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方士(方技)傳略

通曉雜占的薛頤

椲楢 整理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薛頤,是滑州人。大業年間,做道士。懂得天文律歷,尤其通曉雜占。

隋煬帝把他引進內道場,一再命令他拜章設祭。武德初年,追隨秦王在秦府中任職。薛頤曾秘密地對秦王說:「德星在秦地,王應據有天下,希望王自愛。」秦王於是奏請授任太史丞,幾次遷任至太史令。

貞觀年間,太宗將封禪泰山,有彗星出現,薛頤於是說:「考察天象,恐怕不能到泰山封禪了。」適逢褚遂良也議論此事,這才終止了封禪泰山的事。

薛頤後來上表請求去當道士,太宗為他在九□山上建紫府觀,拜授薛頤任中大夫,行紫府觀主事。又敕令在觀中建一清台,觀望天象,一有災祥、日食月食、天譴等事,就根據情況上奏給朝廷知道。前後所上奏的情況,和李淳風大多一致。

(出《舊唐書》)

轉載 正見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9/1/15/57045.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冀州刺史趙煚推薦他,隋文帝徵召他擔任雲騎尉,直太史,參與商議律歷方面的事務。當時精通這方面的人大多出自他的門下,因此太史令劉暉等人很忌恨他。然而劉暉所言大多不應驗,張冑玄推算天文曆法很精密。皇帝非常驚異,下令楊素和術士數人,設議六十一個問題,都是過去曆法很不好解釋的,命令劉暉與張冑玄等人辯論解析。
  • 煬帝見國內日漸動亂,天象發生錯謬,內心憂懼,曾對乙弗弘禮說:「卿昔日給朕相面,預言已經應驗。而占相道術,朕自己也很知道一些。卿再相朕,看看最終會怎樣?」乙弗弘禮猶豫不敢回答。
  • 袁天罡在大業元年到洛陽,當時杜淹、王珪、韋挺到他那裡去相面,袁天罡對杜淹說:「公的蘭台成器,學堂寬闊,一定會得到接近糾察的官職,將以文章而受到知遇。」對王珪說:「公的三亭成器,天地相對。從現在起十年以後,一定會得到五品要職。」
  • 太子詹事蔣儼年輕時,曾遇到張憬藏,於是向他詢問自己的官祿命運,張憬藏說:「公從今天起二年後,應當得到東宮掌兵之官,任期未終而被免職。免職之後,被困在三尺土下,再過六年,據此應是死的徵兆。在此之後應當享受富貴,名聲和官位都會大盛,又不該中途夭折,年紀到六十一歲時,任蒲州刺史,十月三十日午時俸祿終止。」
  • 李嗣真,是滑州匡城縣人。父名彥琮,曾任趙州長史。李嗣真學問淵博通曉音律,又擅長陰陽推算之術。
    年少時考中明經,補許州司功。當時左侍極賀蘭敏之受詔在東台修撰,上奏推薦李嗣真參預弘文館的事務。李嗣真與同時的學士劉獻臣、徐昭都被稱為少年英俊,館中號為「三少」。
  • 張文仲在武則天當政初年任侍御醫。當時特進蘇良嗣在殿庭上因跪拜而昏倒,武則天命令張文仲、韋慈藏跟到宅中守候他。張文仲說:「這是由於憂憤邪氣激化所致,如果疼痛衝到胸脅,那就病情加劇難以救治了。」
  • 武則天當政時召見他,拜授他為太史令,他堅持辭謝說:「臣放縱不羈久了,不能屈身事奉官長。」武則天於是改太史局為渾儀監,不隸屬秘書省,用尚獻甫任渾儀監。幾次向他咨詢災異之事,事後都得到應驗。又命令尚獻甫在上陽宮召集學者撰《方域圖》。
  • 陳朝滅亡後入隋做官,歷任尚藥奉御。武德初年,幾次授任至散騎侍郎。當時關中很多人患骨蒸病,得病必死,互相傳染,醫生們沒有能治療此病的。許胤宗每次治療,沒有不痊癒的。有人對他說:「公的醫術如神,為什麼不著書遺留給後人?」
  • 嚴善思起初考中消聲幽藪科。武則天當政時任監察御史,兼右拾遣、內供奉。他幾次上表陳述時政得失,大多被采鈉。後升任太史令。聖歷二年,熒惑星進入輿鬼星域,武則天因此詢問嚴善思,嚴善思回答說:「姓商聲的大臣會承擔。」
  • 哥舒翰在東面守衛潼關,幾個月後,上奏推薦裴冕任御史中丞,催他趕赴京城。裴冕又問:「事情應驗了吧。」裴冕又詢問三日之兆,金梁鳳說:「東京的太陽即將自行熄滅,蜀川的太陽也不能長久,這裡的太陽為何運轉分明,不可言傳。」裴冕記住了他的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