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理喚醒的心(143)

Souls Awakened
唐乙文 Yiwen Tang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我從牢裡出來後,610經常打電話、或登門到我父母家騷擾我們。它要我時時向它報告我在哪裡、在做什麼。

我拒絕。

我到廣州後暫住在舅舅家。610的電話很快追到了那裡。廣州海珠區610主任在電話裡對我大發雷霆:「你這樣的人是要在我們監控之下的!你不報告你的行蹤給我們就等於失控!這是不允許的!」

「我不必要向你們報告。我是個自由的人。」

「只要你還煉法輪功,只要你還在中國大陸,你就永遠不可能自由!」

(待續)

(英文對照)

Since I got out of walls, 610 had often called or come to my parents’ home to harass me. It ordered me to check in with it telling my whereabouts and what I was doing on a routine basis.

I refused.

I stayed in my uncle’s home after coming back to Guangzhou. 610’s phone calls soon chased down there. The chief of the Haizhu District 610 threw a fit at me on the phone, “People like you are supposed to be under our surveillance and control! Your not checking in with us amounted to losing control, which is not allowed!”

“I don’t have to check in with you. I’m a free person.”

“As long as you still practice Falun Gong, as long as you are still in mainland China, you can never be free!”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酷刑後,我被關進一間看守嚴密的小牢房裡。牢房的鐵門二十四小時緊鎖。我在裡面昏迷沉睡了兩天,全身痛的連身都翻不了。
  • 看守強迫我終日坐在牢房的小塑料凳上看中共誹謗法輪功的宣傳材料。她們時不時透過牢房鐵門上的一個小洞監視我和阿玉在裡面的情況。
  • 剛開始我是看的。看中共怎麼造謠。放完「天安門自焚」的錄像後看守問我:「看完這個,你該放棄法輪功了吧?」我說那是假的。然後我一一給她們指出來其中的造假之處,聽的她們無話可說。
  • 在這次酷刑前我一直善意、真誠的和看守溝通,盡力使她們明白大法的真相。酷刑後我變的非常沉默。我意識到這個時候語言已經沒有用,唯有依靠對大法的堅定去震懾邪惡。
  • 那時天氣非常寒冷,看守們穿著厚厚的軍大衣還冷的瑟瑟發抖。她們總是到晚上九點左右才允許我去沖涼。冰冷的水一澆到身上,身體凍的冒煙,傷腿馬上凍的僵硬、更加紅腫疼痛。
  • 年底越來越近。見肉體的折磨和瘋狂的強制洗腦都不能使我放棄大法,看守們越來越急。
  •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七點,三大隊教導員來到牢房,要我站到牢房的一個角落直到願意放棄法輪功為止。她命令倆個「挾控」在我耳邊大聲讀中共的宣傳材料,不許我坐、不許我睡。
  • 我沉默著任她們罵。我的腿腳已經僵硬、沉重的像灌滿了鉛一樣,痛的像十幾把刀在割。我感覺它們隨時都可能支撐不住而倒下。
  • 第三天上午,勞教所所長到牢房看了一眼我的腿後冷冷的說:「唐乙文!你再不配合我們你的腿就完了!」
  • 那間關我的小牢房成了舞台。看守們一個接一個上台表演她們邪惡的招術,折磨我的肉體與精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