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良勇:西方媒體為中共說話 壞作用更大

標籤:

【大紀元9月27日訊】(大紀元黃芩採訪報導)在《德國之聲》中文部副主任張丹紅為中共辯護之事爆發之後,《德國之聲》中文部,包括中文廣播和中文網在內的整體對華報導內容引起了華人學者的高度關注。 在德國議會經過夏季休會期,九月中重新復會之際,八位旅德華人學者代表其個人或所屬團體公開致信德國議會,要求徹底改組《德國之聲》中文部。對於他們此次行為的動機、目的等,大紀元時報記者採訪了其中的民陣主席費良勇。費良勇表示:如果一個西方的媒體與中共的表態一樣,那麼它們所起的壞作用就遠遠超過了共產黨的媒體。

記者:費先生,您好,能否請您談一下為什麼您和其他幾位在德華人學者要給德國議會和議員就《德國之聲》一事寫公開信,並要求徹底改組《德國之聲》中文部?

費良勇:共產黨不但在國內控制了一切媒體,還在海外共產黨同樣控制絕大部份的中文媒體,現在甚至還控制了像《德國之聲》這樣的海外電台,那我們當然感到震驚,所以我們必須要說話。

德國是一個民主國家,而且德國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國家,因為它既遭受了納粹的統治,也遭受了共產黨的統治。在這種情況下,二戰後在美國的幫助之下,德國走上了民主之路,但是現在德國的國家電台《德國之聲》竟然在很多方面跟共產黨一個鼻孔出氣,那怎麼行呢?

因為作為民主國家的媒體,首先要堅持的是人權理念,德國憲法第一條就是:「人的尊嚴不可侵犯。」可是在中國,人的尊嚴是不被當一回事兒的,比如說那些犯人的尊嚴、老百姓的尊嚴、知識份子的尊嚴甚至是一些高級官員的尊嚴也都沒有。奧運期間實際上是一次中國人權大倒退,很多的異議人士被隔離到別的地方,很多有了冤屈要上訪的人被共產黨用暴力驅趕。比如香港本來是自由港,今年四月我都可以進入香港,結果奧運之前,我們就不能進入香港了,這就說明了北京奧運造成了中國的人權大倒退。

在這種情況下,《德國之聲》竟然幫共產黨說話,所以我們要發出我們的聲音,這就是我們要向德國議會、德國執政黨、在野黨、媒體和一些國家機構發出公開信的目的,以引起德國全社會的關注。作為德國的國家電台一定要有堅持人權、自由、民主和法制的心,一定要有自由、平等和博愛的精神,不能夠跟著共產黨說話,不能夠受共產黨的欺騙。

記者:您認為德國之聲的現象在國外是否是一個普遍的現象?

在海外共產黨收買媒體的現象非常普遍,因為共產黨現階段的首要任務就是維護一黨專制的統治,共產黨在國際、國內的壓力之下,也開始講人權和民主,但他們都是空談和製造假象,一方面欺騙國際輿論、一方面欺騙國內人民,實際上中國根本就沒有民主法制可言。

記者:您認為是什麼原因使得像張丹紅這樣長期在國外生活的人,還會有這樣的親共言論呢?

這些都是和中共的教育和它的封鎖有關,因為像張丹紅那一代人沒有經歷過文革、反右等運動,他們開始懂事的年代是中國經濟狀況較好、國門也打開的時代,出了國又得以到像《德國之聲》這樣的地方工作,他們的人生之路應該說是比較順利的。因為共產黨的宣傳是從小控制的,每一個人從託兒所開始,就受到共產黨的控制,一直是受到黨文化的侵蝕。我們俗話說先入為主,一旦一個人的腦袋裡先注入的某種思想以後就很難改變,除非是在特別的情況下、在重大的事件影響之下,一個人才可能徹底的反思,才可能走向反面,否則就會不知不覺地跟著共產黨的教育思維去走。

張丹紅在國外生活,她也感受到了西方的民主、自由的生活,也接觸過一些海外的民運人士,也知道他們都是為了中國好,知道共產黨在搞一黨專制。但是在奧運前和奧運期間她的所作所為跟她以前的報導有了一個很大的變化,這種情況就值得分析。

其中一個原因之一是共產黨要搞好奧運,因為它把奧運看得很重,認為這次是強化它們專制統治的很好的機會。共產黨越來越腐敗,現在可以說是腐敗到極限了,它的民心喪失,共產黨只好高舉愛國主義的旗幟,一旦它有什麼難時,愛國主義就起作用了。因為很多時候愛國主義是幫專制主義幹壞事的,只有當一個國家受到外來侵略的時候,愛國主義是有其積極的意義,但是在整個世界走向民主化時,愛國主義往往是專制統治者用來打壓和欺壓老百姓的工具。所以奧運期間中共高舉愛國主義的旗子,在海內外發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宣傳攻勢,好像中國歷史上就是東亞病夫,中國歷史上受欺負、受欺辱,現在要通過奧運揚眉吐氣等等,把奧運作為中國的頭號政治任務,全面把奧運政治化。因此共產黨花了非常多的心血,不惜一切代價在海內外做了大量的工作,要來網絡所有的人才。

