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漫談:黑與白的調和

許平和
  人氣: 39
【字號】    
   標籤: tags:

學書法、繪畫或篆刻的人對「計白當黑」這個詞應該都不陌生。就書法而言,大體上「黑」指有墨處;「白」指無墨處。所謂「計白當黑」是把點畫的空白處視為字的一部份,因此寫書法時要把空白看成與書寫內容一樣重要,不但要注意字體線條本身,還要注意筆畫與筆畫之間、字與字之間、行與行之間背景的分佈情形是否疏密得當,是否讓整幅作品的行氣流暢而且相互呼應。

鄧石如說:「常計白以當黑,奇趣乃出」,這是書法布白的妙境。如果只顧著把每個單一筆畫寫好,注意黑的部份,而不考慮相互的呼應關係,那麼畫面就容易流入單調或不協調,也就無法引人入勝。

如果細細品味歷代書法,我們會發現,那些富奇趣的空間呈現,往往不是制式的、完全先設想好的、一成不變的,而是每個書家在書寫經驗中養成了一定的審美趣味,學習、發展了自己一套書寫的理或法則而形成的。例如柳公權的書法中宮緊縮、虞世南舒朗勻稱、歐字險絕、東坡濃密、黃廷堅的幅射特性、八大的簡潔空靈等等,他們已經有一套屬於他們的表達方式,呈現出來的畫面也就各異其趣。

從這個角度思考,「計白當黑」就不單只是結構與佈局單方面的問題,它與用筆、用墨息息相關。書法家對線條特質、墨色、空間的理解越深刻,就越能在自然的書寫中「黑」「白」自成呼應,形成空間完美的畫面。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似乎也有幾分「計白當黑」的理:一味的以自己的觀念為中心,不在意他人的感受行事,就像不知「計白當黑」而致使畫面不協調的創作,肯定會時時與週遭人發生衝突,無法圓容人際關係。更進一步來看,溶洽的人際關係在本質上又不能單是有目地的刻意經營所能達成,它更需要健全成熟的心理狀態配合。良好的心性,自然會讓人的一言一行發自為他的信念,心性越高,與環境的容合就越圓滿。@*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董其昌專精繪畫,擅長山水,其繪畫理論於後世畫壇影響甚著。
  • (shown)蘇軾書法自成一家,長於行書、楷書,筆法肉豐骨勁,跌宕自然,同蔡襄、黃庭堅、米芾並稱「宋四家」。
  • 世人對王寵的書法評價極高,他與祝允明、文徵明並稱為「吳中三家」。
  • 文徵明在詩、文、書、畫各方面已卓然有成,與唐寅,祝允明、徐禎卿三人號稱「吳中四才子」。
  • 台閣體書家主要為宮廷官員,在書法上則以結體方正、大小統一為原則,媚態十足卻缺乏骨氣與神韻。
  • 蘇東坡對黃庭堅詩文,讚譽他字句中有超逸絕塵之氣。
  • 歷代書家對柳公權的書法有很高的評價,他的書法結體遒勁、落筆清朗雄秀,而且字字嚴謹、一絲不茍,其「心正則筆正」的「筆諫」也被世人傳為佳話。
  • 各朝代的歷史演變因為有筆的書記,我們才得以進入文字世界,方能窺得唐太宗以仁德佈於天下,讓人能深刻理解甚麼是「仁」.........
  • 顏真卿出身文人世家。祖上顏師古、顏之推都是有名的文學家。顏真卿的書法則透出剛正、坦蕩的將帥之風,筆落處,大刀闊斧,不加雕飾..................
  • 筆、墨、紙、硯,是書房中常備的四種書寫與繪畫的工具,所以合稱為「文房四寶」,又稱為「筆墨紙硯」、「文房四士」、「文房四物」。文房四寶,古代文人書房必備的四種書畫文具,是中國獨具傳統特色的文書用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