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毀滅(10)

晨風清
font print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9

「天上布滿星,月牙亮晶晶。生產隊裡開大會,訴苦把冤伸……」

「……秋風吹遍了每一個村莊,把這個動人的故事傳揚。每個人都流下深情的眼淚,歌唱著二小放牛郎!」

史茹芸老師閃動著烏黑的眸子,探下身,看著孩子們的眼睛,教唱的時候,以自己的表情帶動小朋友們的歌唱。

小詩一邊唱著,一邊想,「她多美啊!多親切啊!」漆黑細長的柳葉眉,鑽石般晶亮的眼睛,貝玉般的牙齒,紅紅的嘴唇,一臉的善美……因為沒有紅領巾,他躲在最後,偷偷看史老師。他的動作被老師看見了。史老師正微笑地看著他呢!他臉唰的一下紅了。

第三首歌《讓我們蕩起雙槳》唱完後,他頭都不敢抬,聽到皮鞋的聲音走進自己,一股暖流正在流過,一看史老師正站在自己面前呢,他感到有點暈旋。

史老師摸著他的頭,「你叫小詩吧,來,抬起頭,讓我看看你。」

小詩抬起臉,他看著史老師雪白粉嫩的臉,心裡輕輕說:

「史老師,我真愛你!」老師走回前台,「史老師……」他真想大聲喊出來。

可是史老師一點都沒看出來。

「這個孩子唱得真好啊!音多正啊!」

她對其它老師小聲說。「來,我帶你到鋼琴室去。」她上前牽住了小詩的手。

史老師讓小詩站在鋼琴旁,彈奏了幾個音階,讓小詩跟著發音。

小詩淚珠子直轉,「老師,你就聽不見我心裡講話!」

跟著「啊—啊—啊—啊—啊」了幾遍,眼睛溜向窗子。史老師合上鋼琴,贊歎地「嘖」了一聲,小詩垂著頭。

「孩子,你的嗓音很好。」

史老師摸著小詩的肩膀,小詩頭別向一邊,眼淚汨出來了。史老師拉小詩的手,小詩一掙,轉身跑出教室去了。

小詩一沖就沖出了校門,跟著一個滾鐵環的爛小孩跑上一條街道。嘿!有好多孩子都在滾鐵環呢!

「小詩——!」

三貓滾著個鐵環過來,他和二狗四熊幾個在另一個小學,都逃了學在街上游蕩。

「咦?你們怎麼都不上學?」

「我們?老師罰站,說我們作業不好。」

二狗說:「哎,小詩,你怎麼也跑出來了?」

「我?」小詩啞口無言。

四熊把手中的鐵環一遞,說,「來,我的給你滾吧。」

「好!滾就滾!」

小詩接過鐵環就向前滾,兩個鐵環就在後面追。滾過兩條街,二狗的鐵環同從另一條巷子裡沖出來的鐵環碰上了,忙亂中那孩子滾錯了二狗的鐵環,兩個孩子就搶起來。正在這時候,看到貓娃唱唱跳跳從巷子裡鑽出來,嘴裡念著:

「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個夜哭郎。過往君子念三遍,一覺睡到大天光。」

原來貓娃也逃學了。就見貓娃跳在大街上,昂首挺胸,兩手後抄,目不旁騖,口出箴言,自顧自樂,又念出一串字符:

「朝為田捨郎,暮登天子堂。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
一星之火能燒萬頃之山,半句非言誤損平生之德
旱來東風不下雨,澇來北風不晴天
寧學桃園三結義,不學孫儐共龐涓。」

路人看了奇怪,都站下來看,貓娃如入無人之境,就往前跳,一路跳一路唱: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爾曹。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天子重元寶,文章不要了。萬般皆上品,唯有讀書糟。」

跟的人越來越多,有人就想跟貓娃講話,貓娃也不理睬,徑直往前跳,又胡言亂語唱:

「人心乃天下第一個大妖精怪物
虎豹常愁逢獬貔,蛟龍最怕遇蜈蚣
出家又扛枷,剃髮又犯法。四塊無情板,夾著大西瓜
打人別打臉,罵人莫揭短
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無心為惡雖惡不罰
人有彌天罪過,當不得悔改二字。」……

小詩他們覺得好玩,就一路喊著:「人心是個大妖精噢……」,跟著貓娃後面滾鐵環,一直滾到天子閣,一看高高的台階,有些人在門口賣香的,也有測字算命的,貓娃已經跑進去了。二狗就說,要不要進去看看,正說著,有人喊:「小詩!」一看,是齊麗麗,就是那天自己為她鑽涵管拿鋼筆的那個女孩子,趕忙站下問:

「你怎麼在這兒?」

麗麗抿著嘴笑說:「我家在這。」又問:「都放學了,跑到這兒來玩啦!」

原來麗麗家在市話劇團,跟文化館挨著,到這附近代銷店打醬油。小詩看她穿著中式藍花布斜襟小褂,揪著兩根小辮,漆黑細長的柳葉眉,鑽石般晶亮的眼睛,貝玉般的牙齒,一臉的紅花……跟史老師一樣的,心裡就高興。

麗麗說,「上我家玩啊?」

小詩正猶豫呢,二狗已經爬上了階梯,「小詩,快啊!」

小詩把鐵環一拎,說:「我改一天到你家玩。」

說著就往台階上跑,回頭看,麗麗正摸著小辮在下面看自己呢。小詩跟著二狗他們沖進廟門,哇,好大喲,還有一個台階,跑上去一個平台,正中矗立著一尊大神,有些人正在下邊抽簽叩拜呢,旁邊豎著一些凶神惡煞的金剛,一股煙正冒出來。小詩嚇一跳,說這是幹什麼的。四熊說,聽我奶奶說,「三尺頭上有神明,做壞事是有報應的。」幾個人在裡面轉了一圈,陰森森的,就看牆上貼著紅紙金字: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廟裡熏香幽幽,卷過一陣陰風,幾個孩子嚇得心驚膽戰,慢慢退出來,又看到牆上寫著:
能說不如能作,言善不如行善
善惡施也,禍福報也;天報屬陰,地報屬陽

