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丈夫被迫害致死 無法申冤妻子被綁架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11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姜華明綜合報道)據明慧通訊員內蒙古報導,2007年5月31日晚,剛新婚一個月的楊宇新、甄海燕夫妻被非法抓捕。內蒙古莫力達瓦旗「六一零」主任張世斌用手槍抵著楊宇新的頭部,四、五個人將其抬到車上,隨後進行非法抄家。僅兩個多月後,8月27日,楊宇新就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一歲。張世斌在迫害死楊宇新後,將甄海燕非法勞教,又不經任何手續強行火化楊宇新的屍體。甄海燕被多次酷刑折磨,一度幾乎成為植物人才被釋放。近日於2009年11月6日中午第三次被綁架。

酷刑折磨丈夫被迫害致死 妻子病重被勒索後釋放

法輪功學員甄海燕和楊宇新,家住內蒙古呼倫貝爾鄂倫春旗大楊樹鎮新華村五隊,二人於2007年5月1日結婚。2007年5月31日晚上7點多鐘,莫旗610頭子張世斌帶人,闖入甄海燕母親家,沒有任何手續,強行將楊宇新夫婦二人綁架。過程中,張世斌用手槍抵著楊宇新的頭,四、五個警察將他抬到車上,非法抄家後,把二人劫持到莫旗看守所。

楊宇新在非法關押期間,遭受過多種酷刑:「過水橋」,就是拿多桶涼水從頭部一直澆到腳,直至澆的人失去知覺;拿牙籤從腳趾縫裡扎進去;毒打,楊宇新的胳膊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

2007年8月27日夜裡,莫旗公安局給大楊樹公安局打來電話說,楊宇新死了,並讓轉告楊宇新的舅母。楊宇新的舅母接到大楊樹公安局打來的電話後質問:「為什麼不通知家屬?」他們謊稱:「在公安局、監獄裡,(死人)沒有(直接)通知家屬這個說法。」

一個多月後,甄海燕病情嚴重。張世斌敲詐她的家人說:拿一萬元錢就放人,並隱瞞甄海燕有病的事實。家裏人說沒錢,張說五千也行。因為急盼甄海燕回家,家人就借了五千元錢,交了錢才知道甄海燕已經病了半個多月了。

拒絕簽字火化丈夫屍體,妻子再度被綁架並被非法勞教

楊宇新的遺體,脖子上都是烏黑的,張著嘴,雙手抱在胸前,胳膊也是青的,屍體僵硬。為了掩蓋犯罪事實,張世斌夥同公檢法、看守所、醫院營造了一個假「現場」後,立即要求快速火化楊宇新的遺體。甄海燕要求屍檢,他們答應了,卻要求家屬不能哭。他們把屍體抬到拉屍車上後,就讓家屬簽字火化,家屬拒絕。

2007年9月10日下午,莫旗610惡警再次來到甄海燕的母親家中,哄騙老人說:「你女兒身體不好,我們給她看病去。」然後不出示任何證件和手續,把人抬起來就往外走。甄母不讓抬人,過來幾個人把老人抱住,老人情急之下咬壞了他們的手,等跑出去一看,女兒的腳還在車門外邊別著呢,他們已經開車跑了。這樣,甄海燕再次被綁架。

甄海燕被押往莫旗的途中,突然抽搐,不省人事,下半身不好使。幾百里地的路程,車裡的警察沒有一個管她。到莫旗後,他們害怕出人命,直接拉到醫院,打上針,開上藥,然後送往看守所。

第二天,甄海燕才甦醒過來,女獄警和610的幾個人就勸她簽字,遭到拒簽後,張世斌帶領公檢法的人來了一屋子,軟硬兼施,說:「你同意不同意都一樣,這是法律程序,已經經過檢察院了,你認也得認,不認也得認。」還說:「你不簽字,就勞教你。」甄海燕問:「憑什麼勞教?」張世斌一副無賴的嘴臉說:「什麼也不憑!」當天即9月13日下午2~3點鐘,看守所李隊長帶人進監室,騙甄海燕說:「看我們對你多好啊?!現在去給你看病。」說著把她抬上車,直接劫持到圖牧吉勞教所。

去勞教所的路上有獄醫跟著,只要甄海燕抽搐就給她打一針,不知打了多少針才到達目的地。據勞教所的人員說,甄海燕到了圖牧吉勞教所時,已經不像人樣了,蓬頭垢面,根本不能走路,意識不清。勞教所獄警怕她有傳染病,要求給她檢查身體。甄海燕因為身體極度虛弱,排不出來尿,無法檢查。張世斌說:「接點別人的尿檢查。」法醫沒答應。勞教隊拒收,張世斌硬讓留下,勞教所才收下。

生命垂危被送回家 流離失所後三度被綁架

同年11月22日晚上10點多,甄海燕被迫害的已經不成樣了,像一個「植物人」躺在那。勞教所讓她家人將她接回。甄海燕從勞教所被抬到救護車上時,已經抽的不省人事,勞教所人員忙取來氧氣。甄海燕回到家時昏迷不醒,小便失禁。

在甄海燕被綁架期間,沒有家屬簽字的情況下,張世斌等人將楊宇新的遺體匆匆火化。 丈夫被迫害致死,妻子幾乎成了「植物人」,好端端的家庭就這樣被拆散了。

甄海燕回來後,堅持修煉法輪功,身體奇蹟般的康復了。此後,惡警多次去騷擾,圖謀迫害她,甄海燕被迫離家出走。前不久,2009年8月,惡警兩次到甄海燕家騷擾,並揚言,要是抓住甄海燕,就不讓她出來,(蹲大獄)蹲死她。

2009年11月6日中午12點多,內蒙古呼倫貝爾鄂倫春旗大楊樹四名惡警跳進法輪功學員王桂蘭家院子,強行撞開房門,不出示任何手續,把甄海燕和王桂蘭的女兒按倒在地,拳打腳踢之後,把她們倆強行綁架到大楊樹鎮公安分局。

甄海燕在大楊樹鎮公安分局時已開始抽搐,口吐白沫,奄奄一息,惡警們不但不給醫治,還說:「死了拉倒。」在甄海燕實在不行時,警察才將醫生叫來,將其送到醫院。當天晚上九點左右,甄海燕被非法關押到阿里河看守所,儘管當時甄海燕已無知覺,惡警們還是強行將其抬走。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11-18 5: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