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清官冊

外來的寇準解決中央的難題
袁榮易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27日訊】寇準在山西霞穀縣當縣令,突然接到宋太宗的金牌,宣他進京,他囑托妻子照理家事,立即前往京城。趕到的時間是晚上,在館驛裏睡不著,猜不透是吉是凶?挨到四更,換好朝衣上朝,見到皇帝才知被封為御史,負責審理潘洪的案件,這是件非常棘手的案子,但是寇準終能解決。

《清官冊》這齣戲的進行方式,很吻合歐洲古典戲劇的三一律:在很短的一段時間內、在京師這一個地點,完成審案這一行動(情節)。一時一地一情節,非常精簡,但往往內情複雜。三一律使含混的內情眉目清晰,凸出難題、凸出有力的行動。觀眾因為也想解決這個難題,自然的參與進來,好像自己就是寇準,準備突破難題。

寇準起先對這個任務很振奮,他以為憑自己的公正一定可以做好。誰知馬上有人來送賄賂,對方也不管寇準收不收,撂下狠話,若不放過潘洪,從此別想在宦途上有好日子過。寇準知道權勢力量的可怕,甚至連皇帝有時也要容忍。他找八賢王趙德芳協助,當他的靠山。可是審案之時,儘管他對案情調查的十分清楚,潘洪堅不承認,無法攻破潘洪的心防。

用現代人的眼光來看,這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在戰爭中「不露痕跡」害死同儕的這種案例,《伐子都》是用冤魂附身的方式懲罰了子都,可是潘洪氣勢囂張連鬼都害怕,最後是採用文化中不可知的因素來解決。過去有很多細膩、深入人心的文化內容,在今天科學時代卻被忽視或曲解。像從前流行說:「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人人都能謹守。現在說沒有鬼,也不講良心了,故意含糊籠統,甚至還敢去欺鬼神、騙自己。

高精度圖片
《清官冊》寇準(張銳民飾演)原為縣令,突然接到金牌(金牌官由姚天健飾演),宣他進京。

高精度圖片
寇妻(張承珍飾演)為寇準(張銳民飾演)餞行,寇準奠酒於地。家院由王秉賢飾演。

高精度圖片
《清官冊》寇準(張銳民飾演)在館驛一夜擔憂未能成眠。

高精度圖片
鼓打四更,寇準(張銳民飾演)換上官衣準備上朝去見皇帝。

高精度圖片
寇準接旨後去找八賢王趙德芳(廖秋碧飾演)協助,太監由楊玉霞飾演。

佛教講地獄,耶穌也談到地獄的問題。有人做惡多端他口裏講沒有地獄,心裏卻膽顫心驚,因為傷害人的反作用力就是會讓人暗夜心驚。寇準與八賢王不過就利用潘洪這個弱點,裝設閻羅殿就把潘洪的口供套出來了。

現代會有人說這是老套的故事。其實,現代人也有一大堆的老套,例如既說人甚麼都可以做,又訂非常細瑣的法律限制你,這個老套的矛盾很多人身在其中,還視為金科玉律。古人知道說不定還會笑現代人動輒得咎,不像他們有所不為,卻海闊天空沒有被法律限制的感覺。

至於共產黨更絕,更多不可思議的老套。說社會主義都是為了人民,可是不許人民有任何意見,設置好看的上訪機構,但人民上訪就加以驅散、施以毒打或關進監獄-不讓人民破壞政府形象。政府高官因沒人能講他,越發兇殘卑鄙,撈足錢逃到國外,政府卻暗許而鮮予追究,有時也做做樣子,找一些它控制得住的國家,簽個引渡條約,卻不執行。懲治惡官,比較之下,還不如古代積極。

三一律為了呈現隱密難顯的內容,表面上也許風平浪靜,底下卻是暗潮洶湧。最近對奧巴馬到大陸,網絡流行一則很傳神的形容:「一個黑人,穿一件黑衣,在一個黑夜裏,撐一把黑傘,走進了一個黑色的國家」。簡直是三一律戲劇的一個開篇。

《清官冊》寇準在一個黑夜裏,換上官服,受任為御史;然後在另一個黑夜裏,裝置黑色地獄讓潘洪俯首認罪。古代政治很有智慧,御史(諫官)品級非常小,反而可諫大官,享有相當程度的言論免責權。皇帝因而可用小諫官處置惡勢力龐大的大權臣。

2006年中國政府「不小心」竟與西班牙簽訂引渡條約。2009年11月西班牙國家法庭做出一項裁定,決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包括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等五名高官,他們至少要被判20年的徒刑。按法律程序,被告有四至六週的抗辯期,若無異議,西班牙法庭將發出國際逮捕令。只要與西班牙有簽訂引渡條款的國家,依法應將被告引渡到西班牙。「引渡江澤民」到西班牙受審,成了中西引渡條約的第一個案子。

