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枝散葉:太平輪人物故事

書摘:善心的安平百貨

【朱士杰】父親朱雍泉買下宣告破產的中聯公司的房子,成立安平百貨公司,
文/張典婉
【字號】    
   標籤: tags:

貿易商的善心

太平輪沉沒,讓許多家庭頓失依靠,有些善心人士發起募捐、義賣,希望能讓頓失經濟來源的家庭,有能力再站起來。除了捐款,事發後,一位來自杭州的貿易商朱雍泉,甚至買下了一家百貨行,更名為「安平百貨」,為太平輪受難家屬提供工作機會,讓他們得以有生存能力並照顧家小。

朱雍泉之子朱士杰整理家族資料時,從曾祖父朱湘生留下的日記中,見證了當時成立安平百貨的情境。戰後台灣物資需求量大,當時經營合眾貿易公司的朱雍泉,與父親、長輩一家,早早來往台灣、杭州兩地,從事兩岸貿易。共產黨逐步逼近南方,他們也將資產移往台灣,但求穩定後,再將家族帶來台灣落地生根。

太平輪事發時,合眾貿易公司的員工——德燦一家妻兒與弟弟都在船上。朱湘生在一月二十九日的日記中寫道:

「德燦昨夜宿于此,因昨午後到基隆,即知昨夜太平輪與他輪互撞被沉消息,於知該輪船公司已得有滬電,德燦得此消息,知其夫人及弟均沉沒於此輪之內,悲傷不堪念狀,昨夜到台北,即宿合眾今早即出去,心甚不安。

太平輪撞沉消息已見報端,德燦即擬返滬,飛機票買不到,來此整行李。」

從日記中的描述可知,德燦是朱家經營的合眾公司聘請的建築師,在太平輪上遇難的弟弟,已經應聘到合眾公司擔任會計;心急的德燦,在一月三十日下午搭機,由同事陪同前往上海處理善後。

從朱湘生日記中,可以看出一九四九年的商業活動來往,如日記中細數之生活往來、朋友餐聚,及三輪車車資、機票赴上海價格……甚至連當日氣候都詳加記載,還都是毛筆工整字體。在尚留存的少數日記中,朱土杰的曾祖父,巨細靡遺地為一九四九年常民生活留下珍貴紀錄。

台灣從光復後到一九四九年間,物價漲了七千多倍,台灣銀行以法幣(後來改為金圓券)作發行準備,舊台幣與金圓券間,採固定匯率,造成法幣及金圓券在大陸上惡性流通,引發了台幣惡性通貨膨脹。(註1)

在朱湘生日記中,看一次醫生是一千元左右,兩張由台北往上海的飛機票是七千元,還有描述當時金飾、金價氣勢直上,美鈔日日跌的記錄。

「安平百貨店,定二十日開幕事,伊則苦認招經理無人,一切職員尚在招考,貨式正在購記中,二十日不及開幕,似未于龍孫所說不相符,伊兩人不計商討一致,此店為何開得龍孫意……」

安平百貨公司

朱士杰回憶,父親曾提及:當年太平輪的受難者有許多是青壯年,留下的家屬多半沒有生存能力(註2),也沒有工作機會。有些罹難者家屬到中聯公司哭鬧,要求理賠金,但是談不攏,便占據中聯公司(應位於今日重慶南路與博愛路口,約在前中正書局旁,靠近總統府)。

他說原本父親手頭有些資產,因此便與其他公司同仁決定買下中聯公司的房子,在原址開設「安平百貨公司」,意即安撫太平輪罹難家屬之意,讓家屬有工作。有些人被安置在以前中華商場的位置擺攤子(當時中華路還沒有中華商場)。(註3)

「龍孫昨夜十一時如歸,為被難家屬又來吵鬧,將至陳江律師請教,回言明下午來商談事並不急,何必夜間去此其事,先無思索為此,同龍孫、元照至合眾,因休息兩日,到期款疊起,事較繁。」(註4)

合眾三時許,龍孫同鄭、陳二君來,為安平行貨將售,請擬同二君至基隆記貨,即向合眾取新台幣五千元即坐汽車前往安平,生意甚好,二十日二千元、廿一日三千元、廿十二日三千元、廿三日二千元,是口有兩今日上午止已到一千五百元云,志宸至安平,另余買棉毛衫兩件。

