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愛宗:反華國鋒李九蓮被辱屍鐘海源被活摘器官

昝愛宗

人氣 15
標籤:

【大紀元8月26日訊】2008年8月20日,華國鋒死了,87歲。

華國鋒是中共歷史的一個歷史人物,是毛澤東身後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最高人物,是當時的權貴,但盤點歷史,除了他的虛名之外,他對中國有哪些貢獻呢?

真的,我一時還說不上來,我只知道,他所執政的時代也曾和毛澤東時代一樣錯殺好人,只不過毛澤東是老霸王,華國鋒是小霸王,都是霸王,只是對社會的危害程度輕重不同而已。

中國現代史上的個人崇拜毛澤東為頂級,華國鋒是強制性的、有形的個人崇拜的終結。我印象中,華國鋒上台後,我們學校和民眾家家都是掛著華國鋒的畫像,報紙廣播也都是華主席和歌頌華主席的聲音。

1976年9月18日,華國鋒在其政治父親毛澤東的追悼會上,公開強調這麼一句話:毛主席親自領導和發動的文化大革命,粉碎了劉少奇、林彪、鄧小平的陰謀,奪回了他們的權力。可後來,鄧小平又通過特別的手段把毛澤東的權力給繼承了下來。

華國鋒繼續毛澤東那一套個人崇拜,鄧小平並不買賬。1980年後,鄧小平掌握最高權力,中國政壇強制性的個人崇拜那一套才有所收斂,但鄧小平迷信權力和經濟,他所保持的個人崇拜是無形的,即人民要聽鄧的,但不必家家掛他的畫像。

但鄧小平也是小平而已,其所控制政局的時代,和平、和諧都是短暫的,別說一百年,就是五十年都難保證,鄧小平說「一百年不動搖」,不過是夢話一句。

當然,華國鋒是毛澤東的政治兒子,是皇帝親自任命的接班人,所以他比鄧小平更能迷信所謂「毛澤東思想」,比如他1975年1月至1982年9月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公安部部長,國務院代總理、總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主席,中共中央軍委委員、常委、主席,毛澤東主席著作編輯出版委員會主任,中共中央黨校校長(兼)期間,他都是走毛澤東的道路,「兩個凡是」就是華國鋒這個毛澤東政治兒子的最大傑作。

「兩個凡事」的全文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這個提法最早出現於1977年1月為中共黨魁華國鋒準備的一份講話稿內;後於1977年2月7日,在「人民日報」、「紅旗」雜誌、「解放軍報」社論:「學好文件抓住綱」中正式提出,成為華國鋒所推行的一個錯誤方針。廣大干部,主要是老幹部對於這個方針議論紛紛。華國鋒同志堅持「兩個凡是」的觀點,直到1977年3月中央工作會議期間,還說繼續批鄧是正確的,不能為天安門事件平反;4月,紀念「四五運動」一週年期間,又抓了人;拖延和阻撓恢復老幹部工作和平反歷史上的冤、假、錯案的進程;繼續維護舊的個人崇拜,並且制造和接受對自己的個人崇拜;中共十一大的政治報告中,不但沒有糾正「文化大革命」的錯誤理論、政策和口號,反而加以充分肯定;在經濟工作中繼續一些左傾政策,等等。

鄧小平否定了「兩個凡是」,稱「兩個凡是」錯誤方針的推行,已嚴重阻礙了撥亂反正工作。到了1978年12月,中共召開十一屆三中全會,鄧小平鹹魚翻身,提出解放思想,把華國鋒的「兩個凡是」的錯誤方針給制止住了,但此後又有了鄧小平的新「兩個凡是」:凡是四項基本原則(堅持中共領導、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堅持無產階級專政)都要堅決擁護;凡是改革開放、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都要堅決擁護。這就是所謂鄧小平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現在看中國社會真實的一面,就知道鄧小平的「兩個凡是」,其對社會的貢獻除了「一切向錢看」和「陞官發財」之外,別的實在沒有什麼了。

