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俗印記】自然頌

楊紀代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陪著我走過啟蒙階段的母校,在六年中,也和我們同步成長:由簡陋到稍具規模,由破舊到重新改建;地面鋪上了水泥,課桌椅由不斷的釘釘修補,到全面的汰舊換新;操場的一頭兒,有了一方水泥打造的躲避球場,司令台也矗立起來了。只有那中庭的花園,不受影響,依然生氣盎然,有名、無名的草、樹、植物,花開花落,兀自生長不歇……

偌大的操場正前方,升旗台的兩側,種了一排「鳳凰木」,少說也有個四五棵吧。盛夏時,那繁多細密的羽狀複葉,延伸面寬廣,篩下來的陽光,變得斑斑駁駁的,隨風搖曳,減去一大半的熱力。每天升旗時,站在學生隊伍最前頭的老師們,全在那綠蔭庇護下,暑氣全消,是我們最羨慕的時刻了!

每當驪歌聲起,也是那火紅的鳳凰木花兒展現它燦爛輝煌的時刻。每一棵的頂端都開滿了,像一把撐開的火紅大傘,伴隨著「青青校樹,萋萋庭草,欣霑化雨如膏……」的畢業歌聲,送走了一批批的莘莘學子。

漸漸的,滿地的落花,越積越多,頂上的火紅,漸次消減……再抬頭,樹上已垂掛下一條條,綠綠細細的莢果!不久,莢果變寬、變長,再不久,莢果發黑、變乾,再而爆裂、翻開、捲縮,掉落一地的黑色種子!這截然不同的生態表現與對比鮮明的顏色變化,讓我驚異,讓我讚嘆。

從那時起,我那小小的心靈,就已領悟到大自然的無窮奧妙。我知道它是一本學不完的書!你用不著上課聽講,只要你肯用心觀察,你可以從它那兒學到許許多多。那是老天的恩典,人人都應該心存感激、善加利用才對。只是現在的人,不當一回事兒,不僅不知珍惜,反而恣意破壞。唉!絕不是「人定勝天」,而是「順天道而行」才是啊。

樹是上帝賜給我們裝飾天空的聖物,它讓我們縮短了與上帝的距離,它讓我們看到了上帝給我們安排的繽紛的日子。

經常看影片的人,總會在許多片子的結尾,發現這樣的「運鏡」手法:隨著道路的伸展、主人翁的遠離,鏡頭由近而遠,經由人物身上、建築物線條裡,緩緩移至路旁、公園的樹叢,順勢沿著樹幹再移至樹梢。那密密的,片片的樹葉兒組成的空間,讓人心靈平和、感動,有仰望上蒼的虔敬與受上蒼眷顧的幸福。

而樹,在上蒼護佑的安全網下,也義不容辭的護持著腳下的那一方土地。讓雨水、養分不流失而為己所用。讓土壤、砂石為自己根部盤踞而不鬆動,盡到水土保持的重責。所以它是上帝的傑作,有意讓它在繁瑣的生活中,為人類打開一扇翠綠的門窗;有意使它在枯燥的心田裡,為人們抹上一道鮮活的色調。

抬頭仰望:那鳳凰木細細碎碎的葉子切割成的天空,像極了一顆顆的小碎鑽,閃著耀眼的光芒;低頭俯視:那垂柳絲絲縷縷的長條劃開的大地,像極了一綹綹的小捲髮,搖曳滿臉風情;風兒在樹梢溜過,沙沙地作響,就像和你同聲附和讚頌著自然的美妙,撥開密密的葉叢將點點的金砂灑遍……

舉目四顧,你會發現造物者無處不在!在震撼與感動之餘,你會誠心仰望,謙卑面對。你越心態祥和,越能領略與受惠。你的心越纖細越能體察入微。越能發現微小事物的美與不平凡處。偶爾也能讀懂上天巧意的安排而發出會心的微笑。

那麼從此就是獨自一人,也能活得有滋有味、超脫凡俗而有一股自身散發出的空靈氣韻,因你已能與天地契合,與萬物為一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小時候,我們這些孩子,經常盯著碗櫃裡那罐亮銀色、上頭一隻展翅的老鷹商標、外加密密麻麻幾行英文字的「鷹牌煉乳」,猛吞口水。那是買回來為年紀大的長輩,增加營養用的。
  • 我們家六個兄弟姊妹,全是「啃骨頭」的高手。為什麼這麼說呢?那年頭,豬肉商處理「不帶肉的骨頭」的方式是「免費贈送」,那得是老顧客才能享有的優待啊!每回,母親把帶回的那一把「爛骨頭」,加上蘿蔔或菜心……等等燉煮成湯,這時就開始了孩子們的技藝訓練。
  • 每年除夕前兩天的清早,母親就一定要我陪她上菜市場,分好幾趟,把所有食材準備齊全。天寒地凍時,幫忙提菜的滋味兒可不好受。再就是得幫忙殺雞宰鴨啦。當時並沒有現在這種「機械式」的自動宰殺設備,可大量代工,而且家禽、家畜都是自家飼養,當然這事兒就得由家庭主婦自理。
  • 每年就那麼個半天,沒有多少小時,藉著它──小學同學會,重新將記憶掀開,再次把心湖攪動……
  • 跟師父學茶有三十幾年了,那天,師父帶了一小鐵罐百年普洱茶來,我掏了一些放進陶壺裡,泡了開來,倒了兩杯,一杯給師父。師父喝了一口,舒展眉頭,嘴角含著茶氣,緩緩的說:「能收藏這普洱,很感恩。」然後,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冥冥中似乎有神的牽引。」
  • 地瓜是再普通不過的食物,而在1960年,地瓜卻給我留下了刻骨銘心的記憶。按票證供應的東西根本不夠吃。飢餓逼得人們到處找吃的,海裡的海菜,山上的野菜,凡能想到的都吃光了,甚至人行道旁的槐樹葉都被擼光了。
  • 筆者曾在不同場合和時間,問過很多不同人一個同樣的問題:「愚公移山」的主題思想究竟是什麼?被問的人當中,有的在社會上很有身分地位,也有社會階層和文化層次較低的人。然而,他們對這個問題的回答卻驚人地一致——不外乎都說:這個故事反映了人們改造自然的偉大氣魄和驚人毅力,說明了要克服困難就必須下定決心,持之以恆,堅持不懈的道理。
  • 少年時唱的歌,必有一些終生難忘,遲暮之年再回味那些熟悉的旋律,彷彿又回到當年的歡樂中去。19世紀後期,日本詩人國木田獨步說:「如果說少年的歡樂是詩,那麼,少年的悲哀也是詩;如果說蘊藏在大自然心中的歡樂是應該歌唱,那麼,向大自然之心私語的悲哀,也是應該歌唱的了。」我的少年時期正值上世紀50年代,生活平淡無憂無慮,沒有學業重負,更談不上悲哀,卻充滿嬉笑與歌聲。那時小學校每禮拜都有專門唱歌的音樂課,至今回想依然歷歷在目。
  • 年少時讀《水滸傳》,每讀到梁山好漢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痛快,心頭湧起一陣激動,手臂上即顯出雞皮疙瘩。《水滸傳》中好漢全有綽號,綽號襯託人物個性,如響噹噹的「拚命三郎」,聞之令人熱血沸騰;有的綽號讓人唯恐躲之不及,如「母大蟲」、「赤發鬼」。
  • 修心就是要從心裡找執著心,去掉長年累積的執著,才是返璞歸真之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