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康節的玄機

楊紀代
  人氣: 66
【字號】    
   標籤: tags:

拆字是不是迷信呢?我認為窮理致知,不能算是迷信。只有相信江湖術士那一套才是迷信。拆字和文字學有密切關連,經驗閱歷更不可缺。同屬一字,卻因人、因時及因地之不同而拆法各異。這種高深、有趣的中國古老哲學,早已被古人、前輩藝術化了。

某日一商人寫一「巳」字,問邵康節。

邵康節說:「巳字屬蛇,今天貴宅中必然有蛇。」

商人暗笑,因為時值寒冬,宅中哪會有蛇呢?但因是衝著邵康節本人慕名而來的,不便當面譏諷。

然而,當他返家時,卻見一老友剛自粵(廣東)來此,順便帶了三條蛇,因為這商人平日極喜嚐蛇羹是也。

知道這事的,對邵康節更折服了。

有士子二人赴京應試,途中經過邵康節所設的拆字館,久慕其名,於是兩人請他測測前程是否有望,功名利祿如何。

邵請甲寫一字,甲寫了一「且」字。

邵看了一下說:「恭喜老弟!此番進京勝券在握矣。」

士子甲說:「不知先生有何根據?」

邵說:「『且』字形如紗帽,金榜題名,指顧之間耳。」

甲將信將疑,但因邵極有名,大致相信。

士子乙也寫了個「且」字請拆。

邵一看,連連搖頭而嘆,說:「先生非但功名、前運無望,且性命難保,應立即回鄉準備後事。」

士子乙心頭之窩囊可想而知,心中也不服,說:「甲君寫此字是吉,我為什麼相反?」

邵說:「甲君所寫之『且』字,形如紗帽,所以功名在望,且必高官。但你寫之『且』,形同神主牌,所以主凶。」

二士子匆匆離開,士子乙不願半途而廢,所以繼續結伴同行。第二天遇上大雨,兩人在穿過河套時,因山洪爆發,士子乙被沖走淹死了。

註:邵雍,字堯夫,謚號康節,生於北宋真宗四年,即公元1011年,卒於神宗十年,即公元1077年,享年67歲。他生於河北范陽,後隨父移居共城,晚年隱居在洛陽。他著書立說,撰寫了《皇極經世》、《觀物內外篇》等著作共十餘萬言。

他認為歷史是按照定數演化的。他以他的先天易數,用元、會、運、世等概念來推算天地的演化和歷史的循環。對後世易學影響很大的《鐵板神數》和《梅花心易》都是出於邵雍。後人也尊稱他為「邵子」。

中年後,他淡泊名利,隱居洛陽,著書教學。當時的名流學士,如富弼、司馬光、呂公著等人都很敬重他。曾集資為他買了一所園宅,題名為「安樂窩」,邵雍也自號為「安樂先生」。他不僅學貫古今、奇才蓋世,而且品德渾厚,待人至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代乾隆十六年八月初三日,內務府官員在閱讀「邸抄」(內部情況交流性質的文件)時,發現景山某部門丟失了幾件古玩。官員懷疑是挑土的工人偷去了,於是召集了所有幹活的數十人來,準備審問一番,看能不能找到點眉目。
  • 談綽,字公綽,性情剛烈正直,是明太祖洪武年間人士。因其才學被朝廷徵召,奉命到蘇州督察,郡守李某送給他一百兩黃金。談綽一見便說:「太守不瞭解我」,而拒收黃金。李某退而欽佩慨歎談綽正直的節操。
  • 第二屆「中國舞舞蹈大賽」比賽中﹐選手們表演的舞蹈有很大一部分取材於人們熟悉的歷史故事﹐也有一部分表現對人生意義的思索和對生命真諦的探求。整體上舞蹈立意高遠﹐意境純淨。
  • 清朝咸豐年間,龍汝霖出任山西高平縣知縣,清政愛民。後來山西發生饑荒,汝霖先出倉糧貸民,然後向上陳請後離任。
  • 清代名臣紀曉嵐,曾記載了這樣一件事。有個討飯行乞的婦女,她對婆婆特別孝順。有一次,她自己餓的跌倒在路旁,但她手裡討來的一碗飯卻捧的緊緊不肯撒手。她嘴裡還不停的叨念說:「婆婆還沒吃飯呢!」
  • 清朝巡撫田興恕年輕未發達時,以割草為生,鄉里有一個姓朱的富人,興恕割了草就挑到他家去賣。一天去晚了,朱富人已經買了草,興恕很懊喪,想到一日飯食沒有著落,倚門感歎。
  • 葉廣彬,字大宜,號月窗,明代人。年輕時很聰明,每天能背誦上萬句詩文,原先對科舉詩文十分精通。但後來看到父親那麼大年紀,依然是生員,就輟學不參加科舉,管理一些農田雜事。但是讀背詩文,依然如故。眾家經學、史學以及陰陽算術,沒有不通曉的,人們都說他博學多識,堪稱一代奇才。
    葉廣彬相貌有些呆板,外表看上去,彷彿是一個沒有什麼能耐的人,他見人時說話很拘謹、臉色緊張;面對別人時,格外恭順。
  • 曾石在一次戰事中打了敗仗,在他將要被朝廷行刑處決的時候,哭著對他的部下們說: 「皇上非常憤怒,我死也是罪有應得,但我的老婆孩子們,又怎能讓他們流落到邊疆,成為溝中的死屍呢?」王環哭著說:「您不要擔心,我一定能夠想辦法讓他們回家。」
  • 蕭統長相英俊,說話辦事得體。讀書時一目數行,且能過目不忘。有時梁武帝讓他作劇韻詩,他總是稍加思考便能作出,不需多加修飾就很通暢。
  • 侍郎很欣賞他的勤勞,對他大加誇獎。主簿請示說:「大人除夕夜到此,現已三更了,天寒地凍的,我這兒有除夕酒餚,獻上一杯,不知如何?」侍郎笑著接受了,喝了數杯,回到陶莊公館。感到疲倦,於是解衣而臥,夢中依舊騎馬巡河,但覺得所到之處,並非剛才看到的景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