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名將蒙哥馬利:

font print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盟軍演練防與攻,英加兩軍戰術同;
襲擊敵港遭慘敗,臨危受命赴中東。

1941年11月17日,布魯克接替迪爾擔任帝國參謀總長,佩吉特接替布魯克擔任國內武裝力量總司令,蒙哥馬利接替佩吉特擔任東南軍區司令。

東南軍區轄第12軍、加拿大軍和一些地方部隊,現在,蒙哥馬利在職務上可以和亞歷山大平起平坐了。不過,亞歷山大還擁有新英國遠征軍司令選定人的頭銜,而蒙哥馬利卻沒有。但蒙哥馬利也有很大的機會,一旦在歐洲大陸開闢第二戰場,他就會被任命為集團軍司令。

為了迎接那個時刻的到來,蒙哥馬利把東南軍區改稱為「東南集團軍」,把自己列入「集團軍司令」之林。這樣,不僅能使他屬下的官兵習慣集團軍指揮部的指揮程序,而且能使他易於向兩個野戰軍及東南地區其他部隊灌輸他的作戰思想。

蒙哥馬利到任後,首先訪問所屬各部隊長,然後下達集團軍司令個人備忘錄,訂出冬季訓練計劃。他的訓練計劃包括士兵的各種訓練、部隊的野外演習和不帶實 兵的各級司令部演習。集團軍將組織五次指揮所演習,日期定在12月、元月和2月。此外,每支本土防守部隊必須歸屬於一支野戰部隊之下進行訓練,因為他認 為,要擊敗德軍的入侵,決非野戰部隊單獨所能,「本土防守部隊的有效合作極為重要。所以,我們必須提高本土防守部隊的訓練水平」。

然而,蒙哥馬利第一份個人備忘錄所關注的中心問題仍是軍官訓練。他寫道:「我認為今冬我們必須特別緻力於軍官訓練,以提高其專業知識水平。此 項訓練可在室內以模型進行,不會干擾第一節甲項所規定的主要訓練目標。」而軍官訓練的核心問題,又是軍舉辦的作戰研究周。蒙哥馬利決定第12軍於12月 15—20日舉辦作戰研究周,邀請加拿大軍的指揮官參加;加拿大軍於1942年元月舉辦作戰研究周,邀請第12軍的指揮官參加。後來,這兩次作戰研究周都 如期舉行,英、加兩軍都感到頗有收穫。

對蒙哥馬利來說,指揮第12軍是毫無問題的,但指揮加拿大軍就沒有那麼容易了。加拿大軍軍長克里勒曾任加拿大參謀總長,他自以為自己不僅是加 拿大軍軍長,而且是加拿大國家軍事利益的保護人。這種態度使他多次同蒙哥馬利發生衝突。到1942年春季,加拿大軍不再對東南集團軍行文,而只稱之為東南 軍區指揮部。1942年2月,蒙哥馬利擬訂一套預備隊計劃,以備德軍入侵時調動轄區內的總部預備隊時使用,但克里勒對此計劃提出抗議說,加拿大預備隊的部 署,除非得到加拿大政府或其授權之代表的同意,否則不能調動。克里勒的迂腐表現,使他和蒙哥馬利的關係在整個戰爭期間都處得很不融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947年,美國空軍飛行員查理斯·埃爾伍德·耶格爾創造了歷史,成為第一個在水準飛行中打破音障的人。其勝利激發出了一本書和一部電影,而這位獲獎無數飛行員的職業生涯則騰飛了70年。
  • (左:Tyler Kaufman/Getty Images,右:JOHN MACDOUGALL/Getty Images,大紀元合成)
    二戰英雄德斯蒙德·道斯是個拒絕打仗、連武器也不肯帶的士兵。道斯在1942年4月應徵入伍,但他拒絕拿武器,因而被看作一個「良心拒服兵役者」。儘管如此,他卻因沖繩戰役的鋼鋸嶺一戰獲得美國最高軍事勳章,在那裡,他救下了75人的生命。
  • 4日在台灣漢光演習中不幸罹難的空軍少校飛官吳彥霆,現在他的親友們正為安置英雄遺體而選擇塔位。日前,飛官妻子與親友一同赴新店碧潭空軍烈士公墓,行至忠靈塔時吳妻擲銅板詢問丈夫「老公你想住在這邊嗎?」並淚崩表示:「我會永遠跟你在一起!」
  • 曾任美國特種作戰司令的海軍上將威廉‧麥克雷文(William H. McRaven)4月份剛出版新作──《整理床鋪:小事成就大事,甚至整個世界》。線上書店亞馬遜將它評為道德類最佳著作之一。他傳達了一個簡單到令人吃驚的成功理念:成功從早起摺棉被開始。來看看他是如何激勵人們成功的。
  • 澳紐軍團日(ANZAC Day)是澳洲最重要的軍人紀念活動,在眾多遊行的隊伍中,一位佩戴戰爭勳章的穿著西裝的華人走在有二戰著名Catalina飛機橫幅的方陣前,顯得格外引人注目,他叫Thomas Cheong,曾參加過二戰時的空軍,今年已經92歲,依舊精神矍鑠,走完遊行全程。
  • 在上個世紀20年代末一直到40年代初,蘇聯一直擔心會同日本之間發生戰爭,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想辦法把戰禍轉嫁給別的國家。在當時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共)臨時中央政府的積極配合下,及日本國內左翼勢力對日本政策的影響,日本暫時將進攻的目標從蘇聯轉移到中國。這一改變,將中華民族拖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 急如星火盧溝橋事變後,由中共潛伏在國民黨內的紅色代理人張治中引發中日之間的全面戰爭,把中國推入無邊的戰禍之中。
  • 翼軍總司令張發奎張發奎是自信的,他相信武力萬能。他認為中國只要有十個八個像他這樣的第4軍的「鐵軍」,就能與列強爭雄。確實,1927年是輝煌的。6月,蔣介石指揮的國民革命軍到達河南。張發奎的第4軍在漯河南岸與東北軍隔河對峙,鐵橋上機槍密佈。張發奎下令以連為單位挺身衝鋒,一個連一個連的兵士冒著彈雨踏著屍體奮勇向前,前仆後繼的人浪衝鋒使守軍驚心動魄,竟丟了武器倉皇後退。漯河一戰,第 4軍威名遠揚!
  • B> 血雨江陰中國的海軍與遼闊的海洋和漫長的海岸線形成了強烈的反差。到1927年,南京政府的中央海軍只有50艘艦艇,總排水量34,261噸。此後外患內憂下的10年,雖然組建擴編,辦學操練,但發展緩慢,至淞滬抗戰前,中央海軍共有艦艇57艘,數量上雖然只增加了7艘,但排水量卻增加了萬噸,達到442,980噸。作為海軍部長的陳紹寬,決心一洗1932年淞滬之戰時海軍只能按兵不動、隔岸觀火的恥辱。 日軍的攻擊目標是中國的4艘主力艦,特別是鯨魚般的「寧海」號和「平海」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