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俠五義(112)

第八十六回 按圖治水父子 加封好酒貪杯叔姪會面(上)
石玉崑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且說蔣四爺與千總清平押解水定上船,直奔按院衙門而來。此刻顏大人與白五爺俱各知道蔣四爺如此調度,必然成功,早已派了差人在湖邊等候瞭望。見他等船隻過了旋渦,蕩蕩漾漾回來,連忙跑回衙門稟報。白五爺迎了出來,與蔣爺清千總見了,方知水寇已平,不勝大喜。同到書房,早見顏大人階前立候。蔣爺上前見了,同到屋中坐下,將拿獲水寇之事敘明;並提螺螄莊毛家父子極其高雅,頗曉治水之道,公孫先生叫回稟大人,務必備禮聘請出來,幫同治水。顏大人聽見了,甚喜,即備上等禮物,就派千總清平帶領兵弁二十名押解禮物,前到螺蜘莊,一來接取公孫先生,即請毛家父子同來。清平領命,帶領兵弁二十名,押解禮物,只用一隻大船,竟奔螺螄灣而去。

  這裡顏大人立刻升堂,將鎮海蛟鄔澤帶上堂來審問。鄔澤不敢隱瞞,據實說了。原來是襄陽王因他會水,就派他在洪澤湖攪擾,所有拆埽毀壩,俱是有意為之,一來殘害百姓,二來消耗國帑,復又假裝水怪,用鐵錐鑿漏船隻,為的是鄉民不敢在此居住,行旅不敢從此經過,那時再派人來占住了洪澤湖,也算是一個咽喉要地。可笑襄陽王無人,既有此意,豈是鄔澤一人帶領幾個水寇就能成功,可見將來不能成其大事。

  且說顏大人立時取了鄔澤的口供,又問了水寇眾人。水寇四名雖然不知詳細,大約所言相同,也取了口供,將鄔澤等交縣寄監嚴押,候河工竣時一同解送京中,歸部審訊。

  剛將鄔澤等帶下,只見清平回來稟說:「公孫先生已然聘請得毛家父子,少刻就到。」顏大人吩咐備馬,同定蔣四爺白五爺迎到湖邊。不多時,船已攏岸,公孫先生上前參見,未免有才不勝任的話頭。顏大人一概不提,反倒慰勞了數語。公孫策又說毛九錫因大人備送厚禮,心甚不安。早有備用馬數匹,大家乘騎,一同來到衙署。進了書房,顏大人又要以賓客禮相待。毛九錫遜讓至再至三,仍是欽命大人上面坐了,其次是九錫,以下是公孫先生蔣爺白爺,末座方是毛秀。千總黃開又進來請安請罪。顏大人不但不罪,並勉勵了許多言語:「待河工報竣,連你等俱要敘功的。」黃開聞聽,叩謝了,仍在外面聽差。顏大人便問毛九錫治水之道,毛九錫不慌不忙,從懷中掏出一幅地理圖來,雙手呈獻。顏大人接來一看,見上面山勢參差,水光蕩漾,一處處崎嶇周折,一行行字跡分明,地址闊隘遠近不同,水面寬窄深淺各異,何方可用埽壩,那裡應當發洩,界面極清,宛然在目。顏大人看了,心中大喜,不勝誇贊。又遞與公孫先生看了,更覺心清目朗,如獲珍寶一般。就將毛家父子留在衙署,幫同治水,等候綸音。公孫先生與黃千總又到了三皇廟與老和尚道謝,佈施了百金,令人將他徒弟找回,酬報他釋放之恩。

  不多幾日,聖旨已下,即刻動工,按著圖樣,當泄當壩,果無差謬。不但國帑不致妄消,就是工程也覺省事。算來不過四個月光景,水平土平,告厥成功。顏大人工完回京,將鎮海蛟鄔澤並四名水寇俱交刑部審問,顏大人遞折請安,額外隨了夾片,聲明毛九錫毛秀並黃開清平功績,聖上召見,顏大人面奏敘功。仁宗甚喜,賞了毛九錫五品頂戴,毛秀六品職銜,黃開清平俟有守備缺出,盡先補用。刑部尚書歐陽修審明鄔澤果係襄陽王主使,啟奏當今。原來顏查散升了巡按之後,樞密院的掌院就補放刑部尚書杜文輝;所遺刑部尚書之缺,就著歐陽修補授。

  天子見了歐陽修的奏章,立刻召見包相計議,襄陽王已露形跡,須要早為剿除。包相又密奏道:「若要發兵,彰明較著,惟恐將他激起,反為不美。莫若派人暗暗訪查,須剪了他的羽翼,然後一鼓擒之,方保無虞。」天子准奏,即加封顏查散為文淵閣大學士,特旨巡按襄陽。仍著公孫策白玉堂隨往。加封公孫策為主事,白玉堂實授四品護衛之職,所遺四品護衛之銜,即著蔣平補授,立即馳驛前往。

  誰知襄陽王此時已然暗裡防備,左有黑狼山金面神藍驍督率旱路,右有飛叉太保鍾雄督率水寨,與襄陽成了鼎足之勢,以為羽翼,嚴密守汛。(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再說蔣爺在水內,欲奔螺螄莊,連換了幾口氣,正行之間,覺得水面上刷的一聲,連忙挺身一望。見一人站在筏子上,撒網捕魚。那人只顧留神在網上面,反把那人嚇了一跳。
  • 白玉堂到了巡按衙門,請見大人。顏大人自西虛山回來,甚是耽心,一夜未能好生安寢,如今聽說白五爺回來,心中大喜,連忙請進相見。
  • 顏大人問了問水勢的光景,忽聽行外百姓喧嘩,原來是赤堤墩的百姓控告水怪。顏大人吩咐把難民中有年紀的喚幾個來問話。不多時帶進四名鄉老,但見他等形容憔悴,衣衫襤褸,苦不可言
  • 倪忠在公堂之上,便說起奉旨上杭州接太守之任,如何暗暗私訪,如何被馬強拿去兩次:「頭一次多虧了一個難女,名叫朱絳貞,乃朱舉人之女,被惡霸搶了去的,是他將我主僕放走。
  • 只因文書到了杭州,立刻知會巡檢守備帶領兵牟,以為捉拿招賢館的眾寇必要廝殺,誰知到了那裡,連個人影兒也不見了,只得追問郭氏。
  • 顏大人旁觀者清,見艾虎沉吟後方才答應「認得」,就知艾虎有些恍惚,暗暗著急擔驚,惟恐年幼一時認錯了,那還了得。
  • 兵部尚書金輝曾具折二次,說朕的皇叔有謀反之意,是朕一時之怒,將他謫貶。如何今日包卿折內又有此說呢?事有可疑。
  • 小俠看了雖則心驚,暗暗自己叫著自己:「艾虎呀,艾虎!你為救忠臣義士而來,慢說鍘去四肢,縱然腰斷兩截,只要成了名,千萬不可露出馬腳來。」
  • 艾虎在路行程,不過是饑餐渴飲。一日來到開封府,進了城門,且不去找白玉堂,他卻先奔開封府署,要瞧瞧是什麼樣兒。不想剛到街兒前,只見那邊喝道之聲,攆逐閒人
  • 好智化!輕移健步,躍脊竄房,所過處皆留暗記,以便歸路熟識。「嗖」、「嗖」、「嗖」一直來到四值庫的後坡,數了數瓦壠,便將瓦揭開,按次序排好,把灰土扒在一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