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城市之漢中、荊州

道盡忠義顯節氣
文 ◎ 蔡大雅 繪圖 ◎ 蕭素惠
  人氣: 21
【字號】    
   標籤: tags:

漢中、荊州這兩座三國時代的古都,不只彰顯了漢初三傑叱吒風雲的豪義,也述說了諸葛亮、周瑜、曹操三人鬥智赤壁的精彩故事。

漢中在上古時期屬於褒國,讓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只為美人一笑,最後卻玩掉周朝天下的褒姒,據說就是出身於此。秦末群雄並起,約定先入咸陽者為關中王。劉邦先到咸陽,項羽卻違反約定,將他改封為漢王,定都漢中。劉邦不甘願地來到漢中,下定決心與楚爭天下,這年是漢高祖元年(西元前二零六年),漢朝就此開元。在今日漢中城內東大街上有古漢臺,據說就是漢王宮的遺址。

漢初三傑皆中意漢中

漢初三傑也同樣在漢中留下他們的蹤跡:張良在未出山前,據說就是在漢中城北紫柏山下隱居;蕭何在劉邦四處征戰時,坐鎮漢中,成為漢軍強大的後盾;在拜將壇上,韓信受封為漢的大將軍,自此開始了他百戰百勝的豐功偉業。韓信採取「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的謀略,成功攻占關中,一路勢如破竹,直到齊魯,奠定了漢軍致勝的關鍵。

棧道是神州大地的獨特景象,推測從戰國時開始建造,此後歷代皆有所增修,是在懸崖峭壁邊鑿孔支架、設立通道,以供人馬通行的巨大工程。漢中位居南北要道的樞紐,有七條棧道分別通往關中與巴蜀等地,而陳倉(今陜西省寶雞市內)即位於通往關中的咽口(另一條有名的棧道子午道,也是諸葛亮出祁山所經之路)。

劉邦來到漢中後,為表明安居此地不再東返,曾下令將棧道燒毀。等到實力足以與項羽爭霸時,他採取韓信的策略,派樊噲領一萬兵去修築五百里的棧道,以聲東擊西的方法吸引敵軍的注意,然後韓信再帶一支精兵穿山越嶺,出其不意的偷襲陳倉,順利取得關中地帶。

一代忠臣諸葛亮葬於漢中

數百年後,另一位軍事奇才諸葛亮也曾使用相同的策略前進祁山。諸葛亮的智謀一直為人所津津樂道,他如何洞燭機先,使敵人聞之喪膽,也是後人一直研究卻百思不得一解的謎。諸葛亮還有一部《馬前課》流傳於世,預言了未來將要發生的事。

這部預言非常簡潔明瞭,只有十四課,每一課預言一個歷史時代,而且每一課都按順序排列。每一個歷史時代過去後,人們回頭一看就會發現諸葛亮的預言驚人地準確。

從第一課「無力回天 鞠躬盡瘁 陰居陽拂 八千女鬼」來看,諸葛亮早已清楚的知道漢朝氣數已盡,天意已定,雖然自己可以看見未來,卻也不能扭轉乾坤,一切努力都是「無力回天」。但他還是要盡己之力輔佐蜀漢,不負劉備三顧之情,托孤之義,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

諸葛亮五次北伐曹魏,最後於陝西渭水南岸的五丈原神隕而逝,就如他在〈出師表〉中寫的那樣,為了再興漢室耗盡心血「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蜀漢建興十二年(西元兩百三十四年),諸葛亮歸葬於漢中勉縣城南的定軍山上。現在山上仍有武侯墓,其建築多為明清時期所建。

諸葛亮逝世後,宦官黃皓在後主劉禪身邊掌握大權,國事日亂,小人當道,可謂「陰居陽拂」。諸葛亮的徒弟姜維也只能維持殘局。

西元兩百六十三年,曹魏大將鐘會大舉南征,另一位大將鄧艾卻從陰平郡(甘肅文縣),攀山越嶺,深入萬山,直取蜀漢重鎮江油 (四川江油),進入成都平原。後主劉禪聽說敵軍已距成都不遠,根本沒有想到抵抗,也沒有想到姜維大軍仍完整的屯在前方,就迫不及待地投降曹魏,蜀漢至此終結。「八千女鬼」和起來就是一個「魏」字。

荊州:三國糾葛兵家之地

荊州可說是這個時期中,三國爭奪最激烈的地方。在《三國演義》小說裏的一百二十回中就有多達三分之二的章回涉及荊州,其中不乏膾炙人口的故事,後來並成為中國人慣用的成語之一,例如「劉備借荊州,有借無還」、「大意失荊州」等。

荊州一帶自古以來就有先民定居於此,是大禹分天下為九州時的其中一州。雖然從春秋戰國以來一直是楚國的土地,但荊州真正劃分為實際行政區域,是在漢武帝時將全國分為十三州刺史的事。荊州轄地遼闊,橫跨大江南北,史稱荊州有「百城八郡」,包括現在的湖北、湖南兩省全境,河南南陽盆地,廣東、廣西和貴州邊緣地區。除了地大物廣、民多財富外,優良的地理與地形造就荊州易守難攻的戰略地位,種種原因使之成為各方角逐的目標。

在荊州,三國中的三位風流人物同臺登場,演繹著各自的傳奇。在小說的藝術渲染下,諸葛亮的光芒凌駕他人,為了凸顯他的人格特質,曹操與周瑜的形象被刻意扭曲,曹操變成陰險小人,周瑜變成了心胸狹窄、妒才害命的庸人。

周瑜力挽狂瀾,奠定三國鼎立局勢


在當代的眼光看來,周瑜的評價是很高的。其實根據正史記載,周瑜德才兼備、英俊儒雅、既謙虛又自信,是個幾近完美的人。在曹操威勢下,東吳一片主和茍安聲中,唯獨周瑜力挽狂瀾,堅持對抗強權,並帶領東吳以寡擊眾,在赤壁之戰大獲全勝,奠定三國鼎立的局勢。

赤壁之戰後,三國各自占領了荊州的一部份。為了與曹操劉備對抗,周瑜鎮守荊州的江陵,不幸英年早逝,卻是病死,而非如小說描述的,是被諸葛亮活活氣死的。事實上,周瑜的氣度十分恢弘,處處與人為善。老將程普曾經認為周瑜少年得志必然驕傲而目中無人,所以輕視排擠他,但周瑜始終謙恭容讓,最後感動了程普,說「與周公瑾交,若飲醇醪,不覺自醉」(與周公瑾交往,如同啜飲美酒,不知不覺就醉了!)◇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82期【城市的瞬間】欄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