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下筆但感悲,不覺憤

文/羅倫斯‧麥唐納
【字號】    
   標籤: tags:

雷曼關門僅僅25天,但此時波爾森和柏南克對全球股市大規模暴跌感到震驚。這個將他們逼到國會求援的大麻煩,如今嚴重程度遠比估計的大了好幾倍,儘管政府已伸手救援,世界各地的證交所仍爆發災難,擔任財長的波爾森很明白這場災難的潛在效應。他必須再次行動,和柏南克一起設法強迫美國的銀行體系恢復資金流動,滿足民間的資金需求。

美國各大銀行總動員

柏南克認為,美國政府必須將資金強制注入銀行,波爾森隨即表示反對,因為這計畫強烈違反他所有的資本主義原則。天安門廣場的景象出現在他眼前,尤其顯眼的是在它西邊那幢控制一切的人民大會堂,那是地球上最大的中央政府建築物。波爾森喜愛中國,但還沒有到那個程度。

柏南克決心要求波爾森,如果不讓政府注入資金,星期日早晨前,他必須提出更好的辦法。但更好的辦法並不存在,於是10月12日下午,財政部長親自打電話給美國前九大銀行的執行長,要他們翌日到白宮旁的財政部,去辦公室找他報到。

星期一早上,花旗集團、美林、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高盛、美國銀行、富國銀行(Wells Fargo)、紐約梅隆銀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和道富銀行(State Street Corp.)的執行長,每個人都準時抵達。在財政部內,這些華爾街的大人物按姓名字母順序,被安排坐在大桌子的另一邊,與波爾森、柏南克隔桌相對。

現場氣氛極度緊繃,這些人過去都是波爾森的同儕,也是波爾森領導高盛時期的競爭者。當中許多人與他頗有私交,現在他卻必須對他們提出嚴正警告。波爾森實話實說,他告訴他們美國的銀行體系有了大麻煩,他並不是找他們來談話,提供某種解決辦法,他的決定已無討價還價的餘地。美國政府將對他們直接注資數百億元現金,這表示此時此刻,就在波爾森的大廳裡,山姆大叔將成為國內各大銀行的主要股東。

美國政府扮演核心角色

事情幾乎就是這樣了。但如事先預料的,現場首先引發一陣激烈討論。這張桌子是資本主義的化身,當時有些人雖然體認到自己的銀行短缺現金,尤其是花旗集團和美國銀行,但美國金融體系國有化的想法對在座每位銀行家來說,仍是道詛咒。

無論如何,這一切都徒勞無功,財政部的大老闆與聯準會主席已打定主意聯手合作。波爾森從檔案夾裡拿出9張紙,定下轉入現金換取政府主要股權的條件。他要銀行每個老闆當晚離開華盛頓特區前,把自己簽過名的那一份交回來。

他們9個人都照做了。美國政府取得駕馭金融界的韁繩,在美國銀行體系中扮演起核心角色。波爾森進行了一場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對抗那些痛恨政府干預市場的人士,那一天他大手筆注資1,250億美元,隔天早上他站在財政部大廳四面美國國旗前,向等待消息的國人宣布這項決定。

「今天我們採取關鍵行動保護美國經濟,」他說,「我們很遺憾必須做此決定。」波爾森畢生的職業生涯都在捍衛自由市場,此時他卻成了大蕭條以來,採取最大干預行動的財政部長,他甚至無法掩飾自己說話時極痛苦的神情。

每小時都有公司倒閉

在紐約,房地產市場行情明顯低於10年前,由於避險基金大跌,加上銀行裁撤數以萬計的金融人員,耶誕節前大約有15萬名華爾街金融人員遭裁員,受裁員衝擊的人也不再常上餐廳、酒吧消費。

衍生性金融商品市場崩毀,重挫了許多金融機構與證券公司,股市崩盤,美國企業數十億元的資產價值一夕蒸發,幾乎每小時都有公司倒閉,全國各地都在裁員。

泰倫斯.塔克告訴我,過去景況好時,他從紐澤西州到曼哈頓通勤上班需要一個半小時,而從2009年開始,交通量大為減少,他只花40分鐘就能到達華爾街。我的公寓離雷曼總部很近,每當走路經過第七大道745號大門,我總是停下腳步,抬頭仰望大樓樓層,心裡想著聖杯。在巨大的玻璃帷幕後面,我們都曾奮戰到底,對抗世界。

至今我還不太明白究竟哪裡出了問題。怎麼可能出了差錯?我們的團隊肯定被視為世界級戰鬥團隊,我凝視雷曼大樓的窗戶,心裡總覺得我們如此認真,卻被某些不可思議的力量毀了一切。◇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歐茲國是個充滿明亮色彩的豐饒國度。這些顏色會刺激想像力,創造一種好玩的氛圍。彩虹的每一個顏色都帶著它特有的頻率,可以啟動不同的情緒與反應。
  • 1996年,曾經營畜牧農場的霍華‧李曼(Howard Lyman)在「歐普拉.溫芙蕾脫口秀」節目中,以一位熟悉牲畜養殖內幕者的身份,告知觀眾們狂牛症即將傳播到美國來的危機訊息。
  • 即使沒有科學證據可以支持論點,他們仍大膽的預測,牛一定會被證實為狂牛症的「最終宿主」,它從牛身上傳播到人類的機會是「微乎其微」。
  • (shown)六十年前一場近乎千人的海難,幾乎為世界遺忘。倖存了三十六位生還者,在多年後,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哪個角落;但是對生存者而言,他們一生也不能忘記,六十年前的那個晚上…
  • (shown)從小喪父、苦讀出身的李昌鈺,在大陸出生、在台灣長大、在美國發光發熱。他創下了許多第一:美國首位州級華裔警政長官、美國歷史上官職最高的亞裔執法官員、參與調查各類案件高達八千多件…
  • 太平輪沉沒,讓許多家庭頓失依靠,有些善心人士發起募捐、義賣,希望能讓頓失經濟來源的家庭,有能力再站起來。除了捐款,事發後,一位來自杭州的貿易商朱雍泉,甚至買下了一家百貨行,更名為「安平百貨」,為太平輪受難家屬提供工作機會,讓他們得以有生存能力並照顧家小。
  • 曾任立法院院長的梁肅容,當年原是要與東北的同鄉一起上船,可是才出生的小女兒發燒得了肺炎,想想天寒地凍,還是等高燒退了再走。梁肅容兒子梁大夫回憶,還好因為妹妹發燒,救了全家。
  • 她的睿智話語如荒漠甘泉般汩汩而出,讓人看了不僅歡喜,更有如被洗滌後,一片清朗…
  • 對我來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秘密花園,只屬於他個人:那裡蘊藏著他的宗教信仰、國家信念、政治信條。我不能強行闖入,也不想這麼做…
  • 在雷曼破產一週年之際,許多人開始檢討,當時美國財政部不去救它,是不是對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