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高義重的四位僕傭

作者:陸文
font print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明朝有四位義僕 ,現記述如下:

一、王環王環是曾石(1509年─1548年,字塘銑)的僕人。曾石有詩說:「袁公本為百年計,晁錯翻罹七國危。」他雖然沒有立下戰功,但他的志向還是值得同情的。王環,是滄州人,原本屬於回族,滿臉的鬍鬚,鐵黑的面孔,臂力很大,善於騎馬射箭。曾石聽說他勇猛,就把他召到自己的軍營,讓他教導射箭。

曾石在一次戰事中打了敗仗,在他將要被朝廷行刑處決的時候,哭著對他的部下們說: 「皇上非常憤怒,我死也是罪有應得,但我的老婆孩子們,又怎能讓他們流落到邊疆,成為溝中的死屍呢?」王環哭著說:「您不要擔心,我一定能夠想辦法讓他們回家。」

曾石被處死時,他的老婆孩子被安置在城固縣。王環就用一輛小車,載著女主人和她的兩個兒子,從小路上前往。王環白天置辦開水米飯,晚上就露宿在旅館的外面。在幾千里崎嶇艱難的路程中,絲毫也不懈怠。後來遇到赦放,他們回到維楊的家中。女主人送他金銀布匹做為酬勞,他連看也沒看,就離開,回到自己的老家。
二、孫明尚書丁汝夔(1497年─1550年)的僕人。丁尚書因為沒能阻止韃靼兵侵犯北京,被朝廷處死,他的第二個兒子丁懋正,被貶謫到遼陽戍邊。孫明隨從前往。過了半年,丁懋正死了,沒多久,他的老婆也死了,留下一個兒子,才五個月。

孫明日夜流淚,抱著嬰兒到村中乞求村婦給他哺乳,或者購買牛奶、羊奶餵養他。每當監司前去巡行,他就哭訴小主人的苦情。一直到眼淚哭乾,流出血來。當權的官員可憐他,免除了他的主人丁懋正父子的戍籍,讓他們回家。

孫明迢迢幾千里,一路艱辛。白天他背著嬰兒,一邊行路,一邊哭著乞討,寧肯自己不吃,也不讓孩子餓了。夜晚住宿時,就選擇溫暖乾燥的地方,和孩子睡在一起。他們一共走了兩個多月,才回到家中。

他侍奉孩子如同侍奉他的主人一樣。他還追查清理主人的遺產,凡是被族人親戚白白吞沒的,他就告到官府。出入行走,都拿著記有田地房產的竹板。

等到孩子長大成人了,就全部托付給他,自己仍然是一個一無所有的奴僕。孩子名叫繼志。後來成為縣學的生員。孫明也活到很高年紀。

三、張禮是劉養正的僕人。當劉養正和寧藩庶人,在互相密謀造反的時候,張禮的心裡非常擔心,常常在無人的地方,向主人哭著勸諫,但劉養正並不聽從。

有一位談長生不老術的道士,住在劉養正家中,劉養正對他極其崇敬信任。夜深人靜的時候,張禮來到他的住處,跪拜叩頭,說有事請他幫忙。那位道士說:「你難道是想得到長生術嗎?」他答道:「不是的。」接著淚流滿面地說:「現在我的主人和寧藩勾結謀反,將來一定會有災禍臨頭,而且禍害不小,但是周圍沒有人能夠說服他。現在我的主人只信任您一個人,我偷偷地觀察和他來往的人中,受到我主人禮遇和敬仰的,沒有超過您的了。 大概是老天爺讓先生來提醒我的主人啊。希望先生勸一勸我的主人,讓他不要追隨寧藩。」那個人聽後非常驚恐,第二天早晨就離開了劉養正家,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後來劉養正死在獄中,張禮替他收屍安葬,並做了主人的靈牌,抱在懷裡返回家中。不久朝廷抄斬了劉養正家。張禮願意跟從女主人,官吏把他驅逐了出去。張禮說:「我的女主人將要遠行,我做僕人的怎麼能離開?」就赤腳來到京城,給關在獄中的劉養正的妻子送飯,劉養正的妻子死後,他便扶送著她的屍體回家,和劉養正葬在一起,他每年都要上墳,哭著祭奠他們。

四、小志。真州一位以算卦占卜為業的山人袁服麟,有個僕人名字叫小志,不知道姓什麼。這位山人愛好喝酒,喜歡出外遠遊,以及神秘奇幻的戲法。他二十多歲的時候,妻子死了,此後終身不再娶親。每次外出遊玩,都讓僕人小志跟隨著。

