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愛不愛其實一點也無法掌握

蘇非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儘管,才兩個月前,他們一起緊緊握手看了「鋼鐵人」;儘管才半年前,他對著她表示「有妳真好」。但前陣子,他卻說我不再愛妳了,我對妳已經沒有感覺,妳已不再吸引我,我們分開吧!

看著她這一個多月寫的日記,我好心疼。原來,愛情也像翻書一下,看完了,翻過去,不愛了。

「如果再怎麼相愛都有可能瞬間就感覺沒了,那麼,愛情走的時候或來的時候,都不需太難過或太高興。所以我很希望自己能走過這一段,當然這太難做到,但這是我的希望,不去沾染情愛,不受別人的情緒牽動,而是去體會一個人的單純的快樂。寂寞又如何?兩個人在一起的寂寞更加難受,在乎對方而又不被在乎的寂寞,更加強烈。比起寂寞,我寧願孤獨。」

她很平靜,但實際上卻痛得深沈。愛情或婚姻,如果早知道是一點都無法掌握,那麼來的時候、去的時候,也許都不該太難過。於是,我想到了莊子的故事。莊子一共娶了三個妻子,第一個死了,第二個離了, 第三個妻子很漂亮,兩個人恩愛有加。

有一天莊子去郊外遊玩,看見一個婦人邊哭邊用扇子扇墳。莊子好奇的去打聽,才知道這婦人和丈夫生前很恩愛,許諾一定會等丈夫的墳幹了才會改嫁。現在丈夫剛死,新墳甚麼時候才能幹?真是急人。莊子很感慨,就使用法術把墳子扇幹了。那婦人千恩萬謝的歡喜離去。

莊子回到家中,試探妻子,妻子口口聲聲發誓為他守貞終生不再改嫁。過了幾天莊子死了,入了棺材。開始時他妻子痛哭流涕,足不出戶。但是後來來了一位英俊的王孫公子和老頭,莊子之妻便被迷住了,用盡一切辦法勾引王孫,想改嫁王孫。早把對莊子的信誓旦旦拋於腦後。

終於王孫和她拜堂成親,成親之時王孫突然病倒,說有心痛病,需吃人腦。此時情況緊急,唯有劈棺用莊子之腦救眼前的新情人。莊子之妻拿起斧頭去劈棺材。莊子醒來,揭穿了他妻子的虛偽和移情別戀,並說王孫和老頭只是他變化的。他妻子羞的上吊自盡。

莊子徹悟夫妻之情,敲著瓦盆唱道:大塊無心兮,生我與伊。我非伊夫兮,伊非我妻。偶然邂逅兮,一室同居。大限既終兮,有合有離。人之無良兮,生死情移。真情既見兮,不死何為!歌罷,又吟詩四句:你死我必埋,我死你必嫁。我若真個死,一場大笑話!

愛情,不能否認,有她甜蜜美麗的一面,但為愛而傷而泣而悔的人也大有人在。很多人對地久天長、至死不渝的愛情看的很重,但也為此很累很苦。其實人有很多追求、自私、佔有,也都是從情中派生出來的,這也是情迷中人的一種「奢求」。

也許,沒有太多慾望的人,也相對擁有更多自在的平靜與真正的幸福!@*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09-24 9: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