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唐玄奘譯經時所做的奇夢說起

  人氣: 136
【字號】    
   標籤: tags:

唐玄奘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唐僧,他在取經歸國之後,就投入到翻譯佛經的事業之中。然而由於在唐玄奘以前翻譯佛經的人常有一種很壞的翻譯習慣:就是經常擅自改動原文的格局、文體,甚至是擅自的刪節。當時協助玄奘譯經的翻譯人員在一定程度上也受了這種壞習慣的影響。

據《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記載:唐玄奘在翻譯《大般若經》的時候,因為梵文本有二十多萬頌,由於受這種壞習慣的影響,他的助手建議玄奘刪掉一點,玄奘自己也覺的有道理,就聽從了大家的意見,「除繁去重」,刪除了一些相類似的內容。

沒想剛一這樣做,唐玄奘就在晚上做了一個奇夢,他夢到自己忽然身處很危險的地方,爬到高山上又噗通一下從山上掉到了山谷裡;接著又夢見自己在跟猛獸搏鬥,費了很大的力氣,乃至汗流浹背,才能解脫。唐玄奘夢醒後悟到這是神佛在警告自己:不可對佛經進行任何的刪改變動。第二天一早:他馬上通知相關的翻譯人員,將經文按原文重新翻譯,不得有任何的刪改變動之處。

正因為如此,唐玄奘翻譯出來的佛經是相當可靠的,據說後來有人把唐玄奘翻譯出來的佛經倒譯回梵文,發現和印度的梵文原本幾乎一樣,由此也可見玄奘的翻譯真是準確無誤無漏啊!

玄奘譯出的佛經忠實於原文,對中國的佛教,中國的文化都起了很正面的作用。然而在中共邪黨對法輪大法的邪惡迫害中,我也發現一些佛教敗類,利用玄奘法師忠實原文譯經準確這一點,以偏概全的說歷史上佛教的佛經在流傳過程中沒有錯誤,字字句句都是佛的東西,再以此來攻擊法輪大法。

玄奘譯經無誤,只能說是佛教流傳過程中在玄奘譯經這一個環節上無誤,並不能說在佛教流傳的全過程中每一個環節上都無誤,而且玄奘譯出的佛經只是佛教經典中的極小一部分而已。佛教敗類耍的是一個以偏概全的把戲。其實只要能在自由環境中能正常思考的人都不會受其蒙蔽,反而會看穿這些佛教敗類的醜惡面目。

佛教在東漢時開始系統傳入中國,佛經的翻譯基本上也是由此開始的。最開始參與譯經組織的人員往往很少,一般兩人居多,其中一人會胡語或者梵語,一人曉漢語。但因為佛經是口口相傳的,難保沒準兒會念錯,於是會另外再增加一人在旁做校正,所以最早的譯經組織一般就是兩三個人,後來人數才漸漸變多。到了東晉前秦時高僧釋道安才比較系統嚴格的,創立了專門的「譯場」去翻譯佛經。這樣過去的佛經,其中不少在翻譯過程中就有偏差乃至錯誤。

唐玄奘之所以西行求法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過去佛經的翻譯有很多不準確乃至錯誤的地方。由於佛經的龐雜等原因,唐玄奘能帶回國的只是當時印度佛經的一小部分;而且玄奘自己也只主持翻譯了其中的一部分後就去世了。

就是印度佛經原典的本身也是在釋迦牟尼佛離世約五百年後,第四次佛教結集時才系統形成文字的,在此之前一直基本上靠口傳。那麼在這五百年的口傳中,絕對不可能保持一點也不走樣,而且事實上一直不斷的有人有意無意的進行增刪改動。就是佛經系統形成文字後,在其不斷的在流傳中,傳抄中,在翻譯中也不斷有人有意無意的加上自己的東西。這樣的例子,只要翻看對比不同年代譯的佛經就會發現很多。

下面就僅舉佛教常用的《金剛經》為例,來說明這一事實:在鳩摩羅什所翻譯的《金剛經》中有一首偈文為:「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後來到了南北朝時期的北朝前期的菩提流支所翻譯的《金剛經》中,就在這首偈文的後面接著增加了:「彼如來妙體,即法身諸佛,法體不可見,彼識不能知。」;再往後到了南北朝後期的南方陳朝時的真諦所翻的《金剛經》中後面又接著增加了:「由法應見佛,調御法為身,此法非識境,法如深難見。」