萬曆三十五年夏天,這位山人到金山避暑,和他的一位姓紀的親戚,在一起喝酒喝醉了。當時夜已很深,兩人各自蹲在一塊石頭上,對著江水出恭,山人恍惚中覺得有水怪把他拉進江中。這時那個姓紀的看見了,急忙喊叫他的僕人小志:「你的主人掉進江水裡去了!」小志來到水邊,見他的主人已經沉到水裡,急忙跳入水中相救。姓紀的又急忙喊他自己的那個善於游泳的僕人,幫著小志救人。他的僕人胡盧說:「要是跳到水中,都只有死路一條,為什麼還要救他呢?」因而只是撩起衣服,站在水邊,向下比劃著,卻抓不到目標。

小志跳到江中以後,抓住了他的主人,竭盡全力的拉著他不放掉,沉下去又浮上來,一共有四次。小志本以為一定會被淹死的,恰好受到旋轉的急流的沖激,被衝回到懸崖邊上,和姓紀的僕人的手正好相對。姓紀的僕人抓住了他們,又大聲呼喊他的主人前來相救。於是四個人,一個人拽著另一個人的胳臂,把水中的人拉了出來。

但山人已經死去了,小志哭得非常傷心,打算給他的主人辦理喪事。寺廟中的和尚聽說出事了,都紛紛趕來。誰料沒過多長時間,山人忽然一翻身站了起來,身體也沒有什麼痛苦。他們主僕二人的身體,都已恢復,如同平常一樣。眾人感歎著,覺得很神奇。

正是:
華夏美德萬古揚,
義僕高行占一章。
人微等閒德義重,
心性燦比日月光!

(事據明代朱國楨《湧幢小品》)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季羔擔任衛國的士師,主持刑法部門的工作。他曾經給一個人施過刖(讀月,古代斷足的刑法)刑。不久,衛國發生了蒯聵之亂。對立面中,有人要抓捕季羔。
  • 第三天清早,晨曦初露,曙光乍現,小沙彌急急起床會同老師父一塊兒沿線找去。找到一處草叢間,線就沒了蹤影。他們取來鐵鏟按址小心翼翼的挖去,果然...
  • 有一次齊景公請他的部下來赴宴會。酒後他在一起比射箭比武,齊景公拿起弓來,一箭射去沒射中,他的部下卻一齊喝采道:「好呀,射得好呀!」
  • 孔子從衛國返回魯國,在一座橋上停下車子,觀看眼前正在出現的一幕非常驚險奇特的景象:
    有一匹巨大的瀑布,高達三十仞(古代的長度單位,周制以八尺為一仞),下面翻騰著回旋的水流,長達九十里。魚鱉不敢從這裡過去,鱷魚不敢在這裡停留。
  • 包拯,又被稱為「包青天」,以其剛正不阿,清廉公正的為官風格被傳揚了千年。他在民間與關羽並稱為「文武二聖」,其在鄉村草野的地位能與孔子在廟堂大殿上的地位相媲美。
  • 趙抃平素生活清幽簡樸,公務之餘不是讀書吟詩, 就是焚香彈琴, 或是觀鶴起舞,十分自得其樂。連他的白鶴也一樣「高潔清廉」,從來不會啄食官塘裡的魚蝦,也不吃別人的餵食。神宗時,趙抃從四川被召回京城,仍舊只帶著一琴一鶴。當時皇帝都不由得向大臣們讚歎他的高潔品質。
  • 清代獻縣有一個官員,姓王,簡稱王官。此人能說會道,工於刀筆,常用文字陷人於罪。又善用心機,聚斂財富。但他每貪得一筆贓款後,就會遇到一件意外的事,耗去他相應的錢財。
  • 元朝,至元二十四年(公元1287年)春,忽必烈信任大臣桑哥,桑哥專權,為政殘暴,引用自己的黨徒,排斥和打擊不同政見的人士。桑哥設立征理司,征討百姓所虧欠的賦稅,派出的使臣在道路上絡繹不絕,交不起賦稅的百姓就被關押起來,監獄裡都裝滿了人。人民走在路上,側目相視,也不敢交談。
  • 宋末元初,有位大學問家名叫許衡(1209--1281),字仲平,號魯齋。一生以維護儒家學說、承傳民族美德為己任。有《魯齋遺書》傳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