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俠五義(113)

第八十六回 按圖治水父子加封 好酒貪杯叔姪會面(下)
石玉崑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且說聖上因見歐陽修的本章,由歐陽二字猛然想起北俠歐陽春,便召見包相,問及北俠。包相將北俠為人,正直豪爽,行俠尚義,一一奏明。天子甚為稱羨。包公見此光景,下朝回衙,來到書房,叫包興請展護衛來,告訴此事。南俠回到公所,對眾英雄述了一番。只見四爺蔣平說道:「要訪北俠,還是小弟走一趟,庶不負此差。什麼緣故呢?現今開封府內王馬張趙四位是再不能離了左右的,公孫兄與白五弟上了襄陽了。這開封府必須展大哥在此料理一切事務。如有不到之處,還有俺大哥可以幫同協辦。至於小弟原是清閒無事之人,與其閒著,何不討了此差,一來訪查歐陽兄,二來小弟也可以疏散疏散,豈不是兩便麼?」大家計議停當,一同回了相爺。包公心中甚喜,即時吩咐起了開封府的龍邊信票,交付蔣爺,用油紙包妥,貼身帶好。別了眾人,意欲到松江府茉花村。行了幾日,不過是饑餐渴飲。

  一日,天色將晚,到了來峰鎮悅來店,住了西耳房單間。歇息片時,飲酒吃飯畢,又泡了一壺茶,覺得味香水甜,未免多喝了幾碗。到了半夜,不由的要小解起來。剛剛的來到院內,只見那邊有人以指彈門,卻不聲喚。蔣爺將身一隱,暗裡偷瞧。見開門處那人挨身而入,仍將門兒掩閉,蔣爺暗道:「事有可疑,倒要看看。」也不顧小解,飛身上牆,輕輕躍下,原來是店東居住之所。

  只聽有人說道:「小弟求大哥幫助幫助。方才在東耳房我已認明,正是我們員外的對頭,如何放得他過!」又聽一人答道:「言雖如此,怎麼替你報仇呢?」那人道:「小弟已見他喝了個大醉,英若趁醉將他勒死,撇在荒郊,豈不省事?」又聽答道:「索性等他睡熟了,再動不遲。」蔣爺聽到此,抽身越牆出來,悄悄奔到東耳房,見掛著軟布簾兒,屋內尚有燈光。從簾縫兒往裡一看,見燈花結蕊,有一人頭向裡面而臥,身量卻不甚大。蔣爺側身來到屋內,剪了燈花,仔細看時,嚇了一跳,原來是小俠艾虎。見他爛醉如泥,呼聲震耳,暗道:「這樣小小年紀,貪杯誤事。若非我今日下在此店,險些兒把小命兒喪了。但不知那要害他的是何人?不要管他,俺且在這裡等他便了。」

  「撲」,將燈吹滅,屏息而坐。偏偏急著要小解,再也忍不住,無可如何,將單扇門兒一掩,就在門後小解起來。因工夫等的大了,他就小解了個不少,流了一地,剛然解完,只聽外面有些個聲息。他卻站在門後,只見進來一人,腳下一跳,往前一撲。後面那人緊步跟到,正撞在前面身上。蔣爺將門一掩,從後轉出,也就壓在二人身上,卻高聲先嚷道:「別打我!我是蔣平。底下的他倆才是賊呢。」

  艾虎此時已醒,聽是蔣爺,連忙起身。蔣爺抬身叫艾虎按住了二人。此時店小二聽見有人嚷賊,連忙打著燈籠前來。蔣爺就叫他將燈點上一照,一個是店東,一個是店東朋友。蔣爺就把他拿的繩了捆了他二人。底下的那人衣服濕了好些,卻是蔣爺撒的溺。

