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離意仁德治獄 感人至深

作者:鄭念行

鍾離意為官清正,克勤克儉,善用仁愛,感化他人。(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4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鐘離意(約公元10~74)字子阿,東漢時代的會稽山陰人。年輕時做過郡督郵。當時部縣亭長有受人酒禮的,府下登記在案考察。鐘離意封還記載時,進去對太守說:「《春秋》主張:先內後外。《詩經》說:『刑於寡妻,以御於家邦。』就是說:應該明白政治教化的根本,由近及遠。現今,宜先清理府內,暫且把考察遠縣細微的過失,放鬆一些。」太守認為他很能幹,就委任他管縣裡的事。

建武十四年(公元39年),會稽大瘟疫,死者數以萬計,鐘離意親自供給醫藥,所屬地區多受了他的救濟。 鐘離意被舉薦為孝廉,又再次陞遷,徵召到大司徒侯霸府。

仁德治獄

有一天,朝廷下詔要送囚徒到河內,時值冬寒,囚徒患病,凍得不能行走。路過弘農縣時,鐘離意就讓縣裡為囚徒們製做棉服,縣裡不得已做了棉衣交給了他,但上書朝廷,報告了此事。鐘離意本人,也將全部情況上報了。光武帝得到奏章,給侯霸看,並說:「你所派的這個吏員,良心多好呀,的確是好!」鐘離意在路上解除囚徒的枷鎖,讓他們回家去一次,但規定了回到目的地的日期。囚徒們回家後,過了幾天,就返回指定地點,每個犯人都按期到達,沒有一個違背的。囚犯回來後,鐘離意以有病為由,免予監禁,放走了他們。他們在家鄉,都能改惡從善。

後來鐘離意被授職為瑕丘縣令。官吏中有個叫檀建的,偷竊縣裡的東西,鐘離意屏退左右,單獨問供,檀建叩頭服罪。鐘離意不忍心刑罰,遣送他回家,令他長期休息。檀建的父親聽到了,替檀建安排了酒席,對他說:「我聽說無道之君,用刀殺人;有道之君用義,代替殺人。你有罪,命該如此。」於是令檀建服藥而死。

建武二十五年(公元50年)鐘離意升為堂邑縣令。縣民防廣為父報仇,殺害了仇家。仇家作惡多端,百姓暗自稱快。防廣被捕入獄,他的母親病亡,防廣哭泣不食。鐘離意哀憐他,讓防廣歸家,使他能為母親辦喪事。縣衙裡的吏員們都說:「不能放他,這樣做,上官會怪罪我們的!」鐘離意說:「罪人由我放回,我不會連累你們。」於是就放遣他走了。防廣安葬母親後,果然回來坐牢。鐘離意祕密地上報了這件事,替防廣求情減刑。終於免除了防廣的死罪。百姓們感激涕零。

不貪臧穢之寶

顯宗即位,鐘離意被徵拜為尚書。這時,有個太守名叫張恢,因貪贓千金,押回京師伏法,錢物等用簿本記載,沒收交大司農。朝廷下詔將贓物賜給群臣。群臣得到財寶,都高興地收起來了。

鐘離意得到一些珍珠,全部放到地上,而不拜賜。顯宗感到奇怪,問鐘離意是何原因,鐘離意回答說:「我聽說:孔子忍渴,而不飲盜泉之水;曾參聽到『勝母』的地名而回車,討厭其名字呢!這些骯贓的寶物,的確不敢拜受。」顯宗感歎道:「尚書的話,真清正啊!」於是改以庫錢三十萬,賜給鐘離意。並升任他為尚書僕射。

(事據《後漢書‧鐘離意傳》)

──轉自正見網 #

(點閱【經典歷史故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唐憲宗元和乙未年(公元815年),廖有方進京趕考落第後,到四川去。走到寶雞縣西邊,住進旅舍,忽然聽到痛苦的呻吟聲,便尋聲來到隔壁的房裡,看見一個窮苦的病人。
  • 袁家壩那個地方發生了一件雷擊惡婆的事,情節很希奇。
  • 呂君中第回了鄉,女方父母來說:「我家女兒本來沒病,定親後忽然眼睛瞎了,讓我們解除婚約算了。」呂君說:「定親以後眼睛瞎了,並不是你們騙我啊,為什麼要解除婚約呢?」於是和那盲女子成了親。
  • 南方有個大戶人家姓張,家族中有個官員名叫張履昊,喜歡探求長壽之術。朝廷准予他告老還鄉,住在江寧。剛到這裡時,攜帶有白銀160萬兩。
  • 乾隆十九年甲戌科殿試已畢,還未「傳臚」,(那是科舉時代,殿試後的宣制唱名。)紀曉嵐就先在富陽董文恪公家中作客,邂逅了一位精於拆字的士子。
  • 有位廟祝(看守寺廟者),專門在寺中假裝虔敬來欺騙、愚弄直樸的村婦為樂,其人又是個鐵公雞,吝嗇成性,一毛不拔。誰想佔他點便宜,那真比登天還難。
  • 侍郎很欣賞他的勤勞,對他大加誇獎。主簿請示說:「大人除夕夜到此,現已三更了,天寒地凍的,我這兒有除夕酒餚,獻上一杯,不知如何?」侍郎笑著接受了,喝了數杯,回到陶莊公館。感到疲倦,於是解衣而臥,夢中依舊騎馬巡河,但覺得所到之處,並非剛才看到的景色。
  • 蕭統病逝時,年僅三十一歲。粱武帝親自來到東宮,扶著太子的棺柩失聲大哭。太子仁義有德,人人皆知。死後,朝野都都感到惋惜。京城男女,都到太子宮去憑弔,滿路上都是哭泣的人;全國各地的百姓和守衛疆土的士兵,聽到他死去的消息後,都十分悲痛。
  • 曾石在一次戰事中打了敗仗,在他將要被朝廷行刑處決的時候,哭著對他的部下們說: 「皇上非常憤怒,我死也是罪有應得,但我的老婆孩子們,又怎能讓他們流落到邊疆,成為溝中的死屍呢?」王環哭著說:「您不要擔心,我一定能夠想辦法讓他們回家。」
  • 葉廣彬,字大宜,號月窗,明代人。年輕時很聰明,每天能背誦上萬句詩文,原先對科舉詩文十分精通。但後來看到父親那麼大年紀,依然是生員,就輟學不參加科舉,管理一些農田雜事。但是讀背詩文,依然如故。眾家經學、史學以及陰陽算術,沒有不通曉的,人們都說他博學多識,堪稱一代奇才。
    葉廣彬相貌有些呆板,外表看上去,彷彿是一個沒有什麼能耐的人,他見人時說話很拘謹、臉色緊張;面對別人時,格外恭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