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詩人的修煉故事:柳宗元(1)

梅松鶴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柳宗元(公元 773─819),字子厚,是與白居易同時的大詩人、大文學家。他與韓愈是“古文運動”的倡導者,並稱“韓柳”,被尊為“唐宋八大家”之首。其文章風格“雄深雅健,似司馬子長(司馬遷)”[1]。他與同時代的大詩人韋應物常被相提並論,合稱“韋柳”,是繼“王孟”(王維、孟浩然)之後兩個有名的田園詩人。他的詩風格清峭,“發纖濃於簡古,寄至味於淡泊”,是唐代詩人中學陶淵明學得比較成功的一個。也有詩論家認為他的詩“長於哀怨,得騷之餘意”。[2]

最能反映柳宗元清峭風格的詩當然要首推他的代表作《江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唐詩別裁》說此詩“清峭已絕”;蘇軾則認為是“殆天所賦,不可及也。”老天爺給他的禮物,別人比不了。他的《漁翁》一詩極有藝術特色,蘇軾稱“熟味此詩有奇趣”;而對他的《南澗中題》一詩,則認為“憂中有樂,絕妙古今”。他在《與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華親友》一詩中從佛經中化身的說法,煉成“若為化作身千億,散向峰頭望故鄉”的佳句,以極美的形象思維表達了自己的內心世界。[3]

柳宗元出生在一個世代官宦之家。其曾祖父官至中書令,因得罪武則天而死。其父柳鎮,在玄宗時遇到安祿山之亂,攜家避隱於王屋山。後上書言事而授官,在郭子儀屬下任職,並累次升官。柳宗元是個神童型的天才,史書稱其小時候“精敏絕倫”,“為文章,卓偉精緻”。二十歲時與劉禹錫為同科進士,官授校書郎。三十歲時與劉禹錫、呂溫等結識王叔文。王叔文等人看他是個奇才,把他提升為禮部員外郎,並準備大加重用。不久“王叔文集團”“永貞革新”失敗,柳宗元也因為和王叔文的關係而被貶為邵州刺史。在去上任的半路上,又再次被貶為永州司馬。與此同時,劉禹錫和其他六人也都受到類似處分,這就是歷史上的“二王八司馬事件”。他在永州一呆就是十年,那裏屬“荒癘”之地,他便“自放山澤間”,與山水為伴。元和十年(公元815),他返京後復出為柳州刺史,直到公元819年於柳州逝世。[4]

像他這樣的奇才,從極有希望、前途無量的境地一頭栽下來,從此再也沒有受到過重用和遷升,滿腹才華一無所用,其心理上的打擊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他也不只一次地想到過自殺,終因各方面的原因而不能毫無顧忌地去死,但他自己似乎也預感到了會死於“蠻夷”之地而不能終老故鄉。[5]

註釋:
[1] 韓愈語。參見 劉禹錫:《河東先生集序》卷首;(書名見最後)
[2] 蘇東坡:《又書黃子思詩集後》“李杜之後,詩人繼出。雖有遠韻,而才不逮意。獨韋應物柳子厚,發纖濃於簡古,寄至味於淡泊,非余子所及也。”《評柳子厚詩》“柳子厚晚年詩,極似陶淵明。”黃山谷:《書柳子厚詩贈王觀復》“欲知柳子厚如此學陶淵明,乃為能近之耳。”附錄卷下;沈德潛:《唐詩別裁》“柳州詩長於哀怨,得騷之餘意”。
[3] 《江雪》卷四十三,東坡評語見詩後;其餘東坡評語見《唐詩別裁》;
[4] 《唐書本傳》,書末集傳;
[5] 《懲咎賦》“將沉淵而隕命兮,詎蔽罪以塞禍。惟滅身而無後兮,顧前志猶未可。……死蠻夷固吾所兮,雖顯寵其焉加。”卷二;《同劉二十八院長……通贈二君子》“守道甘長絕,明心欲自□。”卷四十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