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於軾:我是準確地被打成了右派

1978:平反之年

茅於軾

人氣 43
標籤:

【大紀元1月5日訊】毛澤東搞了三十年的階級鬥爭,傷害的人不計其數。這使人想起秦始皇酷政,賦役繁重,刑法苛刻,天下罪人不計其數,黥面斷肢者絡繹於途。我們這三十年的人斗人,直接整死的估計有上千萬之眾,間接波及的家屬和親朋好友可能上億,約佔當時全國九億人口的十分之一。更由於整的人大都是社會精英份子,因此社會組織遭到極大破壞。這是中華民族的空前災難。四人幫倒台後最緊迫的事情就是平反冤假錯案。我就是平反的一個對象。我在1957年就被打成右派,接著文化大革命又被抄家,掃地出門,並被判定為首都的危險分子,被趕去大同機車廠勞動。

  現在的青年人很難理解平反有什麼意義,不平反又會怎樣。要知道,三十年前中國的一切都被政府或共產黨控制著。每個人的飯碗拿在共產黨的手裡。讓你有飯吃就有飯吃,不讓你吃飯,就只好餓死。不像現在如果政府不僱傭你,你還可以去私營企業,或者去外企,甚至擺地攤,找口飯吃並不太難。那時候一個「有罪」的人是很難有飯吃的,就算有,也是處處受歧視,一輩子不能入黨,不能參軍,不讓你上大學,是完全沒有前途的。只有平反才能消除這些問題,使社會恢復生氣,避免人斗人的內耗,使國家走上發展富強之路。

  平反,並不是沒有阻力的。許多人認為把大家都平了反,拿什麼來管制老百姓?專政的手段是不能放棄的。這種思想到現在也還有市場。所以無產階級專政的說法還保留在憲法裡。要不是胡耀邦力主平反,這件事還不知道要拖到哪一天。胡耀邦主張的平反,就是一風吹,換句話講就是一個不留地全部解放。本來嘛,國家有法律,在法律之外搞政治迫害根本就是非法的。後來修改刑法的時候把「反革命罪」也取消了。不過人的思想總是落後於現實。直到最近還有華東師範大學的學生告密老師在課堂上宣揚反革命觀點。毛澤東之所以能夠在中國發動文化大革命,到美國去他未必發動得起來,就因為在中國有許多像華東師範大學的學生那樣的人。至今我們還沒有把握說中國就不會再發生文化大革命一類的事。

  對我來講,當時除了還欠我兩級工資之外,沒有什麼遺留問題。我在單位(鐵道科學研究院)裡已經有了能夠立足的學術地位,沒有什麼要乞求於人的事。所以我對平不平反不太關心。更由於我對平反這個說法根本上就有不同的看法。今天共產黨給大家平了反,明天還可以給你戴上反革命的帽子。權在人家手裡,平反有什麼用?所以我認為更徹底的辦法是從根本上取消統治者能夠整老百姓的權力。恢復百姓的憲法權利。所以我更關心的是百姓的權利,而不是個別人的平反問題,除非把平反和百姓的基本權利聯繫起來,那是我很關心的事。

  就事論事而言,我也不認為我需要平反。人家都說:某某人被錯誤地打成右派。但是我認為我是準確地被打成了右派,一點也不冤枉。因為我當時確實是想走資本主義道路,也可以說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道路。儘管我當時對什麼是資本主義,或者初級階段都不太瞭解,但是我的右派言論中確實主張豬肉買不著就應該漲價等等。如果說我當時並不錯,所以要平反,那麼就是那時候的共產黨錯了。可是至今也沒有誰說那時候的共產黨是錯的。所以要對我平反,這是在邏輯上還有沒搞清楚的問題。

  1978年已經過去三十年了,那一年最重要的事據我看來就是平反冤假錯案。但是這件事至今還留著尾巴,並沒有徹底給予解決。

茅於軾應約為英國《金融時報》「我的1978」徵文活動撰稿(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茅於軾:大家罵開發商不罵政府是愚蠢的
茅於軾:政治的改變是發展的前提
茅於軾:央行還沒有認識到通脹的嚴重性
茅於軾:汶川大地震有感
最熱視頻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韭菜輪流當 今年到你家
【嚴真點評&外交部大實話】川普全面反擊惡勢力竊國
【思想領袖】約翰遜:拜登撒謊 媒體視而不見
【新聞大家談】鮑威爾獨立 川普變陣 大戲開演
【微視頻】川普律師團出招 共和黨的最後防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