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三盜九龍杯

楊香武愛顯示給眾人添煩惱
袁榮易
  人氣: 68
【字號】    
   標籤: tags:

《三盜九龍杯》又稱《慶賞黃馬褂》,從前這是一齣被稱為出彩頭的戲,意思是既熱鬧又富有人生的深意,貴族或富裕人家辦堂會都喜歡演這齣。排場大、氣度大,雖然是綠林武俠的武戲,但大夥都明禮守義的行動,講話信用負責,有錯找自己,不推給別人-好漢作事好漢當,觀眾看了都感到非常痛快。

撥刀桿棒或英雄好漢的這些軼事,它有別於儒家主流文化,乃是出自民間想像的一種次文化,這個次文化裏的人,直來直往,一言不合,動刀動槍,存在於小說戲曲中,並非現實。他們特別講究盜亦有道,情操還特別高尚。它與現實裏的黑社會是兩回事,黑社會圖利自己,武俠世界卻注重「利他」,「利他」讓俠這個字閃閃發光。

高精度圖片
黃三泰(舒桐飾演)出場,為得黃馬褂事正高興著。中國戲曲學院演出。


皇帝緊急下旨給黃三泰限期找回玉杯,這可苦了黃三泰。

高精度圖片
各路英雄齊赴黃三泰的邀宴。

高精度圖片
計全在酒宴上誇大黃三泰得黃馬褂的故事,掛在中間的就是黃馬褂。

高精度圖片
黃三泰一聽楊香武說偷來的玉杯已下落不明,昏厥過去,此為眾人喚醒他的情景。

《三盜九龍杯》的背景是康熙盛世。黃三泰想顯示自己的本事大,還真給他遇著了。有一次,康熙皇帝在海子紅門打獵,猛虎撲向康熙,黃三泰剛好經過射走猛虎,皇帝欽賜黃馬褂(黃馬褂穿在箭衣外面,是第一勇士的象徵),黃三泰一高興誇口說,皇家若有一草一木遺失,他負責去找回來。

黃馬褂的事在江湖傳開,楊香武聽了不服氣,他也想顯本事。聽說皇帝正在避暑山莊的暢春園,那裏有一件珍貴的九龍玉杯,他跑去盜了出來;只是後來路上碰到神偷王伯燕,竟被王扒走了玉杯,這下可沒得炫耀了。

皇帝緊急下旨給黃三泰限期找回玉杯,這可苦了黃三泰,茫茫人海何處打探線索。家人計全為他想個法子,假稱壽誕,廣發英雄帖,邀大家來欣賞黃馬褂。壽宴之上,計全一直吹噓黃馬褂,其實是想激起有關九龍杯的信息,果然楊香武按捺不住說他進宮偷杯的事,只是杯子已下落不明。很巧,王伯燕也在宴席上,但他已把九龍杯送給黃三泰的仇家周應龍了。

楊香武願意擔起這件事,他準備厚禮去見周應龍,周應龍也很爽快答應還杯,但問到是誰要的,結果一聽是黃三泰,把杯子又給收回了。楊香武挑明的說三天之內他會來偷走,結果這三天周應龍手不離杯,竟真給楊香武偷走了。這個九龍杯,第一次從行宮被偷走,第二次被王伯燕偷走,第三次又從周應龍手上偷回,所以稱為《三盜九龍杯》。只是楊香武並不好受,周應龍沿途追殺,黃三泰率眾英雄抵擋才告沒事。楊香武最後懺悔自己因顯示心平添事端,浪費自己及眾人的精神體力去挽回,實在不值得。楊香武因別人得黃馬褂生出妒忌心、顯示心,這些心引起大麻煩,如果當初懂得欣賞別人、替別人高興豈不是美事一樁!

高精度圖片
楊香武騰空倒懸將玉杯偷走。

高精度圖片
周應龍追出來與楊香武爭吵,黃三泰適時前來接應。

高精度圖片
楊香武去求周應龍(右二,劉振飾演)還杯,周不肯,楊香武(右一,年金鵬飾演)挑明說三天之內偷走,周應龍與家將面面相覷,認為不可能。

這齣戲的精彩之處,就像「轉法輪」一書中說的:「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明白的指出了執著心與事端是息息相關的。懂得去掉那個不好的心,壓力的環境與驚慌的心境就不容易被製造出來,楊香武就用不著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去三盜九龍杯。

楊香武由武丑飾演,武丑就是武的小花臉,俗稱「開口跳」,既要開口又要跳,有的武丑比較偏於動作不講究白口,事實白口掌握的好非常重要,從前王長林把這兩者掌握的近乎完美。王長林將本事無私的傳給葉盛章,《三盜九龍杯》後來成為葉盛章的拿手絕活,不只是攀高走低、懸空倒掛這些驚險動作,還要把亢龍有悔的悔意,按著劇情的發展,將各個層次的悔一一交代的清清楚楚。武丑並不光是逗樂子,也要把心跡剖明給觀眾看到。@*

