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間】北京的時來運轉

蔡大雅;繪圖: 蕭素惠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見證著歷史的興衰。北京這個城市在契丹的統治下逐漸嶄露頭角,直到元朝正式找回昔日的風光,令人不禁感慨,竟在異族的統治才找回其本來的面目。 時來運轉 五代十國時,我被割讓給了契丹,這可能是我在歷史上唯一一次被和平轉移的情況。也許是歷史的安排,或是時候到了,我在北方民族的管轄下開始嶄露頭角。遼在唐朝幽州府的基礎上進行建設,分內城外城兩部份。外城為一般居民區,遼人篤信佛教,城內多有寺廟,有些保存至今,如現在的法源寺和天寧寺塔,就是遼國時期的建築。內城在全城西南方,是宮殿區。此外還有廣闊的皇室園林,園中有池,池中有島,島上建有瑤池殿,皇親宅邸則沿著池畔建造。 歷史洪流中的奢華雲煙 由於唐末的安祿山、五代初的劉仁恭都在此稱帝過,宮室的建造自也比照皇宮規模,到遼時根基尚存。遼為契丹人所建,原為遊牧民族,初始並未多加建築,但隨著逐漸漢化,城市的建設也相對增加。遼國建築不講究華麗裝飾,卻很堅固耐用,若非戰火吞噬,經常可以維持百年之久。 金滅遼後,維持遼設立五京的做法,我從遼國的南京變為金國的中都。由於金攻遼時,尚屬未開化民族,習慣在城破之際,燒殺擄掠,大肆破壞,使我幾乎成為荒城。後來金朝為了營造我作為首都,還必須使用大量人力(八十萬民伕、四十萬兵力),才能在遼南京的廢墟上進行大規模的重建。 此時金朝也和遼國一樣接受了漢化,重建的城市,自也依循中國傳統的古制,除了將外城的東、西、南城牆向外遷移外,還增建宮城,使之位於全城正中。我最開始的模樣,也就是西周初年的方城平面、王者居中的格局,在相隔二千餘年後,再度重現於世。 擴建後的我,宮城內建築群的配置,是仿照北宋汴京宮殿的格局和形式。工程十分浩大,使用的材料也非常講究,作工則極盡華麗奢侈。這些都已經消失在歷史的洪流當中了,這個時期的建築成就,現在只能從屹立八百餘年的盧溝橋中略窺一二。 金人營城,除了建築物極為講究外,宮苑擺設的木石裝飾,也務求精緻奇巧,不惜投入重資,甚至從宋徽宗在開封近郊的皇家園林「墾獄」裏搬運過來。我的東北角原本是一處沼澤,擴建時將之開鑿為人工湖泊,上築瓊島,周圍建宮殿,就是今日的北海及中南海一帶。 煥然一新的我被定為金朝的首都(西元一一五三年),自此至今將近九百年的光陰,歷來的各個朝代都以我為首都,這段期間包含了我意氣風發的黃金歲月,也有步入老病的日暮時期。 歷史再度循環,金朝如何的對待遼國,蒙古如出一轍地對待金朝。我在蒙古攻金時遭到嚴重破壞,以致元世祖忽必烈欲遷都於此,還需避開荒墟般的金國故都,在東北角另建新城。在建造地上物之前,先埋設全城的下水道,再建造宮殿王府、內外宮三重城牆等建築,費時二十餘年才完成。 找回原來的面目 我在元朝時,身體呈長方形,大小近似北宋汴京,約為隋唐長安的五分之三大小。城內街道一如唐長安的筆直寬敞,經緯垂直交錯,大街寬二十八公尺,小街十四公尺,胡同是小街寬度的一半。 外城分六十二坊,只允許富人和官員遷入,其餘百姓只能留在西南邊的金朝舊都。我雖然仿照隋唐長安的城市格局規劃四方整齊的居民坊地,但各坊四周已經不再營建坊牆包圍。此外還有一項創舉,就是在城市的中心建造巨大的鐘樓鼓樓,作為報時之用。元朝實行宵禁,夜晚鳴鐘三下後,除非有特殊情況如生產、疾病而外出延醫外,禁止居民在街道上行走。 元朝將其疆域裏的人民分成四種,實行種族政策。根據看過我的馬可波羅的記載,元朝規定在位於金朝和南宋的所有城市的民宅,每個房舍門戶上必須貼示戶主及全家姓名,此外奴僕姓名、牲畜數量等,也得詳記於上。就連外商旅客投宿客棧,也需依照不同國籍分別居住於官府指定的旅舍,並且必須登記姓名和投宿及退房的時間。 蒙古人信奉喇嘛教,城裏宮內建有多座密宗寺廟。元朝皇帝對宗教採取自由開放政策,加上帝國遼闊,包含民族眾多,遂形成各民族的各種宗教場所在城內林立的景象,除了中土傳統的佛寺道觀外,還有喇嘛廟、清真寺、景教教堂、拜火教祭壇等。 