  蔣爺坐下,便問店東道:「你為何聽信奸人的言語,要害我姪兒?是何道理?講!」店東道:「老爺不要生氣,小人名叫曹標,我這個朋友名叫陶宗,因他家員外被人害卻,事不隨心,投奔我來。皆因這位小客人下在我店內,左一壺,有一壺,喝了許多的酒。是陶宗心內犯疑,一個小客官為何喝了許多的酒呢?況且又在年幼之間呢。他就悄悄的前來偷看,不想被他認出,說是他家員外的仇人,因此央煩小人陪了他來,作個幫手。」蔣爺道:「作幫手是叫你幫著來勒人,你就應他?」曹標道:「並無此事,不過叫小人幫著拿住他。」蔣爺道:「你們的事,如何瞞的過我呢?你二人商議明白,將他勒死,撇在荒郊。你還說:『等他睡了,再動不遲。』你豈是盡為做幫手呢?」一席話說的曹標,再也不敢言語,惟有心中納悶而已。蔣爺道:「我看你決非良善之輩,包管也害的人命不少。」說著話,叫:『艾虎把那個拉過來,我也問問。」艾虎上前,將那人提起一看:「哎呀!原來是你麼?」便對蔣爺道:「四叔,他不叫陶宗,他就是馬強告狀脫了案的姚成。」蔣爺聽了,連忙問道:「你既是姚成,如何又叫陶宗呢?」陶宗道:「我起初名叫陶宗,只因投在馬員外家,就改名叫姚成。後來知道員外的事情鬧大,惟恐連累於我,因此脫逃,又復了本名,仍叫陶宗。」蔣爺道:「可見你反覆不定,連自己姓名都沒有准主意。既是如此,我也不必問了。」回頭對店小二道:「你快去把地方保甲叫了來。我告訴你,此乃是脫了案的要犯。你家店東卻沒有什麼要緊。你就說我是開封府差來拿人,叫他們快些來見,我這裡急等。」店小二聽了,那敢怠慢。

  不多時,進來了二人,朝上打了個千兒道:「小人不知上差老爺到來,實在眼瞎,望乞老爺怒罪。」蔣爺道:「你們倆誰是地方?」只聽一人道:『小人王大是地方。他是保甲,叫李二。」蔣爺道:「你們這裡屬那裡管?」王大道:「此處地面皆屬唐縣管。」蔣爺道:「你們官姓什麼?」王大道:「我們太爺姓何,官名至賢。請問老爺貴姓。」蔣爺道:「我姓蔣,奉開封府包太師的鈞諭,訪查要犯,可巧就在這店內擒獲,我已捆縛好了在這裡。說不得你們辛苦看守,明早我與你們一同送縣。見了你們官兒,是要即刻起解的。」二人同聲說道:「蔣老爺只管放心,請歇息去吧。就交給小人們,是再不敢錯的。別說是脫案要犯,無論什麼事情,小人們斷不敢徇私。」蔣爺道:「很好。」說罷,立起身,攜著艾虎的手,就上西耳房去了。

  要知後文如何,且聽下回分解。(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襄陽王此時已然暗裡防備,左有黑狼山金面神藍驍督率旱路,右有飛叉太保鍾雄督率水寨,與襄陽成了鼎足之勢,以為羽翼,嚴密守汛。
  • 再說蔣爺在水內,欲奔螺螄莊,連換了幾口氣,正行之間,覺得水面上刷的一聲,連忙挺身一望。見一人站在筏子上,撒網捕魚。那人只顧留神在網上面,反把那人嚇了一跳。
  • 白玉堂到了巡按衙門,請見大人。顏大人自西虛山回來,甚是耽心,一夜未能好生安寢,如今聽說白五爺回來,心中大喜,連忙請進相見。
  • 顏大人問了問水勢的光景,忽聽行外百姓喧嘩,原來是赤堤墩的百姓控告水怪。顏大人吩咐把難民中有年紀的喚幾個來問話。不多時帶進四名鄉老,但見他等形容憔悴,衣衫襤褸,苦不可言
  • 倪忠在公堂之上,便說起奉旨上杭州接太守之任,如何暗暗私訪,如何被馬強拿去兩次:「頭一次多虧了一個難女,名叫朱絳貞,乃朱舉人之女,被惡霸搶了去的,是他將我主僕放走。
  • 只因文書到了杭州,立刻知會巡檢守備帶領兵牟,以為捉拿招賢館的眾寇必要廝殺,誰知到了那裡,連個人影兒也不見了,只得追問郭氏。
  • 顏大人旁觀者清,見艾虎沉吟後方才答應「認得」,就知艾虎有些恍惚,暗暗著急擔驚,惟恐年幼一時認錯了,那還了得。
  • 兵部尚書金輝曾具折二次,說朕的皇叔有謀反之意,是朕一時之怒,將他謫貶。如何今日包卿折內又有此說呢?事有可疑。
  • 小俠看了雖則心驚,暗暗自己叫著自己:「艾虎呀,艾虎!你為救忠臣義士而來,慢說鍘去四肢,縱然腰斷兩截,只要成了名,千萬不可露出馬腳來。」
  • 艾虎在路行程,不過是饑餐渴飲。一日來到開封府,進了城門,且不去找白玉堂,他卻先奔開封府署,要瞧瞧是什麼樣兒。不想剛到街兒前,只見那邊喝道之聲,攆逐閒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