趕快跑出來,又一路滾著鐵環往家跑,路過菜市的時候,忽然聽到巷口悠悠傳來一首胡琴伴奏的廬城小調:

「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渺渺在其中;日也空,月也空,東升西墜為誰功?」

小詩他們就跟著這聲音往巷子裡鑽,巷子裡黑黑的,像進入另一個世界,轉了一圈沒看見人影,那聲音又從另一條巷子裡傳出來了:

「田也空,土也空,換了多少主人翁;妻也空,子也空,黃泉路上不相逢……」

幾個有點害怕,趕忙從巷子裡鑽出來。就見貓娃攙著瞎婆婆遠遠地在路上向回家方向走著。太陽快落山了,小詩幾個一路滾著鐵環沖進了院子。

「完了!」就看見自己家門口像籠罩著一團紅光——史老師像仙女一樣從天而降,正和媽媽說話呢。他想從房子的另一面溜回去,可史老師已經看見他了。

「我們想讓小詩參加少年宮歌詠班。」

史老師的聲音像銀鈴繞耳;摟著他,好像錦被裹身;又看他的眼睛,只覺得像火日灼心,蜇得他不敢前視。史老師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全部的愛都在湧來,自己又變成了一個嬰兒!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燈光突然熄了,劇場一片漆黑,台下一起哄笑。有小孩尖叫,又是打屁股的聲音。燈光再亮的時候,鄰居家的二蛋滾著鐵環從台上跑過去了。小詩和三貓、四狗、瓜片站在幕裡角落,不知要發生什麼。突然燈光大亮,舞台正中天幕上出現了一尊巨大的佛像,眼前頓時燦爛輝煌。
  • 小詩全家搬來時,正是仲夏季節。爸爸要同媽媽帶小詩和妹妹去看望自己先前的一位老師,現在是某研究院的許教授。那時節,暴雨初晴,寒流尚遠,社會上還彌散著一種鬆動活潑的空氣。走在路上,小詩看滿街都跑的是大豬小豬,耍猴耍把戲的,賣紅薯糖稀的,還有擺小人書攤的,心中喜不自勝。
  • 爸爸一到機關,就參加了由宣傳部牽頭的內部會議,聽取各方面自調整時期以來的意見。部長在台上講話:「……自中央放寬農村政策後,返縣還社,返社還隊,(『一縣一社,縣、社合一』。一縣一社,即一縣一個公社,全縣統收統支,統一核算,共負盈虧,原來各社隊的收入統一交縣,支出統一由縣核撥,供給標准,工資水平全縣基本上—致。)
  • 小詩大院裡才露面,一伙屁精、鼻涕蟲、眼屎鬼、眼淚熊、口水大王就盯上了他。小詩家在靠院牆的一座平房,周圍全是平房。這天,爸爸上機關聯繫孩子上學的事,媽媽在屋後帶著孩子們挖薺菜,小詩回家拿小籃子。這時,一個鼻涕呼嚕了一臉、幾乎還穿著幼兒園圍兜的爛孩子就趨上來,手裡攥了一把楊樹葉梗,要和小詩鬥。
  • 沒過一段時間,小詩就近上了小學,就在大院出門大街對面。院裡的孩子,除了黑蛋二狗,都不在一個班。第一天上課時,校園裡還有同學在吹肥皂泡泡呢。剛進班門,同學都站起來了。他右手一鬆,書包後藏的鐵環掉下來了。幾個女生捂嘴笑,一看,自己上衣的兩個扣子都扣錯了,趕快解扣,書包又掉下來了。
  •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到機關上班。媽媽在郵電所工作,先送兩個妹妹上幼兒園。小詩揣著媽媽蒸的菜包子,往學校趕。校門口真來個瞎子在拉胡琴,還有賣笛子的,圍了很多人,四虎和二猴也站在邊上。老師在校門口說,「同學們,快進校吧,馬上就要上課了。」
  • 回到家,小詩把自己被選上合唱隊的事告訴媽媽,媽媽剛下班,又忙著做飯,高興得臉上綻開了花:「愛音樂的孩子不會學壞。」小詩說今早學校升旗,自己覺得國旗太紅了,不喜歡。媽媽聽了嚇一跳,「別瞎說!傻孩子!」
  • 爸爸隨省宣傳工作隊下鄉兩天還沒回來。小詩在學校又做了好事,受到表揚。學校操場下水管道要趕著完工,水泥圓管合龍前,有位女同學的鋼筆掉到縫裡去了,取不出來怎麼辦?老師問:「哪位小同學能鑽進去拿出來?」小詩說:「我來!」就鑽進去。
  • 那天接妹妹的時候,又和二黑他們爬到保育院桑樹上摘了很多桑椹。天陰,回來時下雨,小詩把傘遮在兩個妹妹身上,自己淋了雨,到家就早早睡了。第二天,在學校唱了一上午歌,中午就讓校醫務室送回來了。校醫說,有點發燒,打了一針,按時吃藥,多喝水,多休息,很快就會好的。
  • 我想那才剛開始,更糟糕的還在後頭呢!鐮刀斧頭是絕不可信的!那是會流血死人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