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塵:氣象局官員為什麼不敢承認六月雪?

胡塵

標籤:

【大紀元8月2日訊】我們是現代人,而且是唯「物」主義的中國人,自然不會視天象為上天給人類的示警,更不會膽小如封建皇帝般將「水旱累見、地震屢聞、冬雷春雪、隕石雨土」歸罪於自己的不德、每遇奇異天象便忙不跌地下詔罪己,而且,即使有這份心,也沒那個地位身份。

這並不妨礙我們對一些奇異天象感到好奇。繼去年降落在北京的六月雪之後,今年的雪花更是勇猛地朝南推進,直抵江南水城紹興、金華,而且是在大暑時節,給酷暑中的人們帶來難以想像的驚訝。

但我們不能指望這些晶瑩的雪花會留在正史典籍或氣象記錄中,至少,氣象局的官員是不會留意這些的,不僅不加留意,他們還會千方百計予以否認。如果說地震局不能及時預測地震尚情有可原,氣象局官員對屢屢飄落的六月雪的這種漠然態度實在令人不解,俗話說物以稀為貴,自古以來,「冬雷震震,夏雨雪」便只是傳說中的景觀,人生難得一見,這大暑季節的雪花本應是氣象專家極好的研究對象,可是,當這大好機會來臨的時候,氣象專家卻表現得一點都沒有職業素養。

2007年7月30日(農曆六月十七),北京市東三環附近降雪後,北京氣象台台長郭虎很快出來闢謠:「北京在三伏天裡是根本不可能下雪的,這有悖常理」。七天後的8月6日(農曆六月二十四)北京再次下雪,這一次,大風漫卷雪花在海淀區成府路地區無可質疑地飄了大約五分鐘,北京氣象局這一次不再以「不可能」直接加以否認,他們為六月雪創造了一個美麗而古怪的名字——「水花」。

感謝當代攝影器材的進步和普及,如今,我們終於可以清清楚楚地看清傳說中的六月雪了,2008年7月12日和 2008年7月21日兩天,浙江紹興、金華市民分別用家用攝影器材錄下了六月飛雪的景象,有趣的是,紹興、金華兩地的氣象部門均沒有觀察到降雪過程,並且異口同聲地稱不能判斷降落的是雪花還是冰雹,「一般來說,夏天降雪的可能性很小」(這純屬廢話)。

錄像上分明就是雪花,在紹興、金華氣象官員那裡,卻被視為疑似冰雹,這與北京氣象局的水花說,可謂異曲同工。兩年中的四次降雪,增添了民間的許多談資,可氣象官員顯然在千方百計迴避雪花這兩個字。

曾經有人說笑話:中國的報紙、電視,除了天氣預報,沒有什麼真話,而天氣預報還經常預報不准。我們並非要求氣象局預報到六月飛雪這樣的罕見天象,但是,在事已發生後,為什麼連一種簡單的自然現象都不願意承認呢?!

要怪只能怪天殺的關漢卿!

生活在八百年前的關漢卿被稱為中國的莎士比亞,一生共創作各種雜劇67部,現存18部,其中尤以《竇娥冤》最為著名,而只要一提到《竇娥冤》,中國人便會想到「血灑白練」、「六月飛雪」、「三年大旱」,幾百年的傳統文化傳承使六月飛雪成了身負奇冤的象徵,事實上,關漢卿未必見識過六月飛雪的場景,那不過是一種藝術的渲染,而且,生活在今天的人們,並不一定會將六月落雪視為人間必有冤情發生。

但是,氣象局官員仍然忌諱提到六月雪。忌諱這一自然現象的,還不僅是氣象局的官員,2007年農曆六月,北京的兩次六月飛雪之後,在國內各大網站上,「關漢卿」、「六月雪」、「雪花」等竟然成了敏感的過濾詞,這表明宣傳和網絡管理系統的官員與氣象局官員一樣,對自然想像產生了過於豐富但純屬多餘的聯想。請不要忘記: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下,經過全國人民幾十年的共同努力,中國已步入小康社會,正朝著全面小康和和諧社會邁進,民主、法治、人權等字眼也都入了憲法,據說是千年不遇的盛世,既是盛世,自該有充足的自信,俗話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既然我朝政治清明、經濟繁榮、人民安居樂業,即使下上一個月的六月雪也不會有損於我朝的光輝形象,但氣象局的官員和宣傳、網絡管制部門一樣,卻總顯得心虛,不敢直面這一自然現象,究竟是為什麼?

當我在某國內論壇上提出這一疑問的時候,有網友回覆:守著和尚罵禿子,你這是別有用心,小心出門被「和諧」。此網友可謂一語道破天機。正史之外,當代中國民間的冤情俯拾即是:湖北的高鶯鶯含冤而死,還連累她的父親坐上一年牢;湖南的唐家波案疑點重重,迄今沒有結論;北京的楊佳直身刺死六名上海警察,其犯罪動機到現在沒有明確說法;張家界的拆遷戶點燃煤氣瓶衝向政府大樓,我們到現在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驅使他這樣做 ……

當今中國是否是「中國歷史上人權最好的時期」,我不敢斷言,但我可以肯定,當今中國的上訪者人數是歷史上最多的時期,而這些好不容易來到京城的訪民,還要面對被截訪、被毆打的粗暴對待,也許他們並非全都懷有冤情,但國家信訪局領導曾經承認其中的絕大多數都有正當上訪理由,那麼,在上訪之後,又有幾個人的冤屈得以昭雪?

古人所謂的冤屈,用現代話來說,就是人權被侵犯,當人權被寫入憲法之後,我們的人權狀況真地改善了嗎?這是每一個官員都應面對的問題,但除了外交部發言人的外交辭令之外,他們不作回答。不回答便說明了問題。

由於心虛,迴避之餘,他們主動聯想,把純粹的自然現象附會了政治社會含義,於是,無論多少次六月雪落下,他們都必須裝作看不見,對於號稱唯物主義者的官員們來說,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巨大的諷刺,而他們對六月雪的迴避與恐懼,終於也讓我變得唯心主義起來,也許,頻頻降下的六月雪不只是自然現象,也許真有天人感應吧。由於他們的示範作用,我不能不讓自己浮想聯翩:蒼天是否在通過這一次次的六月雪向我們表白什麼?!

──轉自《自由聖火》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鐘原:習近平入「雲端」 趙樂際仍隱身
顧國平:共產邪惡恐怖殘暴的結果
【有獎徵文】中共瘟疫之毒,罄竹難書!
【有奖征文】病毒流行期在加拿大經歷「歧視」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王岐山戰戰兢兢?中共博鰲自打臉
【秦鵬直播】王岐山博鰲給習報幕 被嘲林副統帥
【新聞看點】中共轟6演練投彈 美挺台放大招
【新聞大家談】習李連喊別脫鉤 陸驚爆公派殺人
【橫河觀點】小心中餐館攝像頭 中共監控侵世界
【財商天下】中國GDP增長18%?藏糟心帳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