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彩繪台灣

徐明義畫集(六)—橘紅(彩墨)

作者:徐明義
font print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橘紅彩墨

有一次,帶領一群學生去新竹芎林鄉飛鳳山那兒寫生。還未進入目的地,半路上就被滿山滿谷的橘子園吸引住了。路旁有一張木牌寫著:「開放試吃,出園稱斤兩。」都四十五十歲的太太小姐了,看到那告示牌,毫不猶豫,丟下畫紙畫具,衝進橘子園裡,沒在一片果海裡。

這幅「橘紅」是以工筆方式來畫就的,葉子的正、反、昂、俯、翻、轉,都稍做穿插安排,以求有較多的變化,布穀鳥(班鳩)則是很常見的留鳥,特地把牠們放大來欣賞。

Orange/ink and color painting

I once took a group of students to sketch on Mt. Feifeng at Chiunglin in Hsinchu County. Before we arrived, we stopped to look at the many mandarin orange groves along the way. A wooden sign by the road said: “Try them for free; they must be weighed and paid for if taken out of the orchard.” The forty- and fifty-year-old ladies with me immediately put down their sketchbooks and pencils when they saw this sign, and disappeared into the depths of the orchard.

In this painting I used a realistic style to portray mandarin orange trees. For the sake of variety, the leaves are shown from many angles and in many positions. The cuckoo is a very common local bird, and I enlarged these two so viewers can appreciate them better. @

點閱【徐明義畫集】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昌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夜幕低垂,一輪明月掛在樹稍,兩個夜歸人擎著手電筒踥踥地穿過樹林回家。屋簷窗櫺內透出一點點燈光,在沉寂的月夜裡,想必還有許多像這種倚閭望歸人的熱切燈光吧。
  • 偶爾興來,也畫一些潑墨。
  • 乍然聽到「黃蟬」這名字,還真是搞不懂為什麼植物要取動物的名字。不知當初為它取名的植物學家們所據為何?
  • 到婆羅洲島馬來西亞的沙巴省去玩,在沿海可以看到海濱住著千百戶的水上人家。
  • 說到文藝復興的藝術,一般人立刻想起達文西、米開朗基羅、拉斐爾等等最有名的大師。其實在人稱Quatrocento的十五世紀意大利,正處於西方藝術邁向頂峰的前夕,人文薈萃,百家爭鳴。前述三位大師也是在前人奠定的基礎上完善藝術的,他們各自的養成中也都遇到過「名師」的調教或影響。如達文西是委羅基奧的學徒;米開朗基羅在基蘭達優工作室「實習」;拉斐爾則深受佩魯吉諾的薰陶。這些前輩都是當時最負盛名的藝匠,對整個文藝復興的藝術發展也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 拖稿催債,大師提香的另類人生!皇帝是他的粉絲,教宗是他的擁躉,富貴一生終未逃過黑死病!搶師傅飯碗,狗血師徒鬥提香技高一籌!大才成就意大利第一名畫。
  • 最近多玩一些墨,有時候也使用積墨或宿墨來處理,看看能不能作出一些不同的「墨韻」或肌理出來。
  • 他的成功得益於另一個天才的死去!他是和米開朗基羅鼎足而立的一代宗師!梅杜莎腦袋的神奇妙用成就了一代英雄!忒修斯忘恩負義甩姑娘,導致父親自殺身亡!
  • 神韻演出中演員們身輕如燕的功夫使人印象深刻,在接受訪問時經常聽見諸如:「他們的技巧如雜技般高超」或是「演員的軟度讓我想到了體操運動員」的評論。人們以為這些動作皆來自體操或雜技,其實不然,它們全都來自於中國古典舞,並且有著悠久的歷史。
  • 米開朗基羅在一封1554年寄給瓦薩里的信中寫道:「……畫與雕刻再也不能安撫,我的靈魂全心全意的轉向神聖的愛,在十字架上展開了雙臂接納我們。」藝術雖然無價,真正不朽的還是神的永恆慈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