西班牙的正義扳不扳的倒江澤民呢?像《清官冊》這個模式,由外來人這一斧解開盤根錯節的積敝,說不定還真有效呢!@*

高精度圖片
潘洪(廖椿文飾演)對寇準(張銳民飾演)的審問,堅不承認。

高精度圖片
《清官冊》後宮太監(高振鵬飾演)送來禮單行賄寇準。

高精度圖片
寇準(張銳民飾演)將禮單交八賢王(廖秋碧飾演)處理,八賢王贈御馬給寇準乘騎,壯其聲勢。

高精度圖片
潘洪(廖椿文飾演)原不肯下跪,寇準說有聖旨在他才下跪。

高精度圖片
八賢王戴面具裝成閻王,寇準戴面具裝成判官。2009.10.25京聲譽振公演。

高精度圖片
潘洪(廖椿文飾演)招認,判官用兩手同時寫下兩份口供。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蘆花蕩》這齣戲主要就在看身段,演員能按口訣來練,精氣神飽滿,身體才有瀟灑與圓容的勁道,讓觀眾恍如看到真的張飛。我們試看一下口訣:「心意想,奔於腰,歸於肋,行於肩,跟於臂」,是說演戲時演某人、某種狀況、某種感情,需氣沉丹田由腰主控,然後氣歸於胸,兩肩放鬆等等。
  • 花旦這一角色能反映出傳統中國文化的寬容,花旦不遮掩、不謹小慎微、聰明愛嬌,大家都喜歡她。從花旦就知道「禮教吃人」的話,根本是在誣指中國文化,禮教吃人就不可能出現那麼多不被禁忌束縛的花旦,幾乎有中國戲劇時就有花旦這個角色(可能稱呼不同,叫做小旦、貼旦等)。也許有很多人喜歡端莊的青衣,可是同時存在嗔笑沒壓力的花旦,她代表人心的無拘無束。
  • 京劇裏,程式化的程度越高,技術性也就越強。尤其武戲是高程式化的表演,所需要的技術,如果不下苦功夫去練是無法呈現的。《兩將軍》的戰場,白天馬張二人是穿靠騎馬,使用長槍交戰,需有熟練的把子功;到夜戰卸靠貼身肉搏,也要配合的分秒不差,例如馬超一個「跺子」下來,「烏龍絞住」踹張飛一個「搶背」,馬超同時一摔甩髮,乾淨俐落,台底下的人都發出喝采。
  • 但到中共竊國,他受命為一些新戲編腔。例如《白蛇傳》(田漢編劇,田漢是個學者,對京劇明明是個外行),白素貞唱「你忍心將我害傷,……」王瑤卿編這段控訴許仙的新唱腔,就依共產黨要的帶著歇斯底里的味道。中共恭維他「革新創造」,其實別有目的。只不過是假借他,為情緒激昂的樣本戲鋪路。樣本戲那種十足煽情的鬥爭、對立、喊口號,稍微懂一點傳統京劇的人都明白,那是灑狗血,不登大雅之堂。王瑤卿是個很願意幫助別人的人,如果他看到後來京劇都變成什麼樣子了,他就知道上了大當
  • 《魚腸劍》是齣老戲,編排樸素,主要由二個老生(分飾伍子胥、公子光)、三個花臉(專諸、王僚、劉展雄-公子光的侍衛)演出。花臉王僚的小心翼翼中(其行事風格宛如今年北京十一禁止鴿子、風箏飛,害怕出事)顯露出他的工於心計,他的唱詞裏帶著難逃命運的恐慌
  • 古人對欲望的態度,其實沒有排斥,只是講究克制與忍耐。現代人不明究理,動不動就講解放,好像古人不懂解放,其實《活捉三郎》演的正是解放欲望所帶來的嚴重後果。耶穌說「世上的水喝了還是會渴」,這是宗教上對欲望的生動比喻,可是常人不能理解,情願做欲望的奴隸,飲鴆止渴。
  • 《彩樓配》是王寶釧拋繡球選丈夫的故事。王寶釧不與世人一般,歷盡艱苦也不放棄她的最初選擇。這是世間稀有的,她完全不被世俗的利益所轉移,苦苦守著寒窯十八年。那麼,講這個故事豈能用世俗觀點來講,現實裏那可能有一個富貴人家的女兒耐得這種苦與寂寞,它似乎只能在玄奇的空間中進行。
  • 沒有京劇基本功,以上成套的射雁身段就作不出來。劇中更複雜的是,穆桂英與楊宗保單槍對打,動作身段華麗炫目、美不勝收,起打、過合這些身段,尤其兩個演員須合拍,有默契,沒經長久訓練與配合不易成功。角色的身段是京劇的精華,要達到何種成度才稱得上合格呢?
  • 這齣戲戲份較重的是僕人趙旺與丫鬟荷珠,他們基本上不是自私的人。其實他們大可一走了之,不理主人劉志偕任其自生自滅,但是他們沒這麼做。共產黨老愛用階級鬥爭那一套論斷歷史,在這裏可就完全對不上號,說地主只會壓榨,僕人只會被欺負,……都成了牢不可破的概念。但是,知道真相,就知這是故意歪曲事實。其目的是惡意分化,使人相互為敵,處於鬥爭狀態。
  • 共產黨嚴厲管制傳統京劇,舉凡『宣傳封建迷信』的戲都不准演出。1962年72歲高齡的姜妙香(1890-1972年)加入共產黨,他生平有齣叫座的名劇《小顯》(又名《羅成托夢》),共產黨統治後,早就沒能再演出過,即使他加入共產黨也不能為他解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