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書》的啟示

明明
font print 人氣: 36
【字號】    
   標籤: tags:

《尚書》是一部記載中國上古歷史的書,是一部最老的歷史文獻,從虞夏的堯舜直到商周。從中我們能看到書中記載了很多古人天人合一的言行境界,現列舉一二。

一、天罰無道

商書《西伯戡黎》記載:周文王打敗了黎國以後,祖伊恐,奔告於紂王。曰:「天子!天既訖我殷命。格人元龜,罔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後人,惟王淫戲用自絕。故天棄我,不有康食。不虞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旨欲喪,曰:『天曷不除威?』大命不摯,今王其如台?」

祖伊意思是說:「天子,天意恐怕要終止我們殷商的國運了!神人和神龜都不能覺察出吉兆。不是先王不扶助我們後人,而是大王淫蕩嬉戲自絕於天。所以上天拋棄我們,不讓我們得到糟糠之食。大王不揣度天性,不遵循法律。如今百姓沒有不希望大王滅亡的,他們說:『老天為什麼不降威罰呢?』天命不再歸向我們了,現在大王將要怎麼辦呢?」

《微子》記載了大臣微子的言論:「殷商恐怕不能治理好天下了。我們的先祖成湯制定了常法在先,而紂王沉醉在酒中,因淫亂而敗壞成湯的美德在後。殷商的大小臣民無不搶奪偷盜、犯法作亂,官員們都違反法度……」

周書第一篇《牧誓》,是周武王在牧野的誓師。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雞無晨;牝雞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婦言是用,昏棄厥肆弗答,昏棄厥遺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長,是信是使,是以為大夫卿士。俾暴虐於百姓,以奸宄於商邑。今予發惟恭謹行天之罰。今日之事,……」

武王說:「古人有話說:『母雞沒有在早晨啼叫的;如果母雞在早晨啼叫,這個人家就會衰落。』現在商王紂只是聽信婦人的話,輕視對祖宗的祭祀不問,輕視並遺棄他的同祖的兄弟不用,竟然只對四方重罪逃亡的人,這樣推崇,這樣尊敬,這樣信任,這樣使用,用他們做大夫、卿士的官。使他們殘暴對待老百姓,在商國作亂。現在,我姬發奉行老的的懲罰。今天的戰事,……」

二、民意即天意

賢明的君王愛民重民,周取代商後把殷民收為新民。《康誥》記載周成王曰:「嗚呼!封,汝念哉!今民將在祇遹乃文考,紹聞衣德言。往敷求於殷先哲王用保乂民,汝丕遠惟商耇成人宅心知訓。別求聞由古先哲王用康保民。宏於天,若德裕乃身,不廢在王命!」

意思是,王說:「啊!封,你要記住啊!現在殷民將觀察你恭敬的追隨文王,努力聽取殷人的好意見。你去殷地,要遍求殷代聖明先王用來保養百姓的方法,你還要深長思考殷商長者揣度民心的明智教導。另外,你還要探求古時聖明帝王安保百姓的遺訓。宏揚天命,用美德加於身,不廢王命!」

《酒誥》中周成王聽從文王告誡,祭祀才可以飲酒,要珍惜糧食,心思善良。並對姬封說,「在近世的商紂王,好酒,以為有命在天,不明白臣民的痛苦,安於怨恨而不改。他大作淫亂,遊樂在違反常法的活動之中,因宴樂而喪失了威儀,臣民沒有不悲痛傷心的。商紂王只想放縱於酒,不想自己制止淫樂。他心地狠毒,不能以死來畏懼他。他作惡在商都,對於殷國的滅亡,沒有憂慮過。」

