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俠五義(110)

第八十五回 公孫策探水遇毛生 蔣澤長沿湖逢鄔寇(上)
石玉崑
font print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且說白玉堂到了巡按衙門,請見大人。顏大人自西虛山回來,甚是耽心,一夜未能好生安寢,如今聽說白五爺回來,心中大喜,連忙請進相見。白玉堂將水怪說明。顏大人立刻升堂審問了一番,原來是十三名水寇,聚集在三皇廟內,白日以劫掠客船為生,夜間假裝水怪要將赤堤墩的眾民趕散,他等方好施為作事。偏偏這些難民惟恐赤墩的堤岸有失,故此雖無房屋,情願在窩棚居住,死守此堤,再也不肯遠離。

  白玉堂又將鄉老說的旋渦說了。公孫策聽了,暗想道:「這必是別處有壅塞之處,發洩不通,將水攻激於此,洋溢泛濫,埽壩不能疊成。必須詳查根源,疏濬開了,水勢流通,自無災害。」想罷,回明按院,他要明日親去探水。顏大人應允。玉堂道:「既有水寇,我想水內本領,非我四哥前來不可。必須急速具折寫信,一面啟奏,一面稟知包相,方保無虞。」顏大人連忙稱是,即叫公孫策先生寫了奏折,具了稟帖,立刻拜發起身。

  到了次日,顏大人派了兩名千總,一名黃開,一名清平,帶了八名水手,兩隻快船,隨了公孫先生前去探水。知府又來稟見,顏大人請到書房相見,商議河工之事。忽見清平驚慌失色,回來稟道:「卑職跟隨公孫先生前去探水,剛至旋渦,卑職攔阻,不可前進。不想船頭一低,順水一轉,將公孫先生與千總黃開具各落水不見了。卑職難以救援,特來在大人跟前請罪。」顏大人聽了,心裡著忙,便問道:「這旋渦可有往來船隻麼?」清平道:「先前本有船隻往來,如今此處成了匯水之所,船隻再也不從此處走了。」顏大人道:「難道黃開他不知此處麼?為何不極力的攔阻先生呢?」清平道:「黃開也曾攔阻至再,無奈先生執意不聽,卑職等也是無法的。」顏大人無奈,叱退了清平,吩咐知府多派水手前去打撈屍首。知府回去派人去了半天,再也不見蹤影,回來稟知按院。顏大人只急得唉聲歎氣。白玉堂道:「此必是水寇所為,只可等蔣四哥來了,再做道理。」顏大人無法,只好靜聽消息罷了。

  過了幾天,果然蔣平到了,見了按院。顏大人便將公孫策先生與千總黃開溺水之事,說了一遍。白玉堂將捉拿水怪一名,供出還有十二名水寇在旋渦那邊三皇廟內聚集,作了窩巢的話,也一一說了。蔣平道:「據我看來,公孫先生斷不至死。此事須要訪查個水落石出,得了實跡,方好具折啟奏。」即吩咐預備快船一隻,仍叫清平帶到旋渦。

  蔣爺上了船,清平見他身軀瘦小,形如病夫,心中暗道:「這樣人從京中特特調了來,有何用處?他也敢去探水?若遇見水寇,白白送了性命。」正在胡思,只見蔣爺穿了水靠,手提鵝眉鋼刺,對清平道:「千總,將我送到旋渦。我若落水,你等只管在平坦之處,遠遠等候。縱然工夫大了,不要慌張。」清平不敢多言,惟有喏喏而已。

  水手搖櫓擺槳,不多時,看看到了旋渦,清平道:「前面就是旋渦了。」蔣爺立起身來,站在船頭上,道:「千總站穩了。」他將身體往前一撲,雙腳把船往後一蹬。看他身雖弱小,力氣卻大。又見蔣爺側身入水,彷彿將水穿刺了一個窟窿一般,連個大聲氣兒也沒有,更覺罕然。

  且說蔣平到了水中,運動精神,睜開二日。忽見那邊來了一人,穿著皮套,一手提著鐵錐,一手亂摸而來。蔣爺便知他在水中不能睜目,急將鋼刺對準那人的胸前哧的一下,可憐那人在水中,連個「哎喲」也不能嚷、便就啞叭嗚呼了。蔣爺把鋼刺往回裡一抽,一縷鮮血,順著鋼刺流出,咕嘟一股水泡翻出水面,屍首也就隨波浪去了。