夜飯後坐車至安平睡,逸龍、元照及兩店友兩人一姓朱一姓 女職員四人,茶房一人,涵學生一人,全口共做三千元,五日生意共做壹萬三千約元,龍孫等因赴基隆記貨。」

在日記中,也見到當時安平百貨營業業績與太平輪家屬仍到安平百貨現址吵鬧的狀況,記載朱雍泉將與律師討論。據當年安平百貨的廣告顯示,百貨中多是賣衣服及實穿的襪子、棉衫等。朱湘生的日記中提及,百貨行多是到基隆批貨,但是在物價波動的年代,批貨的價格一日數變。「昨夜十時,係龍孫由基隆回貨,價已漲,照前原價係不肯賣,僅配為貨二千約元。」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二十日安平百貨開幕;五天後,朱雍泉卻被告發是經營地下錢莊,安平百貨無法經營,宣告倒閉,朱雍泉也隨即入獄。

朱士杰在父親晚年,陪伴病榻,發現父親並不太想談及過往。「有些事或許他也不願意說,或是保留了些。由於家父後來坐了十四年的政治牢,所以對於暴起暴跌的人生,也不太對我們說,因為也沒有意義,失去的財產都被特務拿走,文件資料也被抄,他也無從證明自己失去的東西。」

後記:朱士杰與妻女家人這幾年移居台東,在生活中身體力行對土地、環保、文化的關愛,自行發電、力行推廣有機農業,拍紀錄片。

註1:見《快讀台灣史》,作者李筱峰,二○○二年,玉山社出版。
註2:當時太平輪乘船旅客,大多是男性青壯年,都是一家之主,也是經濟主要來源,罹難後留下孤兒寡母,大半沒有謀生能力,如李昌鈺,張昭美、張昭雄,鄧平,趙錫麟家……都是母親帶著一群子女,做裁縫、小生意或到工廠當女工,含辛茹苦把子女帶大。
在上海地方法院留存訴訟書中曾提及:「本件原告人等親屬,云亡財產蕩然,因此次赴台乘客,多係含避難性質,所有現金及有價值之財務,均隨身攜帶,同葬海底,生存者均係老弱孤寡,饔餐不濟。」
「……茲原告等家破人亡,大多數人;無依無靠,若不為假執行,則數百老弱婦孺生活,頓將告絕。」

註3:中華商場是一九六一年國民政府為收容來自各省新移民,而在縱貫沿線用竹屋搭起的商場,後來拆掉,建成了八幢三層大樓的商場,有一千多家店面。

註4:據朱士杰注釋日記,「龍孫」指朱雍泉,「逸龍」是合眾貿易公司經理。「合眾」是朱家經營的公司。「安平」指安平百貨。

※資料來源:朱士杰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sidneychu-wahaha/article?mid=1010&prev

摘自《太平輪一九四九》商周出版社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們的人生有時候也難免會發生這樣的事,花了好大的力氣、好多的時間之後,竟然發現一切不但白忙一場,而且要回到原點還不容易呢!欲哭無淚啊!這個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幽默。
  • 黃老師說其實創作就是一種挑戰,不只是對自己的挑戰,而是賦予作品生命,同時不斷的挑戰作品的生命。隨時都不要忘記當初創作的初衷,不要因為外在的誘惑而迷失。唯有秉持單純的初衷才能創作出最好的作品。
  • 我想這樣的經驗多多少少烙印在一般人的心中,以致於當談到有關「死亡」的議題時,便唯恐避之不及。「死亡」似乎有種神秘力量,需要面對它,卻又想逃開它,最好還是不要提起它。
  • 有位學弟曾對我說,台大醫院安寧病房的工作伙伴對我的印象是:「會跟病友一起看NBA(美國職業棒球),且我在病房的時候,大家都很快樂。」
  • 歐茲國是個充滿明亮色彩的豐饒國度。這些顏色會刺激想像力,創造一種好玩的氛圍。彩虹的每一個顏色都帶著它特有的頻率,可以啟動不同的情緒與反應。
  • 我們生活的世界目前正快速地在轉變,我們當中有許多人就像《綠野仙蹤》裡的桃樂絲一樣,感到自己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是好,彷彿我們被拋擲到怪異的國度 上,放眼望去全是一片陌生。
  • 1996年,曾經營畜牧農場的霍華‧李曼(Howard Lyman)在「歐普拉.溫芙蕾脫口秀」節目中,以一位熟悉牲畜養殖內幕者的身份,告知觀眾們狂牛症即將傳播到美國來的危機訊息。
  • 即使沒有科學證據可以支持論點,他們仍大膽的預測,牛一定會被證實為狂牛症的「最終宿主」,它從牛身上傳播到人類的機會是「微乎其微」。
  • (shown)六十年前一場近乎千人的海難,幾乎為世界遺忘。倖存了三十六位生還者,在多年後,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哪個角落;但是對生存者而言,他們一生也不能忘記,六十年前的那個晚上…
  • (shown)從小喪父、苦讀出身的李昌鈺,在大陸出生、在台灣長大、在美國發光發熱。他創下了許多第一:美國首位州級華裔警政長官、美國歷史上官職最高的亞裔執法官員、參與調查各類案件高達八千多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