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方士(方技)傳略

善於看相的來和

椲楢 整理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來和,字弘順,是京兆長安人。年輕時喜歡為人看相,所說大多應驗。

北周大塚宰宇文護把他召至身邊,屢經陞遷到畿伯下大夫,封為洹水縣男。隋文帝還未發跡時,曾來見來和。來和說:「您將來會稱帝擁有天下。」楊堅當了宰相,拜他為儀同。

隋文帝建立隋朝,進來和的爵位為子。開皇末年,來和上書皇帝自陳陛下未即位時所講的話:「過去陛下在周時,曾與永富公寶榮定談話,我說: 我只要聽到人發聲,就可以知道這個人。』我當時馬上說:『陛下雙眼明亮如曙星,視野很廣,應當擁有天下,只要能忍住不誅殺。』建德四年五月,周武王在雲陽宮對我說:『各個王公大臣你都看過相,隋公楊堅的面相怎麼樣?』我回答周武帝說:『隋公是個忠守臣節的人,可以鎮守一方,如果當上將領,就能攻無不克。』我即於宮東南向陛下講過,陛下對我說:『這話永不忘記。』第二年,烏丸軌對周武王說:『隋公不會永遠當人臣。』周武帝不久問我,我知道皇帝起了疑心,就詭報說:『是忠守臣節的臣子,沒有別的異相。』當時王誼、梁彥光等人都知道我的話。大象二年五月,您從永巷東門進來,我在永巷門東,面朝北站著,陛下問我說:『我有沒有災難?』我回答陛下說:『您的骨相和氣色相應,天命已經交給了您。』沒過多久,您就升任丞相。」皇帝看了以後非常高興,提升他為開府。

來和同郡人韓則曾拜訪來和並請他看相,來和對他說:「後四五當得大官。」當初別人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韓則在開皇十五年五月去世,別人問是什麼原因,來和說:「十五年為三五,加上五月就是四五。大官,就是大棺。」來和說的都是這一類的話。著有《相經》三十卷。

(出《北史》)

轉載 正見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9/1/9/57109.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顯,字世榮,是陽平樂平人。自己說原先是東海郯人,王朗的後代。父親王安上,年輕時與李亮同拜一個師傅學習醫藥,但本領不及李亮。
  • 隋煬帝把他引進內道場,一再命令他拜章設祭。武德初年,追隨秦王在秦府中任職。薛頤曾秘密地對秦王說:「德星在秦地,王應據有天下,希望王自愛。」秦王於是奏請授任太史丞,幾次遷任至太史令。
  • 冀州刺史趙煚推薦他,隋文帝徵召他擔任雲騎尉,直太史,參與商議律歷方面的事務。當時精通這方面的人大多出自他的門下,因此太史令劉暉等人很忌恨他。然而劉暉所言大多不應驗,張冑玄推算天文曆法很精密。皇帝非常驚異,下令楊素和術士數人,設議六十一個問題,都是過去曆法很不好解釋的,命令劉暉與張冑玄等人辯論解析。
  • 煬帝見國內日漸動亂,天象發生錯謬,內心憂懼,曾對乙弗弘禮說:「卿昔日給朕相面,預言已經應驗。而占相道術,朕自己也很知道一些。卿再相朕,看看最終會怎樣?」乙弗弘禮猶豫不敢回答。
  • 隋朝開皇初年,伯丑被徵召入朝,見到公卿也不行禮,不分貴賤都以「汝」相稱,人們猜不出他的心理。文帝召見他談話,他一句也沒有回答。賞賜他衣服,到了朝堂就把它扔了然後離開。於是披頭散髮假裝瘋顛,在街市里巷遊蕩,身體骯髒,從不梳洗。當時有個叫張永樂的人,在京城以占卜為生,楊伯丑常常和他來往。張永樂算卦有疑難之處,楊伯丑就替他分析卦象,往往能說到精微處,張永樂非常佩服,自認為趕不上他。
  • 袁天罡在大業元年到洛陽,當時杜淹、王珪、韋挺到他那裡去相面,袁天罡對杜淹說:「公的蘭台成器,學堂寬闊,一定會得到接近糾察的官職,將以文章而受到知遇。」對王珪說:「公的三亭成器,天地相對。從現在起十年以後,一定會得到五品要職。」
  • 徐謇到青州,慕容白曜平定東陽,抓住了他,把他送到京城。獻文帝想要測試一下他的本領,把病人放在幕後,讓徐謇隔著幕布為病人診脈,深得病形,又知道色候,於是受到皇帝恩寵。任中散,不久調任內行長。文明太后常常問經方,但徐謇不如李脩受信任重用。徐謇製作藥劑治病的方法,比李脩還要精妙。但是徐謇性格隱秘忌諱,承奉不合他意,雖然貴如王公,也不給治療。
  • 太子詹事蔣儼年輕時,曾遇到張憬藏,於是向他詢問自己的官祿命運,張憬藏說:「公從今天起二年後,應當得到東宮掌兵之官,任期未終而被免職。免職之後,被困在三尺土下,再過六年,據此應是死的徵兆。在此之後應當享受富貴,名聲和官位都會大盛,又不該中途夭折,年紀到六十一歲時,任蒲州刺史,十月三十日午時俸祿終止。」
  • 李嗣真,是滑州匡城縣人。父名彥琮,曾任趙州長史。李嗣真學問淵博通曉音律,又擅長陰陽推算之術。
    年少時考中明經,補許州司功。當時左侍極賀蘭敏之受詔在東台修撰,上奏推薦李嗣真參預弘文館的事務。李嗣真與同時的學士劉獻臣、徐昭都被稱為少年英俊,館中號為「三少」。
  • 張文仲在武則天當政初年任侍御醫。當時特進蘇良嗣在殿庭上因跪拜而昏倒,武則天命令張文仲、韋慈藏跟到宅中守候他。張文仲說:「這是由於憂憤邪氣激化所致,如果疼痛衝到胸脅,那就病情加劇難以救治了。」
評論