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俗印記】小時候的味道(上)

楊紀代
font print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小時候,我們這些孩子,經常盯著碗櫃裡那罐亮銀色、上頭一隻展翅的老鷹商標、外加密密麻麻幾行英文字的「鷹牌煉乳」,猛吞口水。那是買回來為年紀大的長輩,增加營養用的。

在圓罐頂上,直徑的兩端,各打一個洞眼,提起罐子往杯子裡一倒,那一溜帶著濃郁奶香的黏稠淡黃液體,就從洞眼裡順勢而下,慢悠悠的流到杯中,份量夠了,再用手指堵住另一端的洞眼,那煉乳就停住不流了,再沖上熱水,那就是香甜營養的牛奶啦!

每當此時,各個孩子移不開視線,口水直冒,羨慕死了,可是誰都不敢做非分之想。有時趁大人不在,拿下來舔舔洞眼附近那硬化了的淡黃乳塊,過過饞癮,那感覺真是偷嚐到了人間美味!

五十多年後的今天,平價的全聯福利中心的貨架上,小時候念念不忘、朝思暮想的「鷹牌煉乳」,被擠在不顯眼的旮旯裡,畏畏縮縮的,乏人問津。唉!此一時,彼一時,讓人有天壤之別的喟嘆。

打從有記憶開始,就記得每天的早餐,都是母親天不亮起來升火熬煮的「粥」,加上蕃薯簽或蕃薯。濃濃稠稠的「白」裡,翻滾著耀眼的幾塊「黃」,美極了!配上自家醃製的蘿蔔乾,或親友相互餽贈的豆腐乳,喝上一碗,玩兒去啦!

慢慢的,光復啦!生活好過點兒啦。每天清早,就有挑擔子沿街叫賣醬菜的小販,開開門買點兒麵筋、土豆或油條,吞下碗稀飯上學去。漸漸地,午飯的便當盒裡,母親會煎上一個自家母雞生的荷包蛋。雪白的蛋包裡,用筷子一捅,流出黃澄澄的蛋黃,色美!味香!引人食指大動。

再有那夏季裡,火傘高張的午後,「巴布——巴巴布」的聲音一出現,隨之門響聲四起,急促的木屐聲全朝那一人一擔圍去:「我要三枝清冰!」……「給我兩枝紅豆冰!」……只見那小販樂呵呵的放下擔子,小心翼翼的打開蓋子,那深深的保溫筒裡,滿滿的插著一枝枝五顏六色的「枝仔冰」,冷氣直冒,我們的口水也直冒。

買到手之後,立刻往嘴裡一含,用力的吸吮著那透心涼的冰糖水。明知吃慢了會很快溶化光,可捨不得大口咬碎往肚裡吞,因為那樣不消一會兒工夫就全吃完了,只剩下看人吃的份兒。吃完後的那一枝「竹籤」也捨不得丟,存起來當戰利品,時不時的拿出來數一數,和別人比一比誰吃的多。

有時父母心血來潮,也或許覺得實在熱得受不了,到市場的「冷凍庫」裡買個大冰塊,往鐵鍋裡一放,接下來由我們小蘿蔔頭,像接力賽似地,一個個輪流拿著鑽子或螺絲起子,往冰塊上用力戳啊鑿的,把它弄碎,那很累人的耶!可是每個人不覺得苦,也不喊累。

等母親看看鑿碎的大小塊兒差不多能入口了,就灑上白糖,大家合力攪啊攪的,看著那些碎了的冰塊,轉啊轉的,轉出了冰水,溶化了白糖,這才一人一碗冰塊糖水,吃得暑氣全消。

因為加上了全家大小「勞動付出」的「辛勤滋味」在裡邊,所以感覺難能可貴,因此倍加珍惜。看著那一塊塊辛苦鑿碎的冰,隨著溫度漸溶漸小,碗裡的糖水,越化越多,甜度越來越淡。捧著冰碗,輕輕搖晃,細細碎碎的冰塊撞擊聲,清脆悅耳,一樂也。雖然沒現在什麼冰淇淋、甜筒、雪糕、冰砂……等翻新的花樣,但偶一為之,還是覺得那是人間美味,物以稀為貴嘛!老吃!常吃!多吃!久了,味覺與感受就麻木了,就是這個道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地瓜是再普通不過的食物,而在1960年,地瓜卻給我留下了刻骨銘心的記憶。按票證供應的東西根本不夠吃。飢餓逼得人們到處找吃的,海裡的海菜,山上的野菜,凡能想到的都吃光了,甚至人行道旁的槐樹葉都被擼光了。
  • 年少時讀《水滸傳》,每讀到梁山好漢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痛快,心頭湧起一陣激動,手臂上即顯出雞皮疙瘩。《水滸傳》中好漢全有綽號,綽號襯託人物個性,如響噹噹的「拚命三郎」,聞之令人熱血沸騰;有的綽號讓人唯恐躲之不及,如「母大蟲」、「赤發鬼」。
  • 修心就是要從心裡找執著心,去掉長年累積的執著,才是返璞歸真之道。
  • 世間的相遇,人生的際會,豈止是簡簡單單的偶然一場。古往今來,人們都會談論到「緣」。「緣」,簡單說是一種關聯,是關係得以維繫的一種因由。那麼凡間俗世的塵緣與登臨仙界的道緣之間,又有怎樣的玄妙關連呢?觀看2020年神韻作品《塵緣》,或將給我們帶來一些啟思。
  • 草木凋落之時,最是耐人思味。莊稼已經收走,空曠的田野,留下一片落寞。而大田四周以及河畔路邊,原來蔥蘢的綠,也變得黯淡而零亂,在秋霜下顯得不堪。這時節,在山裡走走,總有一種別樣的感覺,和意想不到的收穫。
  • 或許是生活的艱辛和仕途的坎坷,宋代詩人張耒的詩詞,也不乏對人生的感悟之詞。這首《夜坐》僅僅二十八個字:「半消爐火夜三更,欲滅青燈暗又明。閉戶無人瞑目坐,此時一念悟浮生。」
  • 從茶席中體會茶道,了解茶文化,進而了解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從茶道中,了解修道修心,找回傳統道德,最後,讓人類回歸宇宙初始的純樸境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