先不說鄧小平,單說華國鋒,由於他是毛澤東親自挑選的接班人,又在所謂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團」的鬥爭中有功,所以他擔任中共中央主席,國務院總理,軍委主席之後,大權在握,也是不可一世,比如他在1977年3月中央工作會議期間,一邊繼續毛澤東的暴力哲學,搞階級鬥爭和所謂無產階級專政,一邊殺害正義的青年,比如被冤殺的王申酉,他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反對「兩個凡是」的優秀青年,優秀大學畢業生,他閱讀了幾尺厚的馬列主義著作,寫了一百多萬字的筆記,吸乾了十幾瓶墨水,寫鈍了十幾隻筆尖。為了查閱經典原著,掌握了四門外語。他的目光進入歷史的宏觀和縱深,狂熱地宣佈自己是一個馬列主義者了。

可不料,他沒有意識到暴力哲學也能襲擊到他這個馬克思主義者身上,1976年,中國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他自由表達自己的觀點——在寫給女友的一封長信中,以憂國憂民的情感,系統論述了自己的觀點,充滿了驚人的預見。他呼籲中國的經濟改革迫在眉睫,提出在經濟生活中擴大企業自主權、恢復價值規律的槓桿作用、加入國際貿易市場、建立農村勞動生產責任制……他在當時所想的,正是1979年以後至今都在做的和將要做的事。

但是,這樣一個有著真才實學的熱血青年,卻在粉碎「四人幫「後長達半年之久的一天,被殺害了,直到1981年才被公開。直到今天,很多八零後、九零後們,根本就不知道這個被冤殺的獨立思考國家命運的優秀青年(北京學者丁東先生幾年前曾編輯過一本《王申酉文集》對他進行紀念)!如果王申酉先生還活著,今年不過六十四歲,也不過是比胡錦濤、溫家寶小兩歲。應該說,如果給他一個好時代,他該是多麼難得的有益國家的棟梁之才呵。可惜,他生在華國鋒時代,不可避免地成為那個時代的悲劇人物,成為那個邪惡時代被屠宰的沉默羔羊。

如今華國鋒死了,我們若是要紀念華國鋒,也應該紀念王申酉們,其實華國鋒時代被冤殺的不止王申酉一人,還有江西的李九蓮,她被處死的罪名是攻擊英明領袖華國鋒。有段歷史記載是這樣的:1977年12月初旬,有關方面在贛縣看守所對李九蓮宣讀了死刑判決書。李九蓮拒絕簽字也不上訴,但輕若燕喃地自言自語——這就是思想者最後的思想……

被冤死的李九蓮、鐘海源

李九蓮,女,原江西省贛州市第三中學團委宣傳部長,學生會學習部長。文革後成為三中「衛東彪戰鬥兵團」副團長,一九六九年二月,被分配到贛州冶金機械廠當工人。1969年2月27日,她給當兵的男友信中講了她對當時政治形勢的一些越軌看法:

「我不明白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到底是什麼性質的鬥爭,是宗派鬥爭還是階級鬥爭?我感到中央的鬥爭宗派分裂,因此對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產生反感,我認為劉少奇好像有很多觀點是符合客觀實際,符合馬列主義的……感到對劉少奇的批判是牽強附會……林彪到底會不會像赫禿子一樣,現時的中國到底屬於哪個主義等項問題發生懷疑。對現行反革命發生濃厚興趣,對反動組織的綱領也注意研究……」這其實是情竇初開的少女寫給他男友的第一封信。

這位男友也曾當過贛州三中「衛東彪戰鬥兵團」副團長。結果當年的紅衛兵戰友把這封信交給了部隊領導。可能想表現一下自己對毛主席,林副主席的忠誠,借此得到提拔和重用。部隊領導馬上把信轉到了贛州地區革委會保衛部處理。而這位出賣女友的傢伙,打錯了算盤,非但沒撈到個官當,還很快就給復員了。

這一天是1969年5月15日,是中共歷史上非常恥辱的一天,李九蓮以現行反革命罪被捕。日記被抄走,發現有一些批判林彪的內容。因地委某負責人主張教育釋放,分管政法工作的軍代表不同意此意見,帶著李九蓮的日記,專程向江西省革委會主任程世清做了匯報。程世清聽完匯報後說:「像李九蓮這樣全面系統反林副主席的,在全國也不多見,屬敵我矛盾,要從嚴處理。」可當時下面的人考慮到姑娘年輕,出身又沒問題,只判刑五年。

