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學校教育特色舉隅:夏 商 周三代

默想
font print 人氣: 29
【字號】    
   標籤: tags:

學校之制,以三代最為完備。家有塾、黨有庠(音翔)、術有序、國有學。孟子說:「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學則三代共之。」「學」是大學,「校」、「序」、「庠」都是民間的小學。孟子又說:「校者,教也。序者,射也。庠者,養也。」這是行「鄉射」和「鄉飲酒禮」的地方,使人民看了,都要受到感化的。

成周的學制,是集虞、夏、殷三代的大成,分「國學」和「鄉學」兩種:「國學」為貴族子弟修學之所,「鄉學」為平民子弟修學之所。「國學」依程度的深淺,分為小學、大學兩級。八歲入小學,十五而就大學。《大學》一篇,是言大學堂之事;《弟子職》是言小學堂之事;《內則》一篇,是言女學堂之事;《學記》一篇,是言師範學堂之事。其他如農、工、商、兵學等亦都有學堂(見《管子、論語、左傳》等書),其教育之普及如此。

至於地方的學校,則謂之「鄉學」,屬於小學性質。在鄉(12500家)設有「虞庠」;在州(2500家)設有「夏序」;在黨(500家)設有「商校」;在閭(25家)設有「塾」。這是周代地方學制的大概情形。

故周代的學制,為政教不分的制度。當時教育為行政最重要的一個部門,以普及教育為達到輔佐國家施政與管理民眾的重要指標,兩者關係密不可分。論職務則「官」「師」不分,論目的則「禮樂政刑,其極一也。」《尚書》載:「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師。」《禮記學記》載:「能為師然後能為長,能為長然後能為君。」可見君之與師,名雖二而其實則合而為一。君師既屬合一,則教育和行政自不能有明顯的劃分了。

所謂教育機構,如明堂、辟雝(音庸)、庠、序、學、校等,並非專施教育的處所。由《詩經 靈台》篇得知「辟雝」為聚樂游宴的所在;由《魯頌泮水》得知,諸侯之「學」名「泮宮」的,為飲酒、獻囚的所在;《禮記王制》則告訴我們,學校為祭祀、獻囚、獻馘(音國,割下敵人的左耳,以報戰功,謂之獻馘)的所在。

於此可見古代的學校,並未與行政機關及宗廟分開。即就「鄉學」,如《周禮》所載:大司徒以下各職官是掌政令教治。所謂「教萬民」,並非文字和書本,而是見習、觀摩以及實地訓練的意思,和後代學校的性質,自是不同了。

以上為《周禮》、《禮記》等書所記載的西周的教育內容與特色,到了周室東遷以後,為春秋戰國時代,風氣開放和教育逐步普及的結果,使得社會結構、民生經濟、思想內涵都起了重大的變化,因此舊有的教育制度也遭到嚴重考驗,其所產生的結果有三:學校選士之制被自然廢除,而諸侯公卿養士之制,起而代之;公立學校逐漸衰頹,私人講學之風,日形發達;思想自由,百家爭鳴,造成中國學術史上的黃金時代。

–轉載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中國古代,有不少老師盡心教書,竭誠育人,成就了許多家庭的子孫。西方有諺語說「贈人玫瑰,手有餘香」。冥冥之中,慈悲的上天嘉獎這些老師,將蘭桂齊芳的昌榮顯達賜予其子孫。代代相傳的民間懿行,古樸的師道故事,講述著「成就別人,也成就著自己」。
  • 明朝的整個教育體制是中國歷史上最完備的一個朝代。因此,在這種教育體制下造就出來的人才也一直被後世所稱道。
  • 明太祖朱元璋戎馬得天下後,洪武元年(西元1368年),太祖敕令京城設立國子學堂(國家的最高學府「國子監」,或稱太學),令九品以上官員的子弟及民間通文義的少年俊秀到國子學堂當學生。天下平定後,太祖詔令恢復科考制度,各府、州、縣考選秀才及舉人入國子學。並特地賜給少年舉人(14歲左右)李擴、趙惟一、董昶等衣服蚊帳等日用品,其中特別聰慧的李擴等人還被召入文華殿及武英堂說書,太祖謂之曰「小秀才」。
  • 這是該教材節選的最後一課,回顧整部教材內容,從混沌初開,女媧造人,講到三皇五帝留下的歷史文化,各代的醫藥、技術,莫不體現神傳的特點,到了這最後一課,就只有講到佛道兩大修行文化的始祖。
  • 公輸班削竹木製成老鷹,飛上天空三日都還沒有落下;張僧繇在金陵安樂寺的牆壁上畫龍,畫上眼睛之後,雷電交加,牆上的龍破壁而出,騰空飛上天。
  • 盧醫、扁鵲是古代的名醫;鄭虔、崔白都是古代著名的畫家。東晉的郭璞得到《青囊經》,所以擅長於占卜;唐朝的孫思邈得到龍宮的藥方,能夠醫好龍的病,拔除梗在老虎喉嚨的骨頭。
  • 造紙術,堪稱中國四大發明之一。蔡倫千百年來備受人們尊崇,被奉為「紙神」。美國科學家麥克.哈特撰寫的《影響人類歷史進程的100名人排行榜》中,蔡倫排在第七位,排在哥倫布和愛因斯坦之前。可見其對世界文化的發展貢獻之大。
  • 周公發明了指南車,而羅盤是他遺留下來的規制;南朝劉宋時的錢樂,奉命製造張衡創製的渾天儀,觀察天體運行,從事天文曆法研究的人自此才有所依據。
  • 神農氏遍嘗百草,了解草藥的寒熱溫和等性質,相互配合的禁忌,才有醫藥的藥方;后稷教導人民播種五穀,讓糧食有了保障。燧人氏鑽木取火,使人民開始吃熟食,懂得烹飪;有巢氏架木為巢,發明了建造房屋的方法,開始了宮室的建築。
  • 《忠經》的第七章談的是政理。開章的第一句:「夫化之以德、理之上也。」讓筆者穿越了時空想起了小時候課本裡面說的:「以德報怨」,那時說的是對待戰敗的日本。不管這四個字的原則帶給日本人民多少的恩澤,但對學生們來說確實留下了不復仇與善待侵略者的教育影響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