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俠五義(114)

第八十七回 為知己三雄訪沙龍 因救人四義撇艾虎(上)
石玉崑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且說蔣爺吩咐地方保甲好好看守,二人連聲答應,說了許多的小心話。蔣爺立起身來,攜著艾虎的手,一步步就上西耳房而來。爺兒倆個坐下。蔣爺方問道:「賢姪,你如何來到這裡?你師傅往那裡去了?」艾虎道:「說起來話長。只因我同著我義父在杭州倪太守那裡住了許久,後來義父屢次要走,倪太守斷不肯放。好容易等他完了婚之後,方才離了杭州,到茉花村給丁家二位叔父並我師傅道乏道謝,就在那裡住下了。不想丁家叔父那裡早已派人上襄陽打聽事情去了。不多幾日回來,說道:襄陽王已知朝廷有些知覺,惟恐派兵征剿,他那裡預為防備。左有黑狼山安排下金面神藍驍把守旱路,右有軍山安排下飛叉太保鍾雄把守水路。這水旱兩路皆是咽喉緊要之地。倘若朝廷有什麼動靜,即刻傳檄飛報。因此我師傅與我義父聽見此信,甚是驚駭。什麼緣故呢?因有個至好的朋友姓沙名龍,綽號鐵面金剛,在臥虎溝居住。這臥虎溝離黑狼山不遠,一來恐沙伯父被賊人侵害,二來又怕沙伯父被賊人誆去入伙。大家商量。我師父與義父還有丁二叔,他們三位俱各上臥虎溝去了。就把我交與丁大叔了。姪兒一想,這樣的熱鬧不叫姪兒開開眼,反倒關在家裡,我如何受得來呢!一連闖了好幾日。偏偏的丁大叔時刻不離左右,急的姪兒沒有法兒。無奈何,悄悄的偷了丁大叔五兩銀子,做了盤費,我要上臥虎溝看個熱鬧去。不想今日住在此店,又遇見了對頭。」

  蔣爺聽了,暗暗點頭,道:「好小子!拿著廝殺對壘當熱鬧兒。真好膽量,好心胸!但只一件,歐陽見智賢弟既將他交給丁賢弟,想來是他去不得。若去得時,為什麼不把他帶了去呢?其中必有個緣故。如今我既遇見他,豈可使他單人獨往呢!」正在思索,只聽艾虎問道:「蔣叔父今日此來,是為拿要犯,還是有什麼別的事呢?」蔣爺道:「我豈為要犯而來,原是為奉相諭,派我找尋你義父。只因聖上想起,相爺惟恐一時要人沒個著落,如何回奏呢,因此派我前來。不想在此先得了姚成。」艾虎道:「蔣叔父如今意欲何往呢?」蔣爺道:「哦原要上茉花村來著。如今既知你義父上了臥虎溝,明日只好將姚成送縣起解之後,我也上臥虎溝走走。」艾虎聽了歡喜道:「好叔叔!千萬把姪兒帶了去!若見了我師父與義父,就說叔父把姪兒帶了去的,也省得他二位老人家嗔怪。」蔣爺聽了,笑道:「你倒會推乾淨兒。難道久後你丁大叔也不告訴他們二人麼?」艾虎道:「趕到日子多了,誰還記得這些事呢?即使丁大叔告訴了,事已如此,我師父與義父也就沒有什麼怪的了。」

  蔣爺暗想道:「我看艾虎年幼貪酒,而且又是私逃出來的,莫若我帶了他去,一來盡了人情,二來又可找歐陽兄。只是他這酒,必須如此如此。」想罷,對艾虎道:「我帶雖把你帶去,你只是要依我一件事。」艾虎聽說帶了他去,好生歡喜,便問道:「四叔,你老只管說是什麼事,姪兒無有不應的。」蔣爺道:「就是你的酒。每頓只准你吃三角,多喝一角都是不能的。你可願意麼?」艾虎聽了,半晌方說道:「三角就是三角,吃葷強如吃素。到底有三角可以解解饞,也就是了。」叔姪兩個整整的談了半夜。

  不一時到東耳房照看,惟聽見曹標抱怨姚成不了,姚成到了此時一言不發,不過垂頭歎氣而已。

  到了天色將曉,蔣爺與艾虎梳洗已畢,打了包裹。艾虎不用蔣爺吩咐,他就背起行李,叫地方保甲押著曹標姚成,竟奔唐縣而來。到了縣衙,蔣爺投了龍邊信票。不多時,請到書房相見。蔣爺面見何縣令,將始末說明。因還要訪查北俠,就著縣內派差役押解赴京。縣官即刻辦了文書,並將護衛蔣爺上臥虎溝帶了一筆。蔣爺辭了縣官,將龍票仍用油紙包好,帶在貼身,與艾虎竟自起身。

  這裡文書辦妥起解到京,來至開封,投了文書。包公升堂,用刑具威嚇的姚成一一供招:原是水賊,曾害過倪仁夫婦。又追問馬強交通襄陽之事。姚成供出馬強之兄馬剛曾在襄陽交通信息。取了招供,即將姚成斃於鍘下。曹標定罪充軍。此案完結不表。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艾虎此時已醒,聽是蔣爺,連忙起身。蔣爺抬身叫艾虎按住了二人。此時店小二聽見有人嚷賊,連忙打著燈籠前來。蔣爺就叫他將燈點上一照,一個是店東,一個是店東朋友。
  • 襄陽王此時已然暗裡防備,左有黑狼山金面神藍驍督率旱路,右有飛叉太保鍾雄督率水寨,與襄陽成了鼎足之勢,以為羽翼,嚴密守汛。
  • 再說蔣爺在水內,欲奔螺螄莊,連換了幾口氣,正行之間,覺得水面上刷的一聲,連忙挺身一望。見一人站在筏子上,撒網捕魚。那人只顧留神在網上面,反把那人嚇了一跳。
  • 白玉堂到了巡按衙門,請見大人。顏大人自西虛山回來,甚是耽心,一夜未能好生安寢,如今聽說白五爺回來,心中大喜,連忙請進相見。
  • 顏大人問了問水勢的光景,忽聽行外百姓喧嘩,原來是赤堤墩的百姓控告水怪。顏大人吩咐把難民中有年紀的喚幾個來問話。不多時帶進四名鄉老,但見他等形容憔悴,衣衫襤褸,苦不可言
  • 倪忠在公堂之上,便說起奉旨上杭州接太守之任,如何暗暗私訪,如何被馬強拿去兩次:「頭一次多虧了一個難女,名叫朱絳貞,乃朱舉人之女,被惡霸搶了去的,是他將我主僕放走。
  • 只因文書到了杭州,立刻知會巡檢守備帶領兵牟,以為捉拿招賢館的眾寇必要廝殺,誰知到了那裡,連個人影兒也不見了,只得追問郭氏。
  • 顏大人旁觀者清,見艾虎沉吟後方才答應「認得」,就知艾虎有些恍惚,暗暗著急擔驚,惟恐年幼一時認錯了,那還了得。
  • 兵部尚書金輝曾具折二次,說朕的皇叔有謀反之意,是朕一時之怒,將他謫貶。如何今日包卿折內又有此說呢?事有可疑。
  • 小俠看了雖則心驚,暗暗自己叫著自己:「艾虎呀,艾虎!你為救忠臣義士而來,慢說鍘去四肢,縱然腰斷兩截,只要成了名,千萬不可露出馬腳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