到1972年7月,程世清成了林彪死黨,倒台了,李九蓮才獲得釋放。結論是:現行反革命性質,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發配到江西興國縣鎢礦廠當徒工。她被開除團籍,禁止加入工會,有病也不能去看,必須通過礦長批准。周圍人仍把她當成危險人物,見面躲著走。原地區公安處辦過她案子的人對她說:「你在林彪沒暴露前,就反林彪是唯心論的先驗論,是錯誤的。」連出賣過她的男友也死死地一口咬定「你就是個現行反革命!」但她不服這樣的結論,一次又一次地到南昌,北京上訪,申訴自己的問題。只因一封信,就坐了兩年牢,變成了五類分子。

1974年3月,中共政治鬥爭「批林批孔」期間,李九蓮在遭到地委、地區法院、公安處、婦聯等單位對她來訪一一訓斥之後,忍無可忍,在贛州公園貼出了「反林彪無罪!」,「駁反林彪是唯心論的先驗論」,「反林彪是逆潮流而動」等六份大字報。贛州地委對此極為恐慌,認為李九蓮的行動是反革命翻案,經請示省委,於1974年4月19日深夜,又秘密將李九蓮逮捕,押往興國縣看守所。可贛州民眾站出來了,4月24日夜,當地259個單位,兩千多人舉行集會,並發表聲明:「李九蓮以對林彪的及時洞察表明她是酷愛真理,關心祖國前途,無私無畏的好青年!」這就是所謂的4.25衝擊監獄事件。但當時在江西主政的陳昌奉卻認為李九蓮是地地道道的現行反革命份子,要求成立一個「李九蓮問題調查委員會」。1975年5月,李九蓮以現行反革命罪被判刑十五年;另有四十多人因為李九蓮說情而被判刑,此外還有六百多人受刑事、行政、黨紀處分,全市九個中學,就有兩個中學的副校長被開除公職,三個中學的團委書記被撤職,兩個中學的工宣隊長被退回原單位。

李九蓮在監獄裡並沒有低頭,她在一篇交代材料中說:「我不理解毛主席為什麼能夠抵制『紅海洋』,而不能抵制林彪的『三忠於』……赫魯曉夫在斯大林生前死後的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血淋淋的教訓擺在毛主席面前。我痛惜毛主席或者視而不見,或者昏昏然陶醉。」

1976年10月,所謂「四人幫」下台。同年12月,李九蓮在獄中寫下了「我的政治態度」一文,認為「華國鋒把黨、政、軍大權獨攬於一身,」是「資產階級野心家」,「寄希望於江青」……這篇文章,她並沒有給任何人看。但在1977年1月31日晚上,監獄管教幹部指名要她談談這一年的思想改造情況,李九蓮不談。獄吏喝道「你這個反革命,有膽量反動,就要有膽量說,明明是一條毒蛇,就不要裝成個美女!」李九蓮氣得全身顫抖,她馬上找出這篇稿子,當眾就念,於是犯下了「惡毒攻擊英明領袖華主席」的殺頭罪名。

當時,所謂「惡毒攻擊」英明領袖罪,則是以所謂「四個指向」(即指向華國鋒主席、中共黨中央、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一律是現行反革命來定的「四個指向」,是華國鋒領導的中共中央的指示。有親歷者廈門大學哲學系教授張小金回憶,以此罪被隔離、被抓、被判者,在他當時所在的江西省無以計數。李九蓮正是其中一個典型。

1977年,華國鋒得勢之時,公開罵他是野心家,就是所謂「惡毒攻擊華主席」,就是所謂「喪心病狂進行反革命活動」,就是所謂「公然為四人幫鳴冤叫屈」,於是,李九蓮被報請上級改判死刑。

1977年12月14日,在當時的英明領袖華主席的領導下,贛州市體育場舉行三萬人參加的公判大會,李九蓮身穿黑色囚衣,腳戴鐐銬,五花大綁,被插長牌「現行反革命分子李九蓮」,被按跪在主席台上,她的嘴巴裡塞著一塊竹筒,以防她喊反動口號。遊街後,李九蓮被押到西郊通天岩刑場槍決。此後,任屍體在荒野暴棄數日,也不來收屍,當時的政治形勢是:「在無產階級專政的強大威力面前」,連親人都把她拋棄了……政府更是不管,好像埋了這具屍體,有損政府的威嚴。

