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俗印記】感動與受惠

楊紀代
font print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我覺得人生是塊畫布,由初始的潔白無瑕,到懂事起,開始提起了畫筆,慢慢的、逐漸的,調出了屬於自己的特殊色調,塗上自己認為悅目的色彩:或燦爛奪目或清新可人;或瑰麗奇絕或鮮艷七彩……隨著時光的流逝,世故的堆疊,遍嚐人情冷暖,苦捱世道艱辛,到老了,可能只餘恬淡的藍灰與刻意的留白吧。

雖然人生是多彩多姿的,可有些色彩卻是別人無意中的揮灑,為你畫布上增添不少絢麗的花朵。

民國四、五十年代的台灣小學,每年固定舉辦秋季運動會和春季遊藝會。記得小三時,我曾跑龍套演了一齣話劇裡的一個小角色。為了避免耽誤演出,指導老師總是要求所有演員,在公演期間得提早到校集合。校門口闢出了幾間教室,臨時拉上電線,弄了個六十燭光的燈泡照亮,大夥兒窩在那兒,等待著演出時刻的到來。

三、四月的春末,時有寒流來襲,夜晚氣溫頗低,為了紓解寒冷又百無聊賴的時光,一連兩夜,指導演出的黃乾來老師就給我們講「西遊記」。這是我生平頭一遭接觸中國古代的神話故事,盡管由長輩口中或歌仔戲、布袋戲裡知曉些忠孝節義的事蹟,但是這麼系統的聽,對我的啟發可很大哩!黃老師那生動的肢體動作、繪聲繪影的描述,把我們聽得目眩神馳,巴不得時間就此停駐!那時我才懂得和尚穿的衣服叫「袈裟」,才知道除了天上的雲朵之外,還有觔斗雲……然後開始幻想自己也具備了「火眼金睛」能明察秋毫;也有一根「金箍棒」伸縮自如……。最重要的是明白了世界上還真有神哪!而且還知道神都擁有廣大的神通和無邊的法力,這不僅讓我羨慕起神仙來,更開啟了我以後對中國古典文學名著的瘋狂閱讀與探索興趣。

這位黃老師對我往後的影響可是深遠的,但在他來說肯定渾然不覺,只為了打發時間嘛!他絕對想像不到他那人生調色盤中,不經意甩出的一滴色彩,會在我的世間旅途裡,塗抹出一道瑰麗的顏色。也許是老天有意的安排,讓他以這樣的方式,使我受惠無窮吧!

如今這塊污損不堪的畫布上,開始塗上蒼茫的暮色,但在一片蕭索的深灰裡,卻有幾筆濃烈的橙紅,溫暖著我的心胸,擁抱著我的孤寂,那是手足間的關懷,摯交中的滋潤……

當我們好不容易走過了低谷,度過了逆境,告辭了煩憂,揮別了苦惱時,最先浮上心版的念頭是:我遇到我生命中的貴人了!沒有他的扶持與幫助,沒有她的慰藉與安撫,就沒有今日全新的我。

這貴人,以身邊親人手足、知交好友居多。他們熟悉你的一切,知曉你的所為。所以能適時的給予開導與協助,會立刻送上關注與建議。陪著你走出低潮,攙著你邁出步伐……。他們所做的一切,如今讓我走出了至親遽逝的陰霾,重新調整身心面對未來。真誠感謝他們無微不至的關照:時不時的來通電話解你寂寞、噓寒問暖;不期而至的親自到家包個餛飩讓你嚐嚐;上氣不接下氣的爬上五樓,送兩個親手包的粽子,叫你別忘了過端午……這點點滴滴的隆情高誼,常讓我感嘆今生不知何以為報?如果有來生的話,但願老天仍會將我們安排在一起……

歷史的長卷是「史記」,而時光的羽翼有「日記」,此際回首前塵往事,審視俗世歷練,總得替自己留下些許「印記」吧?因此有了創作這個專欄的動力。如今將自己大半的人生旅途中,些些許許的感動與樁樁件件的受惠,如實紀錄,我把它命名為「塵俗印記」,那都是我心中真實的觸撫與善性的提升。

