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陸豐村民賣掉最後一滴血 也要告官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11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採訪報導)「哪怕賣掉最後一滴血,也要把他(村官李華盛)告倒!」這是廣東省汕尾市陸豐東海鎮龍光村村民代表李綿在發病前告訴兒子的最後一句話。他為村民利益耗盡家財告貪官,還賣血籌集上訪旅費。

據悉,龍光村共有村民4200多人,原有集體土地面積1650畝。自1994年李華盛擔任龍光村支部書記15年來,有760畝土地被私自賣出,其中310畝屬於基本農田。村民表示,賣地款村民從來沒有見到分文,15年來村財務亦從未公開過。目前,龍光村全村僅存不足1千畝耕地,人均不足0.25畝。

今年6月起,為反映村官李華盛私賣土地問題,以李綿、李景泉等10多位村民為代表,到陸豐市、汕尾市、省政府上訪,跑了16個部門,也沒有結果。除李綿腦中風外,李景泉也因為上訪耽誤了頸椎病的治療,目前已住進了醫院。不過,村民們還在前仆後繼地上訪。

去上訪的費用主要是李綿等村代表負擔,由於家裏沒錢,今年9月,第二次去廣州之前,60歲的李綿瞞著家人偷偷到醫院賣血,把賣血所得的300塊錢全部用作上訪費用。一個多月後,李綿腦中風發作,村民李炳譚才說出了賣血的事情。

李綿的兒子李克團說:「農民敢怒不敢言,我爸爸看不下去,就發動群眾要告他(村官),我爸花了很多錢去上訪,到省府、汕尾等地,花費很大,沒有錢,家裡很窮,欠了一屁股債,如果不是很窮,誰願意去賣血,沒有辦法,上訪的路費都沒有,我爸爸一定要討回耕地土地,為全村農民討回公道,一定要告到底,剩下最後一滴血也要賣掉告他。」

他表示,耕地被村官賣掉了七百多畝,農民沒有辦法,法律不懂,村官目無國法,一手遮天,還對村民說「我甚麼時候賣,就甚麼時候賣。」現在農民沒地可耕,農民吃甚麼。

到廣東省國土廳上訪一次,僅5個村民來回車費要1千元。第一次去廣州上訪時,有12名村民每人捐了500元給他們,之後的經費均由李綿和李景泉支付。

李炳譚說:「我們農民沒有地耕,又沒有工作,要去打工,這年齡沒人要,生活困難,買菜、買米都困難。我們要把被賣出去的土地都討回來,派出10多位村代表去上訪,去了16個部門,都沒有結果。」

李克團說:「 我爸是被村裏賣地的事氣得腦中風了。現在不能自理,要餵他吃飯,端屎端尿。目前,他身體非常差,聽不見別人說話,想說話說不出來。」

自李華盛擔任黨支書後,村裏就再也沒給村民分配過宅基地。更讓村民氣憤的是,村裏一條主要的灌溉水渠也被賣掉建廠,導致村民種田只能靠天吃飯。

把300多畝基本保護農田賣掉後,如今雜草叢生,也不准村民耕種。村民心痛地說,這些土地被李華盛賣掉了,閒置在那裡長滿雜草,村民沒有地種,吃的糧食、蔬菜都要買。

針對村民的投訴,李華盛回應說,有些村民看到土地值錢了便開始搗亂。他指部份村民把其他地方的基本農田牌子拔了,插到現在的地方。

陸豐市國土局執法與監察處負責人說,龍光村民曾向國土局反映過此事,但國土局還在針對土地權屬和基本農田的問題進行調查,他指稱這是歷史遺留問題。

據村民投訴,李華盛家擁有小轎車4部,他有4個兒子,其中一個兒子在村裡建了430平方米的樓房,另一個建了288平方米的樓房。另外2個兒子在深圳擁有「一定」財產,村裡的工程讓他兒子承包,隨意增加工程款。他還在海豐縣平東鎮一個山上買了一塊墳地1千多平方米,由於風聲緊,村民不停告狀,該墓地暫時停工。

如今村民已沒有錢上訪,只有靠賣血去上訪。村民表示:「村官錢很多,到處買關係,農民有苦不知到哪裏申訴,我們撐到最後都要告倒他,傾家蕩產也要告倒他,就是賣光最後一滴血也要把土地討要回來。」

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
荒蕪的農田

高精度圖片
李華盛在海豐縣平東鎮買了一塊墳地1千多平方米,由於風聲緊,村民不停告狀,該墓地暫時停工。
高精度圖片
李華盛家擁有小轎車4部,其中他用的專車是雅閣廣州本田,車牌號為粵G19336(用外地車牌)。

高精度圖片
全村村民按手印聯名告狀

相關新聞
彭詠康被祕密關精神病院超600天 求救
毒奶粉維權組織發起人趙連海被刑事拘留
浙江溫州蒼南農民維權代表訪民生觀察工作室
湖北全省企業軍轉幹部集體至武漢上訪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鮑威爾獨立 川普變陣 大戲開演
【微視頻】川普律師團出招 共和黨的最後防線
【財商天下】劉鶴介入債市亂象 亡黨危機逼近
【橫河直播】鮑威爾為何離隊 她為誰而戰
【新聞看點】拜登宣布「內閣」?川普兩線包抄
【遠見快評】史詩級訴訟開打 鮑威爾為何單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