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韓國留學心語】在訓斥聲中成長(1)

淨源

【字號】    
   標籤: tags:

「你就是本科生的水準,這樣下去我看八年你也畢業不了」;「我們韓國的學生到國外留學很快就什麼都能拿得起來,你怎麼來了這麼久還是這個樣子」;「韓語也不行,英語也不行,研究也不行,你到底什麼行?」等等。剛到研究室的時候我就是在這樣的訓斥聲中走過來的。

那段時間心理壓力特別大,每天做事都非常小心、非常努力,教授還有直接指導我的研究員對我的要求十分嚴厲、近乎苛刻。他們每次在研究室喊我的名字都會讓我心裏一驚;每天早晨去研究室時路過停車場就會自然不自然的查找我們教授的車在不在以判斷教授到沒到;教授和研究員去國外出差的日子也就是我感覺心裏最輕鬆的時候了。

有一次做實驗得出的結果很不理想,我想了很久也沒有找到原因。當我把這個結果告訴我的指導研究員時,他看了看之後問我一個有關參數的取值。我當時的取值是30微米,我就直接告訴他了。他聽了以後馬上就大發雷霆:「你有沒有腦子啊?這個參數應該設為零以避免光的衍射的影響,這是學過高中物理的人都應該知道的,唉!你知道這做一次實驗要多少錢嗎?」接著他又說了很多很刻薄的話,我當時腦子一片空白,也絲毫不想辯駁什麼。

他對我的一番訓斥結束後,我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心裏感到十分壓抑。當時正值期末考試期間,要看的資料、書籍一大堆,所以也沒有多餘的時間緩衝自己的心情,拿起書來便接著學習。

第二天我去實驗中心找相關人員仔細詢問了一下,有關那個參數其只是一個過渡調整參數,設置為30微米是沒問題的,在真正實驗開始時,試驗設備會自動將此參數值置零以避免光的衍射的影響。我把這個結果告訴研究員的時候,他沒有說什麼,我也不想多說什麼,最後證明實驗結果不理想是由於液體腐蝕造成的。打這以後,在做實驗時,我都會對各個參數做仔細研究,對於參數的物理意義、取值、變化過程及其影響都儘量的瞭解清楚,做到心中有數。

還有一次,加工一個微米級的器件,其最小設計尺寸是3微米,我加工完以後利用SEM顯微鏡測量後得到的實際尺寸在2.4微米左右,當我把SEM照片拿給教授看時,他問我:「設計尺寸是多少?」,「3微米」我回答道。

「這樣的照片你也敢拿給我看?這0.6微米的差距你看不見?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什麼事就想這樣馬馬虎虎了事嗎?」

「這尺寸太小,很難加工的那麼準確。」我辯解道。

「那你跟我說難度在哪裡?問題出在哪裡?有沒有改善的方案?」

我一聽就傻了,站在那裏說不出一句話來。這時教授站起身來走到工作區向其他人說:「你們其他人能不能把這個工作接下來?」其他韓國朋友都不說話。

這時我走過來對教授說:「教授,是我錯了,這個工作還是由我來完成吧,我會盡力做好的。」

教授看看我,沒說話走了。最後經過努力其尺寸確實得到很大的改善,我也深刻體會到了做事下功夫的意義,古人講:「十年磨一劍」,凡事用心效果就會不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07-14 10: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