最後,江西贛南機械廠的退休老工人何康賢,居然侮辱屍體,把李九蓮的乳房和陰部割了下來,後被判刑七年。

被冤死的鐘海源

李九蓮和王申酉一樣都是被冤死於華國鋒執政時代。不過不能不提的是,在江西贛州市,在政治邪惡的黑暗勢力之下,有一個公開為李九蓮鳴不平的勇敢的小學女教師鐘海源,為李九蓮申辯而入獄,她在監獄裡公開說「華國鋒不如鄧小平」、「打倒華國鋒!」在李九蓮被殺四個月後,1978年4月30日,鐘海源也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罪名也是同樣的「惡毒攻擊華主席」。與李九蓮不同,鐘海源聽完死刑判決後,毫不猶豫地簽了名,然後把筆一甩,扭頭就走。法院的人喝住她,問她有什麼後事要交代?她平靜地說:「跟你們講話白費勁,我們信仰不同。」

鐘海源死刑的當天,還有更為慘烈的一幕,當時江西這個「紅色南昌」有個九十二野戰醫院,住著一位飛行員,高幹子弟(歷史應該可以查到這個人的姓名),患腎功能衰竭,急需移植腎,且必須從活體上取。當時他們的消息說,女腎比男腎好,尤其是年輕女人的腎更好……於是,醫院通過部隊領導轉告行刑的一位副營長,不能一槍打死,要留活體取腎。

後據行刑人員講:他把鐘海源提上卡車時,覺得她體重也就五六十斤,像個七八歲的孩子。因長期缺少陽光,她的皮潔白的幾乎透明,臉上淺藍色的毛細血管都能看見。為了保護好她的腎,遊街時,一個頭戴白口罩的軍人示意押解人員按住她,從後面給鐘海源左右肋下各打了一針。那針頭又長又粗,金屬針管,可能是給大牲畜用的,直扎進她的腎臟……竟然連衣服也不脫,隔著短大衣就捅進去,鐘海源嘴被堵住,全身劇烈地顫抖。

到了刑場,架到指定地點,副營長故意朝她右背打了一槍,然後由早已等候在那的幾個醫務人員,把她迅速抬進附近一輛篷布軍車,在臨時搭起的手術台上活著剖取鐘海源的腎,一縷縷鮮血溢滿了車廂底板,滴滴嗒嗒濺落在地上。也許是車廂裡太滑,一位軍醫用拖把來回擦著地板上的血,之後又擠進一個塑料桶裡,幾次之後,竟盛滿了半桶血。這個時候,她的腎也和鐵礦一樣,屬於國家所有,國家可以自由支配。

鐘海源沒有父母,丈夫在她被捕的第二天就跟她離了婚。但她的遺體卻沒有暴棄在荒郊野外,而是被九十二野戰醫院拉走,供醫生們作解剖標本。

就這樣,一個優秀青年,就這樣被判決死刑,並受到侮辱折磨殘害,連遺體也不放過。這就是華國鋒時代的「極端政治」特徵。

今天,華國鋒死了,我不知道他的靈魂將歸何處,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靈魂將會遇到被他冤死的王申酉、李九蓮、鐘海源們的靈魂,這些被冤死的靈魂,會向華國鋒追討些什麼呢?

我想,無罪的人,是能夠上天堂的,而罪惡滔天的人,下地獄後,還將背負永遠的恥辱柱。

今天,我更想說的是,活著的中共政治家們更應該警惕,無論你是否相信靈魂,但你不能不相信歷史,罪惡滔天的人,將難逃歷史的審判。

2008年8月21日

轉自《新世紀》(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毛澤東接班人華國鋒過世
中共前領導人華國鋒20日逝世
結束文革驚天一舉  華國鋒走入歷史
華國鋒已逝 欽定制未改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總統離任儀式 飛抵佛羅里達
【重播】拜登就職美國第46任總統
【新聞大家談】川普拜登總統交接八大看點
【西岸觀察】川普告別演講:最好的還在前面
【時事縱橫】拜登首日簽17令 中共制裁蓬佩奧
【秦鵬直播】拜登就職 美國四大考驗剛開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