時也介紹了漢朝的情況。也善經常到身毒國去購買貨物回來販賣,他告訴我來自漢朝的貨品如絲綢、瓷器、竹杖等,都是西域熱門的商品,身毒人光靠著買進賣出,就賺了好多錢。」伊吾轉述,「所以當他們聽我說漢朝想和西域各國互通有無的時候,就很高興,因為如此一來,經商的人就可以不必經由身毒就能獲得中國的貨物。他們樂意在逃離這裏以後,帶領我們到他們的國家去見國王。」

往洞裏走!絕處尋生機

我們等待的時機終於到了。那一天,強盜興高彩烈地帶著大批掠奪來的財物回巢,他們準備大肆慶祝一番,一個嘍囉來到囚室,將薩滿領出去,要他在慶功宴上吹奏樂器助興,原來康居人擅長音樂,薩滿雖是商販,卻也懂得吹奏一兩樣樂器,自是熱鬧的場合中不可或缺的角色。

「薩滿緊張地向我們點頭示意,就跟著強盜走出去了。等薩滿的身影消失在巖壁的轉角後,我們便開始行動,以身邊所有派得上用場的東西,試圖敲開囚室的門鎖。」伊吾一面說、一面比劃著,「我們防身用的刀劍都被沒收了,剩下的只有取火用的火石,對付堅固的鐵鏈與木頭顯然不夠。」

「我們一邊動手、一邊仔細傾聽強盜們的動靜,只聽到喧譁聲由高漸低,終至沉寂無聲。正當我們驚疑不定,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時候,薩滿拿著鑰匙跑過來,他告訴我們,強盜們狂歡痛飲,全都醉倒在地,他才能趁機偷了鑰匙。」

「我們這些立志要出逃的人走出牢門,到放置掠奪物的地方去取回出使的節杖、糧食及其他東西,正準備逃出洞窟時,才發現強盜原來聚在洞口喝酒,所以醉了也東倒西歪地倒在洞口四周。這下麻煩了——如何才能不驚動他們而安全離去?大家左思右想,找不出好方法,眼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再不行動,我們逃生的機會就會越來越渺茫。」

「忽然間,我的腦海中閃過一念——往洞裏走!」伊吾環視眾人,接著說:「當時我的夥伴的反應也跟各位大人一樣,大家都不敢置信我會提出如此荒謬的建議,其實連我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但心裏的那個聲音清楚且堅定的告訴我,『往洞裏面走去』,我相信那是佛給我的點化,所以毫不遲疑地往回走,進入那宛如迷宮般縱橫交錯、不知盡頭的地道裏去。」

「因為擔心強盜追蹤,我們不敢點火照路,在黑暗中摸黑行進。隧道裏沒有白天黑夜,所以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只知道累了就停下來吃喝,等大家都休息夠了,就繼續往前走。路上經常有岔道,謹慎的同伴就會在隱蔽處留下記號。」

「洞裏的空氣並不污濁沉悶,表示除了強盜占據的洞口以外,應該還有另外的出口,洞裏的空氣才會保持流通狀態。我們能攜帶的食物不多,盡量省吃儉用,到糧食快吃完的時候,我們在洞穴裏摸到了一樣奇怪的物品。」


在佛的引領下,看見洞口的光

伊吾沒有賣關子,直接說出答案:「各位大人也許會認為,石桌、石椅並非什麼奇怪的東西,但對於當時在地道中茫然不知前途的人而言,這個發現簡直就像死刑犯在臨刑前接到皇上的免死牌一樣的快活啊!」眾人才恍然想到,原來石桌、石椅的出現,表示這裏曾經有人到過,有人來過,那麼也就表示某處一定有個出入口。那麼不管距離多遠,總是有個希望可以走出去了。

「我們越往前走,發現的東西越多,我點火查看,發現有些洞穴二側的巖壁上寫著我看不懂的文字。有通曉這種文字的夥伴告訴我,上面寫的是一位叫浮圖的人說的話。我恍然大悟,原來這些石桌石椅是以前的人在此修煉所留下來的。看來這裏的人也同我一樣,信仰相同的神。」

「在佛的引領下,我們看到了洞口照射進來的光線,真有隔世為人的喜悅。大夥快步走出洞穴,雖然洞外仍是高聳綿延的峭壁,但對我們來說,無異於花花世界。我們幸運地脫離強盜的魔掌與迷宮的阻礙,我數了一下人數,只剩下不到十個人了。那些選擇留在囚室裏的夥伴,不知他們現在如何?」◇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周刊》第75期【城市的瞬間】欄目(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現實生活裏,探究神祕不僅是心理保健的目標,也是心靈之旅的目的地。——愛因斯坦
  • 路上行人匆匆,趕在宵禁之前回家,依照秦嚴苛的法律,城門即將關閉。王福仍然在街上慢慢走著,他並非無視嚴刑峻罰,只是他已經沒有家可回了……
  • 鄭欣出差到蘇州,飽覽江南風光,晚上睡得正甜,忽然看到一個頭髮花白的男子急促地在河邊的蘆葦叢中奔跑並回望……
  • 蘇州的前身「闔閭大城」成為歷史大戲的舞臺。透過宿命通功能,鄭欣繼續靜靜看著吳王在伍子胥的復仇前提下,一步步殺出一條興霸成王以暴治國的血路。
  • 在意大利國家圖書館浩瀚如海的檔案中,有份兩千年以來不為人知的文件,那是一份用古拉丁文書寫、記錄了西元前一世紀時一段漫長且充滿不可思議的旅行。主角是位遠自東方來的使者,他懷著特殊的使命,代表著中國的皇帝出使西方,歷經千辛萬苦與重重危難,來到了羅馬。
  • 數百年前,南宋將領辛棄疾登上鎮江的北固樓,遙望滾滾奔流的長江,感歎神州千里風光。而詞人筆下的神州風光,更因帝王將相、豪傑群雄的風雲板蕩,湧出奔放的豪情。
  • 堯、重華率人馬走後,大屋空了。老爹黍也不食、夜裡不睡,抱根杖蹲地下。娘一咒,爹揮杖扯細嗓門吼:「俺魂叫你咒沒了!再咒,上閻羅殿尋俺去。」
  • 透過老婆婆的講古,鄭欣對從前的上海有更深的瞭解,以前通過功能看到的片段過去、想不通的物事因果,原來是如此一回事,歷史的來龍去脈在他心中逐漸清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