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愛宗:沒有新聞自由的記者節是偽記者節

—11月8日官方記者節呼籲新聞自由

昝愛宗

【大紀元11月10日訊】一個悲哀的事實是,為什麼我們的記者節不像60多年前中國共產黨提倡「民主自由」以及「新聞自由」那樣高喊「我們要新聞自由」?

我看了今年的11月8日所謂記者節的官方媒體報導和相關文章,居然找不到一句「新聞自由」,更找不到一句「第四種權力」,更更找不到加速為「新聞法」立法的追問,為什麼?

難道我們的國家新聞自由了嗎?難道已經擁有和立法、行政、司法並列的「第四種權力」了嗎?難道我們國家制定了保障新聞自由和記者輿論監督的「新聞法」了嗎?

今天我接到一位維權的一名知識分子的短信,向我祝賀記者節,我說不能保障說真話記者的記者節是偽記者節,難道還有假嗎?事實還不夠多嗎?

有人說記者說無冕之王,可在中國,卻是「王的喉舌」,這一「喉舌」本身就是「王」的工具。11月8日的《南方都市報》社論承認這一無奈,稱媒體「是執政黨的喉舌」,「喉舌」便是中共的喉舌,但中共卻自稱媒體又是「人民的喉舌」,前總理朱鎔基美其名曰「群眾喉舌」(也是朱氏謊言之一),看看六十年來,有幾個良心媒體活了下來——《世界經濟導報》、《21世紀環球報導》?自從市場經濟後,我們的新聞媒體一直在蛻變,只是「替黨說話太多」,「替群眾說話太少」,除了愚民、忽悠民眾早早成為億元、數億、數十億產值的媒體大戶外,在捍衛新聞自由的路上談不上什麼成長,反而是在各種矛盾的碰撞擠壓中不斷扭曲,失聲、賣身求榮。偶有幾張媒體的若干記者偶爾替社會發幾聲,所謂履行輿論監督職責也往往被擠壓,最後只剩下一聲嘆息。

幸好現在有網絡,自然比紙媒體上的相對的新聞自由多了一點,網絡論壇、博客、推特、聊天室披露的可能瞬間就被刪除的事實真相多多觸目驚心,處處可見網民同情民生多艱,指責那些說官話、視人民為「屁民」的書記、縣長、局長們草菅人命,抨擊那些說記者「替黨說話,還是替老百姓說話」的昏官們尸位素餐,大快人心。雖然網絡也受行政指令和中宣部真理部的監控,但網友自發履行輿論監督的職責,為民意代言,監督政府,甚至批評,問責,眾人拾柴火焰高,最後網民總能佔上風。

下一步,不能與民主及時互動的紙媒體肯定呈現衰勢,而人人皆是記者的網絡媒體自然呈現強勢,先是公民發言,再是監督政府,再是爭取新聞自由,再是突破限制早日得到新聞獨立,總是小卒子一天也不放棄前進。網絡上的公民記者們,觀察這個社會,監督這個政府,記錄這個時代的真相、參與這個社會所有公民運動的事件,推動公民社會建設,監督政府成為公開透明的政府,促進法治社會的建立,一旦媒體自由了,所謂偽記者節就去偽存真,就是真正的記者節了,我們這個時代就有了真正的新聞自由了。

文章來源:《參與》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中央社2專題獲社會光明面獎  王金平頒獎
台中央社先生蕭同茲銅像安座  傳承新聞專業
記者屢遭毆打 昝愛宗:民間應辦報紙
芝加哥華語媒體與臺北辦事處慶記者節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大法官退縮 彈劾勢必難產?
【遠見快評】中共舞劍意在拜登 習喊話投石問路
【財商天下】美盯上新疆棉花 品牌服飾背後故事
【新聞大家談】中共軟硬兼施 拜登首提戰略忍耐
【珍言真語】劉銳紹:人大將改香港特首選規
【有冇搞錯】捕風捉影 說中南海異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