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俗印記】懷念舊家的院落(二)

楊紀代
font print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左邊的院子是個長條形,中間挺立著一棵巨大的龍眼,枝繁葉茂,擋去了大半午後西曬的陽光。不知有多大歲數了,那得問原住這兒的日本佬方知道。而這綠蔭蔽天的龍眼樹下就是養鴨子的絕佳場所。父親找人在角落裡,砌了一個半呎高的正方形水泥池,接上自來水。哇!從那以後,群鴨戲水聲響徹雲霄,拍打翅膀的噗噗聲,夾雜著高喨的嘎嘎叫,成了清晨交響樂,妳不早起都不行!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剛出生兩三天的小鴨雛,那模樣兒真是可愛得不行:鵝黃色的絨毛,輕輕柔柔的,黃白色的扁嘴兒,尖兒上有個黑色印記,這裡戳戳、那兒拱拱,挺好奇又愛探索的。站還站不穩,歪歪倒倒的,走三步跌兩跤,短短的尾巴搖呀搖的。沒兩天,等妳一早起來,會發現水池上怎麼浮著一團一團的黃色毛線球兒?哈!原來他們會游水啦!也不過一眨眼工夫,妳又會發現,絨毛漸漸脫落了,先從翅膀上長出幾根小羽毛,才一下子,妳會覺得,怎麼都是標準的醜小鴨啊?因為羽毛長的速度沒有絨毛掉落的速度快。又一會兒,妳就知道牠們都長大了,個頭壯實、食量大增。這時候,我的麻煩事兒就來了,每隔兩三天,放學後就得張羅牠們的營養啦——到田間撈浮萍,往河溝裡抓泥鰍!

再說那棵日本人留下的龍眼(桂圓)樹吧!奇怪得很,打我記事以來,它只結過兩次果子:不知哪天,父親下班回家,忽然發現高大的龍眼樹頂端,開滿了黃白色小花兒,招蜂引蝶的,於是大人小孩開始有了期盼:閑著沒事,或到院外,繞著它溜噠一圈;或在屋裡開開窗戶,探頭瞅它幾眼。漸漸地,那纍纍的黃褐色圓粒,由小變大,再由大變得圓滾滾的飽滿成熟。而承載果子的枝椏,也由原本的挺直到略彎,再更彎,再下垂!於是,期盼終於有了結果,剛好學校也放起了暑假,找了個適當的日子,全家大小總動員。找一兩根特長竹竿,一頭用力劈開一個一尺來長的裂口,再橫著卡入一小截短木片,讓它一直保持著開口的狀態。再將竹竿伸長,叉開處夾住樹頂端長滿龍眼的枝椏,用力一扭,立刻應聲折斷,掉到地面。接著父親再獨自一人,爬上圍牆頭,徒手摘採那些較低的部分。而我們這一群小蘿蔔頭,蹲在地上,嘴裡忙著吃,手裡也不停的摘掉那些葉子,再平均分堆擺放,然後分頭送到左鄰右舍,讓大家分享!那幾天,人人吃得肚子撐得鼓鼓的,老跑廁所!而那桂圓樹的根、葉,和龍眼的果肉、種子,均可入藥,很有用呢!

現在的孩子只知道烤鴨三吃,那麵餅皮兒,夾上削得薄薄的金黃色鴨皮、肉片,再加上幾根大蔥,沾點甜麵醬,裹起來大口吃。只懂得嫁娶、訂婚時要喝甜甜的桂圓茶,祝福新人早生貴子。至於鴨子的生活史和龍眼的成長過程,沒電玩和卡通重要,更不關心,反正有吃有喝就行了。唉!如今的兒童太沒福氣啦!