高精度圖片
楊香武從高處翻進周應龍的家,側面可看到他戴二挑髯(往上翹的八字鬍)。

高精度圖片
楊香武已爬進室內樑上,周應龍還在與王伯燕(右,焦敬閣飾演)聊著九龍玉杯。

高精度圖片
楊香武(張青松飾演)與周應龍的部下對打。

高精度圖片
兩方人馬大打出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尚小雲為人耿直,他是真正的不餘遺力的幫助窮人,完全不像共產黨只是藉著說要幫助窮人而騙取政權。照道理說尚小雲出身窮苦又幫助窮苦人,共產黨應當對他好一些,或給予表揚吧,沒想到卻是完全抑制他,將他高貴的情操踏在腳底下。
  • 古代政治很有智慧,御史(諫官)品級非常小,反而可諫大官,享有相當程度的言論免責權。皇帝因而可用小諫官處置惡勢力龐大的大權臣。
    2006年中國政府「不小心」竟與西班牙簽訂引渡條約。2009年11月西班牙國家法庭做出一項裁定,決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包括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等五名高官,他們至少要被判20年的徒刑。
  • 《蘆花蕩》這齣戲主要就在看身段,演員能按口訣來練,精氣神飽滿,身體才有瀟灑與圓容的勁道,讓觀眾恍如看到真的張飛。我們試看一下口訣:「心意想,奔於腰,歸於肋,行於肩,跟於臂」,是說演戲時演某人、某種狀況、某種感情,需氣沉丹田由腰主控,然後氣歸於胸,兩肩放鬆等等。
  • 花旦這一角色能反映出傳統中國文化的寬容,花旦不遮掩、不謹小慎微、聰明愛嬌,大家都喜歡她。從花旦就知道「禮教吃人」的話,根本是在誣指中國文化,禮教吃人就不可能出現那麼多不被禁忌束縛的花旦,幾乎有中國戲劇時就有花旦這個角色(可能稱呼不同,叫做小旦、貼旦等)。也許有很多人喜歡端莊的青衣,可是同時存在嗔笑沒壓力的花旦,她代表人心的無拘無束。
  • 京劇裏,程式化的程度越高,技術性也就越強。尤其武戲是高程式化的表演,所需要的技術,如果不下苦功夫去練是無法呈現的。《兩將軍》的戰場,白天馬張二人是穿靠騎馬,使用長槍交戰,需有熟練的把子功;到夜戰卸靠貼身肉搏,也要配合的分秒不差,例如馬超一個「跺子」下來,「烏龍絞住」踹張飛一個「搶背」,馬超同時一摔甩髮,乾淨俐落,台底下的人都發出喝采。
  • 但到中共竊國,他受命為一些新戲編腔。例如《白蛇傳》(田漢編劇,田漢是個學者,對京劇明明是個外行),白素貞唱「你忍心將我害傷,……」王瑤卿編這段控訴許仙的新唱腔,就依共產黨要的帶著歇斯底里的味道。中共恭維他「革新創造」,其實別有目的。只不過是假借他,為情緒激昂的樣本戲鋪路。樣本戲那種十足煽情的鬥爭、對立、喊口號,稍微懂一點傳統京劇的人都明白,那是灑狗血,不登大雅之堂。王瑤卿是個很願意幫助別人的人,如果他看到後來京劇都變成什麼樣子了,他就知道上了大當
  • 《魚腸劍》是齣老戲,編排樸素,主要由二個老生(分飾伍子胥、公子光)、三個花臉(專諸、王僚、劉展雄-公子光的侍衛)演出。花臉王僚的小心翼翼中(其行事風格宛如今年北京十一禁止鴿子、風箏飛,害怕出事)顯露出他的工於心計,他的唱詞裏帶著難逃命運的恐慌
  • 古人對欲望的態度,其實沒有排斥,只是講究克制與忍耐。現代人不明究理,動不動就講解放,好像古人不懂解放,其實《活捉三郎》演的正是解放欲望所帶來的嚴重後果。耶穌說「世上的水喝了還是會渴」,這是宗教上對欲望的生動比喻,可是常人不能理解,情願做欲望的奴隸,飲鴆止渴。
  • 《彩樓配》是王寶釧拋繡球選丈夫的故事。王寶釧不與世人一般,歷盡艱苦也不放棄她的最初選擇。這是世間稀有的,她完全不被世俗的利益所轉移,苦苦守著寒窯十八年。那麼,講這個故事豈能用世俗觀點來講,現實裏那可能有一個富貴人家的女兒耐得這種苦與寂寞,它似乎只能在玄奇的空間中進行。
  • 沒有京劇基本功,以上成套的射雁身段就作不出來。劇中更複雜的是,穆桂英與楊宗保單槍對打,動作身段華麗炫目、美不勝收,起打、過合這些身段,尤其兩個演員須合拍,有默契,沒經長久訓練與配合不易成功。角色的身段是京劇的精華,要達到何種成度才稱得上合格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