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告誡:別做這三種人

鄭念行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孔子說:「我對有些人感到羞愧;對有些人很鄙視;對有些人感到很危險:

年輕時不努力學習,老了以後,無法教育自己的子孫。對這種人,我替他感到羞愧;

離開家鄉,做了大官,突然遇到過去的朋友,簡直沒有憶舊的話。對這種人,我很鄙視他;

常跟小人相處,卻不親近好人。對這種人,我替他感到危險。」

我們都應該根據孔子的上述告誡,虛心而切實的檢查一下自己:是否跟以上三種人,有無相似之處?別不好意思,別自欺欺人;因為神目如電。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為好。

(資料來源:《孔子家語》)

轉載 正見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7/7/53690.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華文化出自神傳,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對於現今講究實證和考據的許多學者來講,認識這個觀點可能需要一個過程,可是即使是從常人所理解的學問的角度看,當研究深入下去時,也會發現中華文明(以漢文明為主體)與其他種族、民族的文明相比有著極大的不同。簡言之,中華文明從其創始之初就是一個完善龐大的「表意符號」系統,旨在通過文字、服飾、音樂、建築、美術等各種可以展示的形象(為了順應現代學者的觀點,姑且將這些領域都稱之為「符號」吧)來揭示深奧的宇宙與人生的真理;並且歸止於生命的昇華,與自然宇宙的相融。隨著朝代的更迭,這個系統在不斷地充實和完善,並且不斷加入新的內容。
  • 康熙治國六十年,建樹甚多,其創業、守成之功績舉世公認。 康熙曾對諸官說:「朕經常想到祖先托付的重任。對皇子的教育及早抓起,不敢忽視怠慢。天未亮即起來,親自檢查督促課業,東宮太子及諸皇子,排列次序上殿,一一背誦經書,至於日偏西時,還令其習字、習射,復講至於深夜。自春開始,直到歲末,沒有曠日。」
  • 明朝政治家張居正曾經講過:「治理之道,莫要於安民」。安民就是安己;擾民者將自擾之。庸官們不明此理;貪官們則反其道而行之,造成百姓困苦不堪,當地治理混亂,最終自己也被攪擾不堪,甚至被罷官而去。古往今來,多少的教訓,都闡發一個為政哲學,就是:為官者當造福一方,一定要謹防百姓破家,不可使百姓家破人亡。
  • 有一年,鄭國起兵攻伐陳國,並且攻佔了陳國,然後,鄭國派子產向晉國奉獻戰利品。晉國人對鄭國的使臣子產很不以為然地質問:「陳國的罪過在哪裡?鄭國為什麼要興兵攻打它?」
  • 魯哀公問孔子說:「國家的存亡禍福,真的是由天命決定的,不單單是人為的嗎?」
    孔子回答道:「國家的存亡禍福,都是由執政的人自己決定的。反常的東西或現象,是不能改變國家的命運的。」
  • 孔鯉,字伯魚。有一次,孔子對伯魚說:「鯉呵!我聽說可以讓人整天不覺疲倦的,大概就是學習吧!有的人,容貌不值得看,勇力不值得怕,祖先不值得稱道,家族姓氏也不值得一提,可是終於成就了有益於社會的大業,名聲播揚四方,並能流芳百世的原因,難道不是學習的結果嗎?
  • 孔子接著說:「這就好比使用弓箭,必須先調好弓弦,才能使箭強勁有力的發射出去;又好比駕馭馬車,必須先讓馬拉好車駕,然後才能要求馬跑得又正、又穩、又快。...
  • 據《孔子家語》一書記載,孔子擔任了魯國的大司寇以後,有父子二人不和,來打官司。孔子把他們父子二人,拘押在同一間牢房裡,也不判決。在這期間,孔子叫吏員暗中監視:不要讓他們父子發生衝突,並適當勸說他們和好。
  • 大難將至,季康子命令冉求帶兵去抵擋,擔任主攻;樊遲給冉求當助手。
  • 有一次,魯哀公問孔子說:「我聽說,向東邊擴展住宅,不吉祥。真有這回事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