我覺得那時候,民風純樸,沒有絕對的「你」、「我」或「你的」、「我的」這種觀念,而是不藏私:大家共享、群體均分。安分守己而認命,絕不做非分之想。大家都是這樣做,很自然的,時不時就有友好親朋、鄉黨鄰里間,自家產品的交換與餽贈,我想這就是「民胞物與」的原始內涵吧!那是個尊重人性、普遍關愛的美好時光!@*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上小一了,既興奮又膽怯,全是陌生面孔和不太敢抬頭仰視的女老師,這啟蒙教育的第一道難題,這開天闢地的第一次執筆,這前所未有的頭一遭寫字,深刻的鐫鏤在我的腦海裡,六十年之後,那狼狽的情景與過程,記憶猶新,依舊無法忘懷!
  • 那個年代,還留有日式遺風,學校每年十月份總要舉行一次運動會,目的是向鄉宦士紳、醫生富賈、政商名流募款,順便展現學生的教育成果。所以開學之後不久,各年級就開始籌備節目和表演項目的練習。
  • 當年什麼都在草創階段,因此小學課業和現在兩相對照,顯得輕鬆多了,所以我和大弟倆,經常利用放暑假的機會,倆小買上火車票,結伴回鄉下老家,和堂兄弟姊妹們團聚。
  • 我覺得人生是塊畫布,由初始的潔白無瑕,到懂事起,開始提起了畫筆,慢慢的、逐漸的,調出了屬於自己的特殊色調,塗上自己認為悅目的色彩:或燦爛奪目或清新可人;或瑰麗奇絕或鮮艷七彩……隨著時光的流逝,世故的堆疊,遍嚐人情冷暖,苦捱世道艱辛,到老了,可能只餘恬淡的藍灰與刻意的留白吧。
  • 清晨的小公園是銀髮族的天下,儘管動作不流暢,節拍跟不上,可這元極舞的浩大陣容裡,閃亮的白髮紅顏,特別出色。那繞圈兒疾走、揮汗如雨的身影中;那氣定神閑、慢悠悠跨步出手的太極拳法;那甩動雙臂、偶爾吐氣開聲的外丹功;開合自如的扇子舞;如靈蛇出洞的劍法演練……在在都是老年人佔多數。
  • 小學時沒什麼娛樂,只有學校偶爾帶大家到戲院觀賞武術氣功表演,什麼開磚、臥釘板、金槍刺喉、耍刀弄劍……等等,也看過幾場魔術和馬戲團表演!那不可思議的戲法,那匪夷所思的變化,看得我們驚叫連連!還有那些獅、虎、馬、猴、象……精湛的演技以及小丑逗趣的肢體語言,引得大夥兒歡聲雷動!當時收費低廉,每個人出幾角錢就能滿足那小小心靈的好奇與刺激感。不久,有了外國電影輸入了,舊戲院紛紛改裝成電影院,新戲院如雨後春筍般不斷的出現!隨著國民所得的增加,人們開始注重起休閒消遣來,因此只要換上新片,電影院裡就門庭若市!
  • 這年頭過日子,還不能足不出戶呢,最起碼,三、五日你得去公寓大門,開開自家信箱,把擠爆的廣告、傳單……等等清理乾淨,否則接踵而至的垃圾信件就滿溢而出,製造更大的髒亂。唉!這就是文明、進步的苦果吧,由不得你不嚐哪!
  • 曾在網路上看到一串組圖,全是各式各樣最新設計的鬧鐘,千奇百怪,造型新穎,功用多元,不但聲音多變,而且一旦鳴響,就非把你吵到醒轉為止。甚至還能繞床行走、跳上跳下、圍著枕頭喧鬧不已……,反正想方設法把妳叫醒離床、漱洗上班就是了。現在的人真的離不開鬧鐘了,它已經成為家中必備的日用品之一,少了它,可能「飯碗」都捧不穩哪。看著看著,在會心微笑之餘,兒時的鬧鐘風情,慢慢的浮現腦際……
  • 我認為現在的「天之驕子」,是個從沒跟家禽家畜一起生活過的土包子,沒這個機會,也沒這種福分。連卵生、孵化、幼雛成長的過程都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只知道蛋類營養價值高,吃了聰明,如此而已,其它一概不知。雖然那母雞不是天然鬧鐘,但是我們小時誰都觀察到,牠生蛋前,會走來走去,發出單音——「咕」、「咕」,間歇的叫著,那是在尋覓適當的產卵場所。有的會在我們給牠用稻草鋪就的窩裡下蛋,有些就在牠認為滿意的地方生。下完蛋之後,就會連叫幾聲:「咕咕——給——咕」、「咕咕——給——咕」,告訴主人,我的任務完成啦!經常一大早,我會陪母親到處找蛋,什麼牆犄角兒、芭樂樹下、小排水溝邊……,都可能。那剛生下的蛋,握在手裡,溫溫熱熱的,讓人感動又滿足,衷心感謝上蒼奇妙的贈與。
  • 台灣光復後,我們舉家遷移到桃園。父親在縣政府當個小科員,分配到一間宿舍。是整排日式建築的最末一間,既涼快又三面採光,同時又有了三個小院落,使得他常誇耀自己眼光獨到!於是前院裡有了一棵櫻花樹,那是他出差到復興鄉時,從山胞家裡挖回來的。一到春天,滿樹打上緋紅的花苞,含羞帶怯的,襯著稀稀拉拉的小綠葉,陸陸續續的開了起來。沒幾天工夫就燦爛耀眼,引得蜂舞蝶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