但願往後的日子,心境一如清淺的小溪,澄澈見底,卵石水草歷歷可數;生活一如老僧入定,心湖不波,沉潛澹定,默默無語;文思一如天邊白雲,舒卷自在,如意灑脫,頻頻閃現,在所餘不多的時光中,把生命的樂章唱響,將沿途的斑爛收藏!@*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們家六個兄弟姊妹,全是「啃骨頭」的高手。為什麼這麼說呢?那年頭,豬肉商處理「不帶肉的骨頭」的方式是「免費贈送」,那得是老顧客才能享有的優待啊!每回,母親把帶回的那一把「爛骨頭」,加上蘿蔔或菜心……等等燉煮成湯,這時就開始了孩子們的技藝訓練。
  • 每年除夕前兩天的清早,母親就一定要我陪她上菜市場,分好幾趟,把所有食材準備齊全。天寒地凍時,幫忙提菜的滋味兒可不好受。再就是得幫忙殺雞宰鴨啦。當時並沒有現在這種「機械式」的自動宰殺設備,可大量代工,而且家禽、家畜都是自家飼養,當然這事兒就得由家庭主婦自理。
  • 每年就那麼個半天,沒有多少小時,藉著它──小學同學會,重新將記憶掀開,再次把心湖攪動……
  • 陪著我走過啟蒙階段的母校,在六年中,也和我們同步成長:由簡陋到稍具規模,由破舊到重新改建;地面鋪上了水泥,課桌椅由不斷的釘釘修補,到全面的汰舊換新;操場的一頭兒,有了一方水泥打造的躲避球場,司令台也矗立起來了。只有那中庭的花園,不受影響,依然生氣盎然,有名、無名的草、樹、植物,花開花落,兀自生長不歇……
  • 二十幾年前,每逢教師節,總有學生捧著鮮花來祝賀,那時剛由荷蘭進口的姬百合、葵百合最受青睞,又因價格昂貴反而成為搶手貨。看著那經由雜交的五顏六色新興花卉,徒具台灣百合的外型,可少了那高雅、淡然的特色,潔白純淨的風姿。尤其那刺鼻的濃郁香氣,聞久了讓我頭發暈,插在花瓶裡,十天半個月下來,簡直受不了,心中老是懷念小時那淡淡的撲鼻花香,那幽幽的撩人氣息……
  • 今天大兒子夫妻倆都要早出門,由我接班,到點了叫醒兩個孫子吃早餐、上學去。看著小兄妹倆,心不甘情不願的起了床,睡眼惺忪的邊啃麵包邊打盹兒,催緊了又急眼,怨奶奶多管閒事。眼看快遲到了,才瞥見媳婦的留言,孫女感冒,得招呼她吃完藥再走。看著她慢條斯里的撕開小藥包,熟練的倒出幾粒花花綠綠的小藥丸,放進嘴裡,再喝口白開水,一仰脖子,「咕」的一聲,利落的吞了下去……看著看著,我的胃又習慣性的揪成一團,隱隱發熱,從「吃苦」中長大的歲月,一下子全都「倒帶」倒回來了……
  • 經過歲月的洗禮,這兩本擠在書架角落裡的書:《理想夫人》、《理想丈夫》,紙質早已發黃,散佈著點點霉斑;內頁有不少的脫落,更多的是岌岌可危的訂書針和時時灑落的鐵銹;封面那層薄薄的塑膠保護膜,年久風化,都已龜裂,稍一翻動,即化為一陣陣細粉四處紛飛。
  • 上小一了,既興奮又膽怯,全是陌生面孔和不太敢抬頭仰視的女老師,這啟蒙教育的第一道難題,這開天闢地的第一次執筆,這前所未有的頭一遭寫字,深刻的鐫鏤在我的腦海裡,六十年之後,那狼狽的情景與過程,記憶猶新,依舊無法忘懷!
  • 那個年代,還留有日式遺風,學校每年十月份總要舉行一次運動會,目的是向鄉宦士紳、醫生富賈、政商名流募款,順便展現學生的教育成果。所以開學之後不久,各年級就開始籌備節目和表演項目的練習。
  • 當年什麼都在草創階段,因此小學課業和現在兩相對照,顯得輕鬆多了,所以我和大弟倆,經常利用放暑假的機會,倆小買上火車票,結伴回鄉下老家,和堂兄弟姊妹們團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