  話不重敘,蔣爺一連殺了三個,順著他等來路,搜尋下去,約有二三里之遙,便是堤岸。蔣平上得堤岸來,脫了水靠,揀了一棵大樹,放在權椏之上。邁步向前,果見一座廟宇,匾上題著「三皇廟」。蔣爺悄悄進來一看,連個人影兒也是沒有。左尋右尋,又找到了廚下,只聽裡面呻吟之聲。蔣爺向前一看,是個年老有病僧人。那僧人一見蔣爺,連忙說道:「不干我事。這都是我徒弟將那先生與千總放走,他卻也逃走了,移害於我。望乞老爺可憐。」蔣爺聽了,話內有因,連忙問道:「俺正為搭救先生而來。他等端的如何?你要細細說來。」老和尚道:「既是為搭救先生與千總的,想來是位官長了。恕老憎不能為禮了。--只因數日前有二人在旋渦落水,眾水寇撈來,將他二人控水救活。其中有個千總黃大老爺,不但僧人認得,連水寇俱各認得。追問那人,方知是公孫策老爺,是幫助按院奉旨查驗水災修理河工的。水寇聽了著忙,大家商量,私拿官長不是當要的,便將二位老爺交與我徒弟看守,留下三人仍然劫掠行船,其餘的俱各上襄陽王那裡報信,或將二位官長殺害,或將二位官長解到軍山,交給飛叉太保鍾雄。自他等去後,老僧與徒弟商議,莫若將二位老爺放了。叫徒弟也逃走了,拚著僧家這條老命,又是疾病的身體不能脫逃,該殺該剮,任憑他等,雖死無怨。」蔣平連連點頭,難得這僧人一片好心,連忙問道:「這頭目叫什麼名字?」老僧道:「他自稱鎮海蛟鄔澤。」蔣爺又問道:「你可知那先生合千總往那裡去了?」老僧道:「我們這裡極荒涼幽僻,一邊臨水,一邊靠山,單有一條路崎嶇難行,約有數里之遙,地名螺螄灣。到了那裡,便有人家。」蔣爺道:「若從水路到螺螄灣,可能去得麼?」老僧道:「不但去得,而且極近,不過二三里之遙。」蔣爺道:「你可曉得,水寇幾時回來?」老僧道:「大約一二日間就回來了。」蔣平問明來歷,道:「和尚你只管放心,包管你無事。明日即有官兵到來捉拿水寇,你卻不要害怕。俺就去也。」說罷,回身出廟,來到大樹之下,穿了水靠,竄入水中。

  不多時,過了旋渦,挺身出水,見清平在那邊船上等候,連忙上了船,悄悄對清平道:「千總急速回去稟見大人。你明日帶領官兵五十名,乘舟到三皇廟,暗暗埋伏。如有水寇進廟,你等將廟團團圍住,聲聲吶喊,不要進廟。等他們從廟內出來,你們從後殺進。倘若他等入水,你等只管換班巡查。俺在水中自有道理。」清平道:「只恐旋渦難過,如何能到得三皇廟呢?」蔣爺道:「不妨事。先前難以過去,只因水內有賊,用鐵錐鑿船。目下我將賦人殺了三名,平安無事了。」清平聽了,暗暗稱奇,又問道:「蔣老爺此時往何方去呢?」蔣平道:「我已打聽明白,公孫先生與黃千總俱有下落,趁此時我去探訪一番。」清平聽說公孫先生與黃子總有了下落,心中大喜。只見蔣爺復又竄入水內,將頭一紮,水面上瞧,只一溜風,波水紋分左右,直奔西北去了。清平這才心服口服,再也不敢瞧不起蔣爺了。吩咐水手撥轉船頭,連忙回轉按院衙門,不表。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不多時,李才打起簾子,口中說道:「相爺請白義士。」只一句弄得白玉堂欲前不前,要退難退,心中反倒不得主意。
  • 且說張老見韓爺給了一錠銀子,連忙道:「軍官爺,太多心了。就是小相公每日所費無幾,何用許多銀兩呢。
  • 出了屋門,越過牆頭,竟奔太歲莊而來。一二里路,少刻就到。看了看牆垣極高,也不用軟梯,便飛身躍上牆頭。
  • 只見廳上一時寂靜。見眾姬妾從簾下一個一個爬出來,方嚷道:「了不得了!千歲爺的頭被妖精取了去了!」一時間,鼎沸起來。
  • 二員外韓彰,自離了湯圓鋪,竟奔杭州而來。沿路行去,聞的往來行人盡皆笑說,以「花蝶設誓」當做罵話。韓二爺聽不明白,又不知花蝶為誰。
  • 他在這裡說,韓爺在外面已聽明白,頓時怒氣填胸,立起身來,走到那人跟前,抬腿將木盤一踢,連雞帶盤全合在那人臉上。
  • 韓二爺揣了四封銀子回歸舊路,遠遠聽見江西小車,吱吱扭扭的奔了松林而來。韓爺急中生智,揀了一株大樹,爬將上去,隱住身形。
  • 蔣平也就出了大夫居,逢村遇店,細細訪查,毫無下落。看看天晚,日色西斜,來到一座廟宇前,匾上寫著「鐵嶺觀」三字,知是道士廟宇,便上前。
  • 蔣爺聽罷,暗想道:「據他說來,這細條身子的倒像我二哥。只是因何又越牆走了呢?走了又往何處去呢?」
  • 說話間,只聽前面一片人聲鼎沸。原來有個丫環從窗下經過,見屋內毫無聲響,撕破窗紙一看,見馬強郭氏俱各捆綁在地,只嚇的膽裂魂飛,忙忙的告訴了眾丫環,方叫主管姚成到招賢館請眾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