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頭石龜的傳說

楊紀代
(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21
【字號】    
   標籤: tags:

仙人洞,是江蘇顧山有名的古蹟。這個洞在香花橋底下,相傳是可以通行的,現在已經淤塞只剩一個淺潭了。

從前這個仙人洞,可通到常熟,有三十多里路。若想到虞山或常熟去的,可由仙人洞穿行過去。不過洞裡黝暗,行者必須點火燭照路。只要一枝短燭燃完,人已到了。所以那時到常熟去,非常方便,並且經此洞去的很多,是個捷徑又兼新奇嘛!

到後來不知什麼緣故,來了一個孕婦,也想抄捷徑,打仙人洞裡穿行到常熟去。哪知她走進之後,洞就不知咋地堵塞住了。

到現在,也沒人知道那孕婦是否安然抵達虞山。可是這洞,從此以後再沒有第二個人能通過了。

顧山這地方,另有一座香山,山腳下,有一間文選樓,樓前是一片松林,林中兩旁各豎著一排石像,有馬、牛、羊……等等,倆倆相對稱。只是其中的兩隻石龜不同,一隻龜是完整的,另一隻頭已經沒了,頭怎麼斷的呢?也有來歷的:

兩百年前,離香山不到半里有個小村落,其中有一戶人家,他們的田就在松林面前。這家的男主人天天到田裡耕作。

有一天,男人照例去耕作,到正午的時候,他的妻子送飯去給他吃。因為他倆新婚不久,妻子還十分靦腆,覺得不好意思開口和夫婿說話。

當她走到松林裡的時候,想了想,還是不敢打招呼,就把那碗麵放在一隻石龜的面前,一聲不響的轉身回去了。這隻石龜見她走了以後,就伸出嘴來,把整碗麵吞下肚去。

這時,那男人餓得頭婚眼花,心想她的妻子,應當拿飯來了才是,怎地拖到這會兒呢?為何太陽已偏西了,還不見來呢?邊想邊又埋頭苦幹。

時間過得很快,沒過多久,太陽下山了。男人因為沒吃午飯,所以急急收工,怒氣沖沖的往家趕。一進門,就把妻子罵得目瞪口呆。

他妻子定了定神,說道:「我送去了呀!你怎麼沒有吃呢?」

男人答道:「我沒見妳來!」

妻說:「我煮了碗麵放在石龜前,沒有喊你就走了。」

他一聽這話,就趕緊回頭往松林尋去,來到石龜面前,只見一個空碗擺那兒,他想,這麵誰吃了呢?怎麼憑空消失不見了呢?太不可思議了!

回到家,他把事情經過和自己的疑惑,一一述說,一家子都知道了,馬上這檔子怪事也傳遍全村,誰都在猜測這碗麵何以失蹤。

接連幾天,這男人總是沒吃到午飯,弄得全家人莫名其妙。

這隻偷吃的石龜,犯了天條而不自知,因為它干涉了人的事了,影響了人的生活了,命中註定它該死了!倘若不除去它,以後不知要有多少人受累哪!

一天夜裡,雷鳴電閃,大雨傾盆,霹靂一聲,把石龜的頭打掉了,從此,每天正午,飯不再無故消失。

讀者不信,可來玩一趟,那無頭的石龜,仍舊遺留在松林裡呢!@*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談綽,字公綽,性情剛烈正直,是明太祖洪武年間人士。因其才學被朝廷徵召,奉命到蘇州督察,郡守李某送給他一百兩黃金。談綽一見便說:「太守不瞭解我」,而拒收黃金。李某退而欽佩慨歎談綽正直的節操。
  • 清代乾隆十六年八月初三日,內務府官員在閱讀「邸抄」(內部情況交流性質的文件)時,發現景山某部門丟失了幾件古玩。官員懷疑是挑土的工人偷去了,於是召集了所有幹活的數十人來,準備審問一番,看能不能找到點眉目。
  • 那人駝背弓腰,用竹竿來捕蟬,就好像在地上拾取一樣,從來不會失手。孔子走上前去,拱手行禮,問道:「先生技術如此嫻熟,有什麼道理嗎?」
  • 梁商是東漢順帝時的貴戚、權臣、襲封乘氏侯、官大將軍、聲勢渲赫,權傾朝野。但梁商為人謙虛平和,從不以權勢凌駕法紀,有「賢輔」的美譽。
  • 鐘離意字子阿,東漢時代的會稽山陰人。年青時做過郡督郵。當時部縣亭長有受人酒禮的,府下登記在案考察。鐘離意封還記載時,進去對太守說:「《春秋》主張:先內後外。《詩經》說:『刑於寡妻,以御於家邦。』就是說:應該明白政治教化的根本,由近及遠。現今,宜先清理府內,暫且把考察遠縣細微的過失,放鬆一些。」太守認為他很能幹,就委任他管縣裡的事。
  • 清代,京城祟文門外花市的居民,都以種植花草為生。這其中有個年輕的女子,和父親一起生活。父親久病不起,女兒全心全意照顧父親,嘴上不斷的寬慰父親,但心底卻為父親的病暗暗擔憂。
  • 王常是洛陽人,既有膽量.又講義氣。有人遇到困厄和不平,他一定拔刀相助;看見誰挨餓受凍,他就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衣服和食物讓給別人。
  • 拆字是不是迷信呢?我認為窮理致知,不能算是迷信。只有相信江湖術士那一套才是迷信。拆字和文字學有密切關連,經驗閱歷更不可缺。同屬一字,卻因人、因時及因地之不同而拆法各異。這種高深、有趣的中國古老哲學,早已被古人、前輩藝術化了。
  • 人人都知道彭祖公公八百歲,是個多麼長壽的人呀!為啥能如此長壽呢?那是有緣由的。
  • 郗超與謝玄私交不睦。苻堅將篡奪晉君的帝位,已經攻佔了梁、岐,且下一步準備取下淮陰。當時朝廷討論想派遣謝玄率軍北伐,但有人提出反對意見;只有郗超說:「他必定能完成任務。我以前曾和他在桓宣武府共事過,他讓每個人都能發揮長才;雖然如同履、屐之間的小差異,也都能做到適當的任用。由此可推論,他一定能建立大功。」謝玄在立下輔佐帝業的大功後,當時的人都讚歎郗超的先見之明,且推崇他不因個人的好惡而隱藏別人的優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