「弗惟德馨香祀,登聞於天;誕惟民怨,庶群自酒,腥聞於上。」沒有明行芳香的祭祀升聞於天;只有老百姓的怨氣、只有群臣私自飲酒的腥氣升聞於上。

「古人有言曰:『人無於水監,當於民監』」。是說人不要只從水中察看,應當從民情上察看。

《召誥》中周王說:「上天早就要結束大國殷的福命,這個殷國許多聖明的先王都在天上,因此殷商後來的君王和臣民,才能夠享受著天命。到了紂王的末年,明智的人隱藏了,害民的人在位。人們只知護著、抱著、牽看、扶著他們的妻子兒女,悲哀的呼告上天,詛咒紂王滅亡,企圖脫離困境。啊!上天也哀憐四方的老百姓,它眷顧百姓的命運因此更改殷命。大王要趕快認真施行德政呀!」

三、敬天知命

古代明君都是敬天保民,教民安民,兢兢業業。

《康誥》:

「封啊,老百姓受到教化才會善良安定,我們時時要思念著殷代聖明先王的德政,用來安治殷民,作為法則。人民不加教導,就不會善良;不加教導,就沒有善政在國邦。」

「封啊,我們不可不看清這些,我要告訴你施行德政的意見和招致責罰的道理。現在老百姓不安靜,沒有安定他們的心,教導屢屢,仍然不曾和同,上天將要責罰我們,我們不可怨恨。本來罪過不在於大,也不在於多,何況這些罪過還被上天明顯的聽呢?」

「唉!封,要謹慎啊!不要製造怨恨,不要使用不好的計謀,不要採取不合法的措施,以蔽塞你的誠心。努力施行德政,以安民心,掛記他們的善德,寬緩他們的徭役,豐足他們的衣食;人民安寧了,上天就不會責備和拋棄你了。」

從信史以來的商周時代到最後的封建王朝大清,過程中都遵從著天道。改朝換代時對前朝的宗廟加以保護(少數篡權者除外)。可見,天人合一是古人生平而守持的境界。

轉載 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文王問太公說:「天下大局熙攘紛亂,有的時候強盛,有的時候衰弱,有的時候穩定,有的時候又很混亂,之所以會如此,到底是什麼緣故?是因為在上位者賢能或不肖所致呢?還是因為有天命難違、大自然變化的必然因素在其中呢?」
  • 如果他遵照天地運行常理來治理天下,百姓就會安定。百姓如果不安定,就有可能產生動亂。那麼,天下紛爭就必然隨之興起。聖人君子此時就悄悄的儲備自己的能力與才華,等到時機成熟才公開進行征討。
  • 當是時,夏桀爲虐政淫荒,而諸侯昆吾氏爲亂。①湯乃興師率諸侯,伊尹從湯,湯自把鉞以伐昆吾,遂伐桀。湯曰:“格女觽庶,來,女悉聽朕言。匪台小子②敢行舉亂,有夏多罪,予維聞女觽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
  • 正義列女傳云:“太姜,太王娶以爲妃,生太伯﹑仲雍﹑王季。太姜有色而貞順,率導諸子,至于成童,靡有過失。太王謀事必于太薑,遷徙必與。太任,王季娶以爲妃。太任之性,端壹誠莊,維德之行。及其有身,目不視惡色,耳不聽淫聲,口不出傲言,能以胎教子,而生文王。”此皆有賢行也。
  • 集解徐廣曰:“周書度邑曰‘武王問太公曰,吾將因有夏之居也,南望過于三塗,北詹望于有河’。”索隱杜預云三塗在陸渾縣南。岳,蓋河北太行山。
  • 集解韋昭曰:“庶人卑賤,見時得失,不得達,傳以語王。”正義傳音逐緣反。庶人微賤,見時得失,不得上言,乃在街巷相傳語。
  • 正義杜預云:“成王營王城,有遷都之志,故賜周公許田,以爲魯國朝宿之邑,後世因而立周公別廟焉。鄭桓公友,周宣王之母弟,封鄭,有助祭泰山湯沐邑在祊。鄭以天子不能複巡狩,故欲以祊易許田,各從本國所近之宜也。恐魯以周公別廟爲疑,故雲已廢泰山之祀,而欲爲魯祀周公,遜辭以求也。”括地志雲:“許田在許州許昌縣南四十裏,有魯城,周公廟在城中。祊田在沂州費縣東南。”按:宛,鄭大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