皇城位於全城南部的中央,皇城的中心是海子,就是今日的中、南、北海。北邊是宮苑,東部是宮城,西側則建有廣大的寺廟。皇宮和朝廷所在的宮城位於全城的中軸線上,社稷壇位於西面城門內,太廟則相對應的位於東門內,市場集中在城市的北邊,正符合《周禮·考工記》裏「左祖右社、前朝後寢」的傳統布局。這讓我很是感概:我活到現在,輾轉過多少朝代,居然得到了異族的手中,才能恢復我的本來面目!(待續)◇ 轉載 新紀元141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件事不在大小,貴在持之以恆,貴在善始善終,才稱得上無憾。
  • 明朝時期,有位大臣出身於貴族,官秩一品。一天,明武宗問話,這位大臣不知百姓如何耕種,如何收成,也不知為何「粒粒皆辛苦」。於是明武宗派他到地方,做了一員九品小吏。後來,這位大臣有了這樣的改變……
  • 600多年前,文萊第二任國王仰服大明聲教,親率王族、大臣等150多人泛海來朝,只為一睹天朝皇帝龍顏,即使托葬中華,死而無憾。明成祖朱棣為文萊王國御製鎮國碑文,親賦《浡泥長寧鎮國山詩》,以彰大明全撫天下榮恩。
  • 崔氏離開朱買臣後,為了生活,便改嫁了。有一天,正值清明節,崔氏隨著丈夫去掃墓。來到墳地,看到墳地樹林中,有個清瘦的人影一邊砍柴,一邊在高吟著「子曰……」。看他打柴是假,讀書倒是真,砍了半天,連根小樹枝也沒砍斷。崔氏不用猜,就知是自己的前夫朱買臣。
  • 李惠身為地方官員,智慧清廉是很有名的。古代勤政愛民的官員,都很重視斷案。因為斷案的公平、正確,直接關係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李惠深知此理,所以他平時便處處留意觀察,分析事物的內在聯繫。並且,也很重視培養下屬吏員,以提高他們的辦案能力。
  • 當年,被譽為「飛虎隊」的「美國志願航空隊」的軍服上縫有一條「血符」,上面寫著:「來華援助洋人 軍民一體救援」。
  • 西漢末年,由於黃河泥沙長期堆積,「河水高於平地」(《漢書.溝洫志》),黃河經常決溢。漢代曾兩次大規模修治黃河。在王景治河之前,已經有過一次。那是漢武帝時(前132年),黃河從瓠子河(河南濮陽)決口,大水氾濫於16個郡,造成嚴重災害,歷時二十餘年,直至元封二年(前109年)武帝派汲仁、郭昌徵調數萬民工修治黃河。為表示誠意,武帝親臨治河地點,舉行祭祀儀式,沉白馬、玉壁以祀水神。在祈禳儀式結束後,才命民工運柴禾堵決口。經過這次整治,以後80年間黃河沒有發生大水災。
  • 安史之亂中,張巡挺身而出,率領僅有的數千名將士抵抗十三萬叛軍,展開了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睢陽血戰。最後雖然由於眾寡懸殊,糧盡援絕而失敗,但卻有力地遏止了叛軍南下,保住了大唐半壁江山和江淮豐厚的財源,為大唐王朝反擊,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和物質保障。唐朝大詩人韓愈,在評價這場歷史上最慘烈的戰役時,就說「無睢陽即無江淮,無睢陽即無大唐」,可見其重要性;而這悲壯的一幕,更使文天祥「罵賊張巡,愛君許遠,留取聲名萬古香」的詩句流傳千古。
  • 生活中難免有被人誤解的時候,是竭力解釋、激化矛盾,還是退一步,以寬厚之心待之?何謂「寬厚」?應該指的是待人接物的寬容和厚道。寬厚能容人之短、容人之過,即便自身需要忍讓、需要吃虧,即便自己被誤解。歷朝歷代,以寬厚之心面對誤解而為世人所敬重者並不罕見。
  • 關於「義」和「利」的關係,幾千年來,歷代思想家都有所論及。在春秋戰國時期的諸子中,法家提出了「貴利輕義」的主張;道家以既超道義又超功利的態度來看待義利;墨家既不重義輕利,也不重利輕義,而是義利合一,志功雙規;而儒家創始人孔子則提出了「重義輕利」或者說「先義後利」的思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