佛教在其流傳過程中不斷失真,不斷有人摻雜自己的東西,這一點不光今天有人發現,就是古代也有人發現。東晉高僧釋道安也說過:「經至晉土,其年未遠,而喜事者以沙糅金,斌斌如也,而無括正,何以別真偽乎!農者禾草俱存,後稷為之歎息;金匱玉石同緘,卞和為之懷恥。安敢預學次,見涇渭雜流,龍蛇並進,豈不恥之!」

釋道安之後的高僧釋僧祐也說:「近世妄撰,亦標於末。並依倚雜經而自製名題。進不聞遠適外域,退不見承譯西賓, 『我聞』興於戶牖,印可出於胸懷,誑誤後學,良足寒心。既躬所見聞,寧敢默已。嗚呼來葉,慎而察焉。」

在《開元釋教錄》也專門指出: 「魔教競興,正法衰損,自有頑愚之輩,惡見迷心,偽造諸經,誑惑流俗,邪言亂正,可不哀哉。今恐真偽相參,是非一概,譬夫崑山寶玉與瓦石而同流,贍部真金共鉛鐵而齊價」。

佛教的佛經在其流傳過程中真的是不斷遭人添加刪改,真的早就面目皆非了!在現在的佛經中,當年大覺者說出的法真的已經不多了,那些在不同層次上自作聰明胡亂下定義做解釋的東西反倒是相當的多!

轉載 正見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9/11/54799.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鐘離意字子阿,東漢時代的會稽山陰人。年青時做過郡督郵。當時部縣亭長有受人酒禮的,府下登記在案考察。鐘離意封還記載時,進去對太守說:「《春秋》主張:先內後外。《詩經》說:『刑於寡妻,以御於家邦。』就是說:應該明白政治教化的根本,由近及遠。現今,宜先清理府內,暫且把考察遠縣細微的過失,放鬆一些。」太守認為他很能幹,就委任他管縣裡的事。
  • 王常是洛陽人,既有膽量.又講義氣。有人遇到困厄和不平,他一定拔刀相助;看見誰挨餓受凍,他就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衣服和食物讓給別人。
  • 人人都知道彭祖公公八百歲,是個多麼長壽的人呀!為啥能如此長壽呢?那是有緣由的。
  • 清代,京城祟文門外花市的居民,都以種植花草為生。這其中有個年輕的女子,和父親一起生活。父親久病不起,女兒全心全意照顧父親,嘴上不斷的寬慰父親,但心底卻為父親的病暗暗擔憂。
  • 梁商是東漢順帝時的貴戚、權臣、襲封乘氏侯、官大將軍、聲勢渲赫,權傾朝野。但梁商為人謙虛平和,從不以權勢凌駕法紀,有「賢輔」的美譽。
  • 那人駝背弓腰,用竹竿來捕蟬,就好像在地上拾取一樣,從來不會失手。孔子走上前去,拱手行禮,問道:「先生技術如此嫻熟,有什麼道理嗎?」
  • 拆字是不是迷信呢?我認為窮理致知,不能算是迷信。只有相信江湖術士那一套才是迷信。拆字和文字學有密切關連,經驗閱歷更不可缺。同屬一字,卻因人、因時及因地之不同而拆法各異。這種高深、有趣的中國古老哲學,早已被古人、前輩藝術化了。
  • 清代乾隆十六年八月初三日,內務府官員在閱讀「邸抄」(內部情況交流性質的文件)時,發現景山某部門丟失了幾件古玩。官員懷疑是挑土的工人偷去了,於是召集了所有幹活的數十人來,準備審問一番,看能不能找到點眉目。
  • 談綽,字公綽,性情剛烈正直,是明太祖洪武年間人士。因其才學被朝廷徵召,奉命到蘇州督察,郡守李某送給他一百兩黃金。談綽一見便說:「太守不瞭解我」,而拒收黃金。李某退而欽佩慨歎談綽正直的節操。
  • 清朝咸豐年間,龍汝霖出任山西高平縣知縣,清政愛民。後來山西發生饑荒,汝霖先出倉糧貸民,然後向上陳請後離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