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葉家書:閒話選舉

真子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21日訊】加拿大是民主社會,這個民主還真有點名副其實,具體表現在政府架構的選舉上。

在國內生活時便不大理會政治這回事,來到加拿大亦然,但因為加拿大有選舉制,每到選舉之時便夠熱鬧的,聞其聲而觀其勢,是以不自覺的也就有一點作為小百姓身份的個人意見。

因為並不太熱衷選舉,是以啥時選舉也糊里糊塗的,不要緊,看社區街頭的景象便知。其時候選人的招貼廣告隨處可見,也有印刷精美之形象照片,當然都是笑意可掬,滿有智慧的樣子。想想咱中國某些領導人,不乏欺欺霸霸事跡的那類,也確實相由心生,形象委實不敢恭維,不過共產專制社會裏領導人絕對不托賴民選,老百姓也就少了看英明而親切之領導人面孔的福分了。

今兒個加拿大又到選舉時候,當然除了形象美好還不夠,真要投票時,該選誰?保守黨自由黨民主黨這個黨那個黨各據山頭,哪山又比哪山高?還真不好定奪。

各黨派都高調參選,誰都說自己最好,這樣那樣的承諾,雄心壯志譜寫著夢想的篇章。只是誰還相信夢想呢?

如果不相信夢想,又憑什麼決定最佳人選呢?記得上回聯邦大選,自由黨來了這麼一招,在華語電視登廣告,廣告詞大意:首先列舉保守黨諸多不是,然後反面烘托自己,以保守黨之「陰暗」以彰顯自由黨之「光明」,最後結論不言而諭,當然自由黨乃明智之選也。

真子以選民之資格,當下心頭一亮,馬上把那個說自己如何好的自由黨給否了。何也?不是說他不該登廣告表彰自己,而是廣告中表現的唱衰別人以抬高自己的行為,卻能反映為人之道德素養。何為王者風範?咱大中華五千年文明中歷朝歷代,哪一朝明君不是以德治國以德安民?不知當今歷國歷屆領導人可會想到,承諾的夢想非實,老百姓也不會計較太多,然而君子明德卻是最重要的呢。

日前「新時代」電視採訪自由黨黨魁,問及作為反對黨,如果當選總理,如何促進與中國之雙邊關係。其答曰,當增進與中國政治上層的親密關係。

誰都知中國政治上層便是中共,中共乃當今第一人權惡棍,其滅絕人性道德淪喪為天下唾棄,而天要滅中共,誰親近它誰倒霉,唉可憐的自由黨,都這時候了還去和中共套近乎,無怪乎再怎樣以「偉光正」的高調定位自己,還是讓保守黨大獲全勝。

所以說,作為選民,甜言蜜語免了,承諾和夢想也無需聽太多,最重要的一個準則是,候選人的道德良知可決定其未來。如不信各位選民可以走著瞧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不禁想,有沒有這樣的社會,人人樂天知命,工作勤懇敬業,打工的只管幹好工作,而老闆更才德兼併,懂得如何厚待屬下,如此社會,豈不美哉?想來好像太理想了點,有點不像人間。
  • 修煉,在人類的文化中,修煉之含義便是生命回歸。幸福的白石鎮,靜靜的守候那個藍色的童話至今,今日多少雙手展開的信息,許正是人類等待的千載機緣吧。
  • 在加拿大天天說英語,聽說的最多的一個詞是「thank you」(謝謝)。西人愛說「謝謝」,說的習慣成自然,別人等閒丁點兒的舉手之勞,他們都得鄭重其事說「謝謝」,說的誠懇而動聽。
  • 若童年無憂,青壯之年曾有過坎坷的生平,因為有青春歲月生命能量的加持,苦難並不算什麼,而到黃昏暮年,則否極泰來,夕陽無限,並無唏噓惆悵,這樣的晚年,誰說不是人生的一大福份呢?

  • 香港也許沒啥文化底蘊,但香港也特別,因其特殊之歷史際遇,一百多年前歸在大不列顛國旗下,喝足一百年洋墨水,不曾受中共黨文化的浸淫,是以香港文化雖非脫俗也不算清新,但至少自然真實,思想之自由與港人之民主意識令香港文化中的幽默諧趣得以自由發揮,以此形成其俗世的風格,不深刻,但尚可娛樂。

    對比大陸電視,以其泱泱大國之人傑地靈,演員自然千里挑一,形象是沒說的,製作也蠻認真,比香港的考究多了。然而大陸的電視劇集並不太受落,坦白說,悶,沉重,節奏太慢,色調灰濛濛的,好像用的都是劣質菲林,一句話,不好看。

  • 我總是嚮往那些古老的時代,那些古老傳統的人類精神,看那些傳統手法建造的房舍和廊亭,不僅是欣賞那些鬼斧神工般的技術,那些作品,貫穿一份不朽的靈性,一種專心致志的精神,價值無量。人類自翔在日新月異的科技中不斷前進,又有多少人覺悟,所謂的進步 ,其實正是後退呢。
  • 那一夜,我看到北美平原清明高遠的天空飄過一片西藏潔白的雲,那一夜,我聽到一位真正的藏人的歌唱。年青的依西姑娘,穿著草綠色藏族的長裙,黝黑的肌膚閃爍著青藏高原溫暖明亮的陽光,她以沉厚和緩的嗓音悠然唱出自己譜曲的歌。我聽不懂她唱的藏語,可是我聽懂了她歌中那份真誠的祈盼,當席中所有漢人和藏人來賓輕拍著節拍和著她的歌唱,也唱和著同一樣慈悲的祝願,霎那間淚水漫過了我的雙眼。
  • 來到加拿大,真的見著「鬼」了,不是那陰森恐怖的鬼,這邊的「鬼」們都笑咪咪的,年齡都不大,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許多小不點兒,衣著古靈精怪,在每年同一天相同的時辰,三五相繼而,滿街市遊走。
  • (shown)秋色再美,然轉瞬即逝,如短暫人生,奈何功名利祿,神仙美眷,誰又能長久擁有?真個是秋色人生,剎那芳華,終究千葉飄零,塵歸塵,土歸土,那枯枝殘葉又歸何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