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葉家書:鬼王節笑談

真子
font print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31日訊】每個人都得做一回小孩子,要問小孩子最怕什麼,我只記得我做小孩子的時候,最怕的是一個「鬼」字。鬼是什麼?誰也沒見過,可是聽得多了,也就疑神疑鬼,疑心生暗鬼,只知道人在明它在暗,來無影去無蹤。那時做小孩子的時候我們都愛聚一塊兒聽鬼故,聽罷故事夜裡回家 ,有惡作劇的在後面大喊一聲:「鬼來了!」嚇得咱拔腿便沒命的逃,哈哈這便是「鬼」吧?沒見過,但蠻嚇人的。

長大後來到加拿大,真的見著「鬼」了,不是那陰森恐怖的鬼,這邊的「鬼」們都笑咪咪的,年齡都不大,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許多小不點兒,衣著古靈精怪,在每年同一天相同的時辰,三五相繼而,滿街市遊走。這一夜真如咱老中俗語說的「鬧鬼」了,又或「群魔亂舞」夜,什麼都由著「鬼」。「遊魂野鬼」們到大門緊閉的人家敲門,一字不含糊的叫「Trick or Treat ?」那意思是說,你得給吃的款待咱,不然有你好受的,二者任選其一。當然人都比鬼聰明點,人才不和鬼一般見識,趕緊拿準備好的糖果把「鬼」打發了事。小鬼們得手,便又換別家討吃的去也。

哈哈說得真像那麼回事。其實不是真鬧鬼,是這世上的「洋鬼子」們在搞鬼。十月三十一日是西方的鬼王節」,又叫「萬聖節」。想想「聖」和「鬼」又怎會扯到一起?特意去查出處,才知此日乃天主教所定之天下聖徒之日(「The day of hollows 」),因傳說這一天去世的鬼魂會返回陽間借體還魂,在生之人為趨吉避兇,便把自己打扮成妖魔鬼怪的樣子來嚇鬼。真虧「洋鬼子」們想得出,扮鬼來嚇鬼,這是哪一門子的道法呢?不過「鬼王節」也就兩千多年延續至今,如今人們大概也不會理會和知曉其來源與含義了,只知道每年的這一天有個鬼王節,是個好玩好吃的日子,人麼就是要日子過得快活點,自然不會錯過任何一個令自己快活的節日。

而商家也不會錯過任何一個生意的商機。西方有不少專售「鬼王節」道具的商店,走進店家,撲面而來的是青面獠牙的鬼魅面譜,凶神惡煞的巫婆形象,還有骷髏頭骨等,總之就一個醜怪可概之。「洋鬼子」們就這麼扮鬼扮馬 的樂此不疲。

而觀當今西方的文化思潮也還真有那麼股鬼靈精怪的傾向。畫裡畫個骷髏頭骨叫藝術,彫刻也來個骷髏頭像,商店櫥窗裡擺著,還有衣服手袋印繪著滿滿都是,四處招搖。換了是咱老中,中國傳統文化卻是要大吉大利的,老中禮敬的形象都是慈眉善目的佛和菩薩或仙人,要不就是正氣威武的關公等 ,誰要在家擺個骷髏頭像,老人家必定會說:去去去,多不吉利!畢竟中華幾千年文化源遠流長,敬神信佛並非人想當然的習俗,老中相信其背後的玄妙,不僅僅是個人喜好那般簡單。

每回見到穿戴印繪著骷髏頭骨衣飾的人都會想,如果有機會要跟他們說,不怕鬼之大無畏精神是不錯,但人活在世上還是得多看多心存美好的形象,因為純善純美的形象帶的是正能量,能福佑於人。如果有小孩子問,「鬼王節」那天該裝扮什麼,真子當會答:扮仙女,扮天使,我會多給你幾顆糖果。哈哈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是一個廣告如洪水氾濫的時代。無意對廣告之優劣品頭論足,只是在加拿大的電視媒體也不例外,廣告頻多也罷了,卻難得真正有吸引力的。
  • 加拿大當真是這麼個和樂富庶的地方。這兒各類遊行活動多多,可以說,遊行是北美國家的一大文化特色。每年夏天是遊行活動的季節,由各城市各機構主辦,邀請不同族裔團體參加,各顯神通的遊行慶典,亦同時展現北美多元文化的風采。
  • 有道「民以食為天」,因人有七情六慾,是故飲食為裹腹,亦乃享受也,佳餚美食,人皆喜之,只是很少在意,其實飲食也是一種文化,秉承各自民族的文化承傳,佳餚美食之中,亦有各自精緻的文化內涵呢。
  • 不禁想,有沒有這樣的社會,人人樂天知命,工作勤懇敬業,打工的只管幹好工作,而老闆更才德兼併,懂得如何厚待屬下,如此社會,豈不美哉?想來好像太理想了點,有點不像人間。
  • 修煉,在人類的文化中,修煉之含義便是生命回歸。幸福的白石鎮,靜靜的守候那個藍色的童話至今,今日多少雙手展開的信息,許正是人類等待的千載機緣吧。
  • 在加拿大天天說英語,聽說的最多的一個詞是「thank you」(謝謝)。西人愛說「謝謝」,說的習慣成自然,別人等閒丁點兒的舉手之勞,他們都得鄭重其事說「謝謝」,說的誠懇而動聽。
  • 若童年無憂,青壯之年曾有過坎坷的生平,因為有青春歲月生命能量的加持,苦難並不算什麼,而到黃昏暮年,則否極泰來,夕陽無限,並無唏噓惆悵,這樣的晚年,誰說不是人生的一大福份呢?

  • 香港也許沒啥文化底蘊,但香港也特別,因其特殊之歷史際遇,一百多年前歸在大不列顛國旗下,喝足一百年洋墨水,不曾受中共黨文化的浸淫,是以香港文化雖非脫俗也不算清新,但至少自然真實,思想之自由與港人之民主意識令香港文化中的幽默諧趣得以自由發揮,以此形成其俗世的風格,不深刻,但尚可娛樂。

    對比大陸電視,以其泱泱大國之人傑地靈,演員自然千里挑一,形象是沒說的,製作也蠻認真,比香港的考究多了。然而大陸的電視劇集並不太受落,坦白說,悶,沉重,節奏太慢,色調灰濛濛的,好像用的都是劣質菲林,一句話,不好看。

  • 我總是嚮往那些古老的時代,那些古老傳統的人類精神,看那些傳統手法建造的房舍和廊亭,不僅是欣賞那些鬼斧神工般的技術,那些作品,貫穿一份不朽的靈性,一種專心致志的精神,價值無量。人類自翔在日新月異的科技中不斷前進,又有多少人覺悟,所謂的進步 ,其實正是後退呢。
  • 那一夜,我看到北美平原清明高遠的天空飄過一片西藏潔白的雲,那一夜,我聽到一位真正的藏人的歌唱。年青的依西姑娘,穿著草綠色藏族的長裙,黝黑的肌膚閃爍著青藏高原溫暖明亮的陽光,她以沉厚和緩的嗓音悠然唱出自己譜曲的歌。我聽不懂她唱的藏語,可是我聽懂了她歌中那份真誠的祈盼,當席中所有漢人和藏人來賓輕拍著節拍和著她的歌唱,也唱和著同一樣慈悲的祝願,霎那間淚水漫過了我的雙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