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俗印記】小時候的味道(中)

楊紀代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我們家六個兄弟姊妹,全是「啃骨頭」的高手。為什麼這麼說呢?那年頭,豬肉商處理「不帶肉的骨頭」的方式是「免費贈送」,那得是老顧客才能享有的優待啊!每回,母親把帶回的那一把「爛骨頭」,加上蘿蔔或菜心……等等燉煮成湯,這時就開始了孩子們的技藝訓練。

那骨頭上所帶的肉,早叫豬肉販子剔了個精光,剩下的只不過是骨縫間隙裡的「筋」吧,經過熬煮之後,早已呈軟爛。我們先用嘴吸吮再牙扯、手捏,不行的話,再用筷子尖捅;有些骨頭塊奇形怪狀的或面積稍大些,我們就先用大牙咬斷弄小,再繼續努力。總之,想方設法把那些筋呀或骨髓的剔出吃掉。剩下光溜溜的純骨頭,還不能丟!給狗啃或當肥料使!

想想現在,餐廳推出全套吃大閘蟹剔蟹肉的工具,還分部位,使用不同的工具呢!兩相對比,誰都會覺得挺有意思的,是吧?我不知道當時別人家的孩子是否如此這般的「寒酸」,反正我們六個人,都樂此不疲的練就出一番非凡的「啃骨頭」功夫了呢。其實那些骨髓、筋絡才營養哪,而且不暴殄天物。

有一年的暑假,我曾與大弟在大姑家盤桓過兩天。那兒靠近河海交會的河口地帶,那雪白的沙灘,閃著耀眼的光澤。白白的招潮蟹,在沙地上頑皮的出沒,跑給妳追呢!淺海和潮間帶的沙中,你只要仔細的查看,就會發現倆倆相距不遠的小孔,找枝細竹子捅一下,立刻有一道海水噴出,誰都心知肚明:底下是美味的「蟶子」掘穴而居。只要努力挖掘,大快朵頤的機會就在眼前。

那河溝邊的紅土,細細潤潤、滑滑亮亮的,是燒製磚瓦和家用器皿的陶土,每個人挖一把捧回去,和上水,捏成了各式各樣的作品,乾硬之後還挺堅固。

那餐桌上,是大夥兒勞累半天的戰利品,一大鍋現煮的「蟶」湯。灑上韮菜末,不用加味精,那時也沒這種調味料。從乳白色半透明的兩片薄殼兒裡拔出後,去掉一層淺灰色的薄膜,那白玉似地「蟶肉」就顯現在眼前,放入口中,鮮美無比!望著面前那成堆的殼兒以及鼓鼓的肚皮,這就叫「酒足飯飽」啦。

這「蟶」的美味讓我想忘也忘不了!大約二十年前吧?我曾在市場買回過,可惜滋味兒大不如前,有股臭泥味,肉色與殼兒不但不夠白反而帶點灰,我想是水源被污染的緣故吧。唉!人造的孼可不少啊!

在那窮困的年代,幾乎家家物資缺乏,但是人人習以為常,個個都很知足,不貪多,沒有非分之想。那時大人常告誡我們小孩的是:「不可隨便接受別人的東西。得徵求長輩的同意才行。」誰都安分守己,誰都樂天知命。沒什麼物質享受,卻過得很愉快。

每一家生的孩子都不少,四五個、七八個是常事,所以吃飯時就叮嚀:「少吃菜,多吃飯。」如今可是反其道而行呢。有的人乾脆只吃菜不吃飯,為了減肥哪!那時能吃到一碗「豬油拌飯」,就認為是天大的恩寵啦!那白白香香的豬油,挖上一、兩匙往熱飯上一抹,立刻融入碗底,倒上適量的暗色醬油拌勻,鹹鹹的,香香的,油油的,哇!真是人間美味耶。那還是生病時才享有的特權哪!到現在我仍懷念那種鹹香的滋味兒與無欲知足的幸福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小時候,我們這些孩子,經常盯著碗櫃裡那罐亮銀色、上頭一隻展翅的老鷹商標、外加密密麻麻幾行英文字的「鷹牌煉乳」,猛吞口水。那是買回來為年紀大的長輩,增加營養用的。
  • 老人對子女的關心,往往是非常特別的。過年過節老人都希望孩子在身邊,但又擔心孩子著急,因此說話的語氣是矛盾的。明代詩人袁凱的這首《京師得家書》全文僅僅二十個字:「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行行無別語,只道早還鄉。」
  • 七然爺瞧著了前面一段小山坡,揚起皮鞭朝驢子屁股甩了兩鞭子,那驢子不痛不癢似的,挺起兩片腿股子小跑起來,七然爺跟驢兒有了默契,惹得車棚子裡的梅姑悄悄笑著,這時,一陣涼風從高大的梧桐樹下,徐徐吹來。
  • 2023兔年新年到了,華人傳統文化家家都在大門兩邊貼春聯驅邪迎春接福。明朝嘉靖狀元林大欽,為官3年就因守孝道而辭官還鄉侍母。那年黃曆新年他在家門貼出一副對聯: 天增歲月人增壽 春滿乾坤福滿門
  • 教堂在歐洲文化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二十世紀商業大廈興起之前,教堂是世界上最高、最宏偉的建築。不同風格的教堂往往是城市最亮麗的風景線。高聳的尖頂象徵神的主宰,其華美的外部與內部裝潢則顯示出人對神的虔誠與崇敬。
  • 走訪柏林,感到的是沉穩、大氣,歷史滄桑與現代繁榮疊加,獨具特色。 勃蘭登堡門(德語:Brandenburger Tor)是冬遊的第一站。她既是德國的標誌,也是戰亂與和平的見證。
  • 北方的老家,臘八這天是要熬臘八粥的。記憶中,每年臘八,母親都要做臘八粥,我則在母親身旁,看著她忙這忙那,母親一邊在灶間忙活,一邊衝我微笑著
  • 在老城廣場,「黑像」旅館是我的落腳地。古舊的陳設散發出童話般的氣息,餐廳牆上的波希米亞地圖無言地述說著歷史。
  • 夢中遊子失落於黃昏,亦不知有多少時日了。 黃昏恰似幽夢影,恬靜、溫馨、平和;其韻味和蘊意絕非生花妙筆所能描繪。況吾禿筆乎!
  • 唐代詩人王維晚年曾過著半隱居的生活,說他是一位隱士也是不為過的。王維曾在陝西山上隱居。還寫了這首被後人傳頌的詩《鹿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