像張丹紅這樣的人物自然是共產黨要拉攏的重要對象。大家知道中共鎮壓老百姓是非常有手段的,在拉攏人時的接待方式也是高規格的。張丹紅們一回到國內,包括很多德國華人、德國人也知道,到了中國所受到的款待是他們想像不出來的高規格,因此這些華人會覺得還是回到祖國很不錯。中共給他們宣傳愛國主義的情操,帶他們去看一些好的地方,要讓在西方媒體裡工作的中國人為中共說好話。因此這次張丹紅的言論是相當反常的,當然說到反常,只是指張丹紅跟她以前的一些行事方法反常,實際上她的思想根源是受共產黨教育的,她內心受到的黨文化的影響一點兒也不反常。

記者:您提到中共在舉辦奧運會上下了很大的力氣和金錢,您認為它達到了預期的效果沒有?

費良勇:中共想要達到的一部份效果是達到了,一般民主國家、民運人士都希望藉助北京奧運會來推進中國的民主化,都希望向漢城奧運會那樣來推進民主化。但是我們看到有許多民主國家為了能夠佔領中國市場,所以不可能聯合起來向中共施壓。另一點中國的民眾受到共產黨得控制要比南韓受到軍人的控制要強烈的多,中國的民間對自由民主的追求和力量沒有當年南韓的老百姓那樣來的強烈。因此外界希望通過奧運來使中國改善人權的目的根本沒有達到,而共產黨利用奧運來達到強化它的專制統治的目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是達到了。

當然奧運之後很多問題又重新浮出表面,特別是奧運期間老百姓就感覺到奧運會給他們帶來了災難,當時國內的環境簡直就是完全干擾了人民的生活,比如建立那些奧運設施是也是對人民生活的干擾,奧運耗費巨大,浪費了中國人民的血汗,中共花費了巨款和國土的代價,來換取一些國家的領導人到北京觀看奧運,這一切都給民眾的生活帶來巨大的影響,有的看是感覺到了,有的人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我認為隨著奧運的結束,很多問題逐步暴露了出來,像毒奶粉事件,老百姓在冷靜下來仔細分析之後,也能夠明白過來,因此中共也不能夠完全達到它們的目的。

記者:這次張丹紅事件是德國的媒體和政界最開始揭露出來的,那麼您認為它們為什麼會對這件事情這麼重視?

費良勇;這次奧運之前發生了西藏流血事件、四川大地震和一些其它事件,西方某些個人在報導中出現了一些口誤,那麼中共的媒體就大量的攻擊整個西方媒體,煽動那些「憤青」、中國留學生來抗議和攻擊整個西方的媒體,因此西方的媒體也面臨共產黨強烈的挑戰,西方一些媒體在公開表示「這些個人的口誤讓人感到遺憾」之餘,也看到了中國的「紅海洋」在西方出現了。

其實是讓每一有頭腦的人來思考;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共產黨的媒體天天都在造謠,天天都在說謊,那些「憤青」為什麼不去抗議呢?天天共產黨都在鎮壓老百姓,那些留學生為什麼又不去抗議呢?這實際上都是共產黨在操作。因此一些西方的政界和媒體就會注意到,那些在西方媒體裡的中國人是怎樣為共產黨工作的,他們在西方是受到共產黨怎麼樣的控制,當然他們就會發現怎麼在《德國之聲》的工作人員怎麼也會和中共的聲音一樣,也會幫共產黨專制說好話,所以有人在看到這些消息,在通過他們的分析之後,他們就把這個事情揭露出來了。

其實張丹紅事件只是中共對西方媒體操縱和控制的一個縮影。如果一個西方的媒體與中共的表態一樣,那麼它們所起的壞作用就遠遠超過了共產黨的媒體。這也是我們這次公開致信德國議會——要求徹底改組《德國之聲》中文部的目的所在,不能讓他們再荼毒中國人民了。(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仲維光:張丹紅被停播合乎言論自由
還學文:張丹紅症候群與《德國之聲》
默克爾: 所有人都應享有同樣尊嚴
【鋒筆天下】臧山:德國之聲的新聞自由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指劉特佐藏澳門 證人突然中風亡?
【菁英論壇】反戰情緒高漲 中共2025年敢動武嗎?
【探索時分】巴赫穆特淪陷 烏軍確定反攻時間
【方偉時間】美國親共僑領 對上FBI槍口準星
【秦鵬觀察】中國經濟多器官衰竭 3灰犀牛撞來
【飛天大學學生娛樂作品】飛天學生樂團合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